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2007, 00.00
梵蒂冈 - 伊朗
發送給朋友

教宗本笃十六世与哈塔米的会晤:雷根思堡的足迹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今天,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梵蒂冈会晤伊朗前总统哈塔米,标志着“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为了这一明确对话人之间真实身份、完全尊重宗教信条、批判唯物主义所展开的对话,哈塔米曾经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为此,今天的会晤无疑与教宗去年九月在雷根思堡发表的讲话相吻合。

       教宗在雷根思堡的讲话,旨在强调扩充理性的范畴,使之超越反宗教的启明主义,从而推动与欧洲之外的、非西方的宗教展开丰富而友好的对话。同时,教宗也鲜明地展示出,暴力是“毫无理智的”。为此,无论是天主还是人类、无论是包括伊斯兰在内的任何宗教,都不应遭受暴力的践踏。

       雷根思堡讲话后,西方自由派和东方伊斯兰一手制造的骚动,将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建议贬低为伊斯兰和基督信仰之间的简单谩骂,指责教宗煽动了“宗教战争”。突显了基督信仰根本没有能力解读伊斯兰。

       当时,哈塔米是为数不多与穆斯林世界的示威、抗议保持距离的穆斯林领导人。他还率先要求大家“在批评之前,认真阅读教宗的全部讲话”。恰恰因为雷根思堡讲话所引发的局势,哈塔米原定于去年十一月对梵蒂冈进行访问的计划未能成行。今天的会晤,无疑是治愈创伤的努力。表明“不同文明之间对话”,要比“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更加强大。

       但是,这种治愈创伤的努力仅使伤口痊愈了一半。导致伤口未能完全痊愈的,是西方的自由派思潮,他们仍在继续同天主教会和教宗斗争,并以伊斯兰的名义为暴力开脱,煽动又一场与伊斯兰的宗教战争。

       在他们的意识形态中,绝大部分的所谓进步主义者的知识分子们认为,恐怖主义的原因是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以色列国和全球化。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伊斯兰恐怖主义所打击的已经不只是西方。泰国的佛教徒、印度的印度教徒、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甚至巴勒斯坦的暴力,也并不仅仅同以色列有关,而是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权利斗争的产物。

       得益于欧洲的糊涂,我们才正面临着一个不折不扣的进步主义和暴力伊斯兰的盟约。在反美和多元文化的名义下,他们要求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确保大男子继续向伊斯兰妇女施暴、保证多妻制的蔓延。昨天,对讽刺穆罕默德先知漫画问题极其谨慎的欧洲议会,却再次嘲弄了教宗。在宣言对暴力伊斯兰保持宽宏大度的同时,却宣言对天主教会的不妥协、不宽容。而天主教的“罪过”,就是要公开悬挂十字架、布置马槽、向社会阐述其有关生命与家庭的立场。

       教宗本笃十六世与哈塔米的会晤,充分展示出对话是可能的,尽管对话的双方都没有隐瞒各自的身份、共同致力于人类的利益。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东西方坚定不移地坚持谴责暴力、保障宗教自由。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