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8/2015,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我很想到”“拥有伟大的文化以及许多好的东西”的中国去

教宗在从美国返回罗马的专机上回答记者提问。强调“婚姻是圣事,所以是不能拆散的”;离婚者领圣体“并非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至于阻挠移民的围墙,“所有的围墙都会坍塌的”;对未成年人的侵犯“几乎是一种亵渎”;女性晋铎“不行”

罗马(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很想到中国去,中国“有伟大的文化以及许多好的东西”。从费城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再次与新闻记者们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

            其间涉及了许多话题,从教宗关于婚姻无效过程的改革,到离婚者领圣体的问题;从防止移民的围墙到抵制侵犯未成年人,并指此类行径“几乎是一种亵渎”,理解那些不原谅性侵司铎的人。

            关于中国,教宗指出“那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给世界带来了伟大的文化和许多好的东西。那次当我们从韩国返回飞跃中国领空时,我曾经在飞机上说过,我很想到中国去。我爱中国人民、热爱他们、我希望能有可能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有联系,对话。对我来说,访问像中国这样一个拥有许多有益的文化以及机会的友好国家将是一件快乐的事”。

            接着,教宗还谈到教会法典的改革、即将召开的世界主教会议以及离婚再婚者的问题。指出“因着婚姻无效过程的改革,我关上了走行政道路的大门。这扇门可能把离婚引进来。那些想天主教式离婚的人,他们错了。因为最新一份文件关上了原本可能会通过行政途径实现的离婚的大门。但法律途径总是可能的,这也是去年出席世界主教会议的绝大部分主教们要求的:简化手续”。“我的手谕就是要简化程序,缩短时间,但不会接受离婚,因为是圣事,所以是不可拆散的。这一点教会是不会改变的,这是教义、是不可拆散的圣事”。至于“第二次婚姻,离婚再婚的人:你们好好读读将在世界主教会议上讨论的《工作报告》。我觉得只把让他们领圣体的可能性作为解决办法有点简单化了,这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工作报告》中提出了许多建议。不仅是离婚再婚问题,还有新形式的结合。有的年轻人不愿意结婚,这是另一个问题。感情的成熟是另一个问题:信仰,我信不信这是永远的?成为司铎需要八年的准备时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只参加四次婚前讲座……。考虑怎样做婚前准备是很难的事。但是,天主教的离婚是不存在的,婚姻无效是在没有婚姻的情况才承认的。一旦有了,就无法拆散”。

            谈到欧洲的移民危机,教宗指出“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过程后,现在到了危机状态。这是持续了很多年的问题,因为人们所逃离的战争是持续了多年的战争、饥饿是持续了多年的饥饿。每当我想到非洲时,我就想这是一片被剥削的大陆——可能有点简单化了”。不但不能剥削一个大陆、一个国家,而是“应该为其投资,使那里的人有工作。这样才可能避免这场危机。壁垒:您是知道的,所有的墙最终是什么结局。所有的墙都会坍塌:今天、明天或者百年之后。围墙绝对不是解决办法”。“壁垒无论持续长短,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问题会继续存在、增加了更多的仇恨”。

        谈到性侵犯以及对美国主教们的“同情”,教宗方济各回答说“我在华盛顿对全体美国主教讲了话。我感到,因为所发生的这件极其丑陋的事、他们所承受的痛苦,有必要表达我对他们的同情。因为他们不知情、暴露出的事令他们备受煎熬:他们是教会的人、祈祷的人,真正的牧人。我用《默示录》中的一句话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正在经受巨大的痛苦”。此外“还有我对受到侵犯的人所说的:几乎是一种亵渎!侵犯哪里都有:家庭里、邻里之间、学校里、健身馆。但当一名司铎侵犯他人时,这是十分严重的,因为司铎的圣召是让孩子或者年轻人向着天主之爱成长、向着感情上的成熟成长、向着美善成长。而这种侵犯,他用邪恶碾碎了一切、背叛了上主的召叫。在教会内,那些隐瞒的人也是有罪的,部分掩盖的主教也包括在内。这是十分丑陋的事、安慰主教们并不意味着对他们说:放心吧,什么事也没有。而是说:这件事很丑陋,我可以想象你们为之哭泣”。

            谈到“一个人做了错事,明知故犯、拒绝请求宽恕,我请天主注意到这个、宽恕他,但他却拒绝领受宽恕,因为他把自己封闭起来。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宽恕,因为所有人都被宽恕。另一点是领受宽恕。如果这名司铎自我封闭、不领受宽恕,因为他将自己内心的门关上了。只能祈祷,祈求上主开启这扇们。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不是所有人都懂得领受宽恕或者愿意领受的。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有人的生活过得很糟糕、感受不到天主的温柔爱抚。我理解那些不能原谅的家庭:我为他们祈祷、不判断他们。理解他们。……我不评判那些不能原谅的人,但是天主是找到宽恕道路的冠军”。

            关于女性司铎问题,教宗指出“不行,圣若望∙保禄二世说得很清楚,不是因为女性没有能力:在教会内女性比男性重要。教会是女性的、是基督的新娘;圣母比教宗、主教和司铎们重要。我要承认,我们在女性神学方面有些落后了,我们应该进一步努力,这是真的”。

        最后,谈到教宗在美国成了大明星。方济各回答道,“你知道教宗的头衔是什么?天主的众仆之仆。和明星有一点儿不同。星星看上去很漂亮,当天际晴朗时我喜欢看星星。但是教宗应该是众仆之仆。还有另外一个真理:我们所见到的星星后来都熄灭了、坠落了。而做众仆之仆,是很美好的,不过时”。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