12/16/2004, 00.00
梵蒂冈 ? 二OO五年世界和平日文告
發送給朋友

教宗发表二OO五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你不可被恶所胜,反应以善胜恶》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二OO五年世界和平日文告

梵蒂冈(亚洲新闻)—在防御性战争的危险威胁与和平主义的喧嚣鼓噪之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选择了“建设”和平。教宗所指的建设和平,不是靠暴力或者示威游行,而是维护和作出“良善的选择与行动”。在二OO五年一月世界和平日文告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选择了这样的主题——“你不可被恶所胜,反应以善胜恶”。选自圣保禄宗徒致罗马人书中的一段(12,21),并重申,“和平是……以善胜恶的时候”;“满怀恐惧地逃避邪恶,而致力于善行”是“唯一名副其实的建设性选择”。

       邪恶与人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激励“各国领导人和所有善心人士”展望建设性的希望;积极说服他们坚信,良善是完全可以战胜邪恶的。在和平面前,我们的世界所做的是,有人将一些国家或某种现象称之为“邪恶轴心”;而另外一些人则丑化目前世界仅有的超级大国美国或者经济全球化。二者都指责对方是世界和平的唯一责任者。而同时,还有一大批的人,认为建设和平是毫无希望可言的。因为邪恶、国际政治、非正义、暴力超越了人类的能力。为此,教宗告诫他们:“邪恶是通过人的自由实现的”(2)。尽管世界上存在、横行着“邪恶”;存在“这个黑暗世界的统治者”;存在“邪恶的幽灵”。但是,我们不应忘记“信奉”基督的人本身就具备了“足够的抵制邪恶的能量”;“积极参与良善的胜利合作”(11)。

       许多时候,恐怖主义和邪恶来自绝望、来自一种被视为无法改变的局面。教宗在文告中,首先明确否定暴力可以解决冲突的错误观点:“暴力是令人无法接受的邪恶。……暴力摧毁了自认为所捍卫的——尊严、生命、人的自由”(援引4)。但是,接着,教宗又强调了两个十分重要的方面,邪恶的情况是可以改变的,因为邪恶是那些选择了行恶的人行使自由的结果。而这种改变,使圣保禄宗徒书信中关于如何对待敌人的教导,变得非常现实:“如果你的仇人饿了,你要给他饭吃;渴了,应给他水喝”(罗12,20)。

 

       世界公民

       教宗在文告中指出,在行善与恶时,主观对象本人承担“个人”性责任的同时,应重新发现“普世伦理道德法则”(3)。这一“法则”阐明, “在各自不同文化”的前提下,存在将全人类凝聚在一起的共有原则。人与民族、文化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不是由相对的伦理道德和虚伪的启蒙运动式宽容来决定的;也并非由搀杂着种族主义的地方保护主义来决定的。欧洲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来行事,将其基督信仰文化置之度外。而中国则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人权问题,强调所谓“中国式”发展,否定了中国人民享有自由工会与民主的权利。缅甸、北朝鲜和许许多多非洲国家、中东地区国家也如法炮制。“属于同一个人类大家庭使每一个人成为‘世界公民’,享有各种权利和义务,人们因共同的起源和超性的命运结合在了一起”(6)。

       这种“共同的起源”和“命运”,使人们充分理解了“象谋求自身利益一样谋求他人利益的努力中”、“在名副其实的,各国都能够作出自己的贡献的国际合作中”维护公众利益的意义,并认识到了其必要性。同时,充分认识到,地球的利益是“面向普世的”(5)。

       若望·保禄二世引述了在《百年通谕》中曾经明确强调的国际团结合作的几点路线:

1)分享来自科学研究与科技进步的“新的利益”,战胜“使许多民族遭到排斥的壁垒和垄断”(7);毫无疑问,这其中包括为非洲大陆争取价格低廉的治疗艾滋病药物的斗争;

2)为国际社会“公众利益”而努力奋斗,同贫困做斗争、谋求和平与安全、关注气候变化、控制疾病的传播、在恪守“平等与团结互助原则”的国家间达成协议;

3)迎接“贫困的挑战”,同十几亿人人口正在遭受的贫穷做斗争;削减贫困国家债务;捐赠者和受益者在共同遵循“良好管理机制”的前提下,资助贫困国家的发展(9);

 

非洲的贫困

       教宗在文告中,特别表达了对非洲大陆令人担忧的局势的焦虑。尽管到处都在讨论国际局势、恐怖主义、巴勒斯坦灾难、伊拉克问题,但是,教宗更加关心的是,饱受武力冲突、疾病、贫困、政治不稳定等各种问题困扰的“非洲大陆的发展”。若望·保禄二世激励非洲人不要只做“援助的对象,应该成为具有说服力的、创造性的分享的主人”。同时,要求国际社会和基督信徒们走向一条“从根本上面目一新”的道路,“在双边和多边领域中”,开展“新形式的团结互助”。非洲人民过上好的生活,是“实现普世公众利益的必要条件”。

 

       超性的基督信仰的意义

       正是为非洲大陆发出的这一呼吁,教宗为人们充分揭示了世界的不平衡状态。近年来,非洲大陆被世界资本主义抛弃了,被排斥在了全球之外。最大的投资者和人们所最关心的,是中东问题、石油、远东的经济发展。但是,这充分展示了人类的鼠目寸光。教宗强调,世界关注贫富国家之间的相互依赖是十分重要的。为此,就需要超越“倒退人类现实”的观点。公众利益,还具有超性的意义,因为,天主是他的创造物的最终归宿(5)。

       在突出经济发展的精神和伦理道德意义的同时,还应强调基督信仰的见证。感谢死亡与复活的基督的信仰,在这一信仰的帮助下,基督信徒们才得以坚定不移地宣告,“所有人都可以以善制恶”。尽管存在“个人和社会的罪恶”,但是,基督信徒完全能够满怀信心地“促进正义与和平”;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最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文告中表示,“爱是唯一能够引导人们走向个人和社会完满的力量;是唯一有能力将历史引向良善与和平的动力”(12)。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传教:为世界的生命而擘开的饼》
16/04/2005
本笃十六世是真理的合作者
19/04/2005
沃伊蒂瓦之死与诺言的种子
11/04/2005
关闭大门和害怕教宗的中国
05/04/2005
教宗的亚洲,弱小的教会、伟大的前景
02/04/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