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8, 19.51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在「我们的天父」中,耶稣教导我们将所有苦难高举到天堂

这是一个「大胆」的祈祷,其中包含七个给天主的问题。 「我们都不需要接受过去有人提出的理论,即恳求祷告是一种软弱的信仰形式,而最真实的祷告是纯粹的赞美,在没有任何要求的重压下寻求天主」。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对于「我们的天父」,耶稣并没有教导「讨好」天主的公式;相反,他邀请我们向祂祈祷,打破所有服从和恐惧的障碍,「祂希望所有的苦难,所有的不安,都能上升到天堂,成为对话」。

教宗方济各继续为群众致力于讲述「天主经」,今天突出了它的「大胆」性格,因为「如果基督没有暗示它,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以这种方式向天主祈祷」,称他为「父亲」并向他提出「七个问题」。

在这方面,教宗方济各声称「没有人需要接受过去有人提出的理论,即恳求的祈祷是一种弱的信仰形式,而最真实的祈祷是纯粹的赞美,在没有任何要求下寻求天主」。

对于在保禄六世大厅的八千人,教宗强调说:「耶稣给门徒嘴唇上做了一个简短但大胆的祷告,由七个问题组成 - 圣经中的数字不是偶然的,这表明了丰盛」。

耶稣,他说,「邀请他的门徒接近天主,并充满自信地提出一些问题:首先是关于祂,然后关心我们。『我们的天父』中没有前言。耶稣没有教导公式」讨好我们「与主同在;相反,他邀请我们向祂祈祷,打破所有服从和恐惧的障碍。祂没有说要转向天主称他为「全能」、「最高」,或者有类似头衔,但简单地用「父亲」这个词来表达信心,孝顺信任」。

「『我们的天父』的祈祷源于人类的具体现实。例如,他让我们要求面包,每日面包:一个简单但必不可少的要求,即信仰不是『装饰』问题,与生活脱离,当所有其他需要得到满足时进行干预。如果有的话,祷告从生命本身开始。祈祷 - 耶稣教导我们 - 在饱肚了之后不会从人类存在开始:而是潜伏在任何有人的地方,任何人都是饥肠辘辘,哭泣、挣扎、痛苦,并为「为什么」而感到奇怪。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第一次祈祷就是伴随着我们第一次呼吸的哀号。在那新生的吶喊声中,我们一生的命运被宣布:我们持续的饥饿,我们不断的渴望,我们对幸福的追求」。

「耶稣,在祈祷中,不想熄灭人类,他不想让他麻醉。他不希望我们通过学会承担一切来抑制问题和要求。相反,他希望所有的苦难,所有的不安,都来赶往天堂,成为对话」。

「我们都应该像福音的巴尔提买(参见马尔谷福音10:46-52)」,那个带着哭泣的瞎子设法遇见耶稣,让他回视力:「你的信德拯救了你」(52节),「似乎要解释他恢复的决定性因素就是祈祷,这种祈求以信德呼喊,比那些想要沉默它的人的『常识』更强大。祷告不仅在救恩之前但是它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存在,因为它摆脱了那些不相信许多无法忍受的情况的人的绝望。当然,信徒也觉得有必要赞美天主。福音书带给我们欢乐的惊叹从耶稣的心中突然出现,对父的感激而感到惊讶(参见玛窦福音11:25-27)。早期的基督徒甚至觉得有必要在「我们的天父」的文本中添加一个赞美诗,「对于王国来说,权力和荣耀现在都是你的,现在及永远」(《十二宗徒训诲录》(Didache),8:2)」。

他最后重申:「天主是父,对我们有极大的怜悯之心,并且希望他的孩子毫无畏惧地向他说话。这就是何以我们可以告诉他一切,甚至我们生活中的事情仍然被扭曲和不可理解。他答应我们他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直到我们在世界上度过的最后数天。」

他在向讲阿拉伯语的朝圣者的问候时说:「『我们的天父』,不是一个我们必须记住并背诵天主的祷告,但它是我们应该如何祈祷、感谢和恳求的一个例子。圣保禄教导我们:『你们什么也不挂虑,只在一切事上,以恳求和祈祷,怀着感谢之心,向天主呈上你们的请求;这样,天主那超乎各种意想的平安,必要在基督耶稣内固守你们的心思念虑』(斐理伯书4:6-7)。」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限制进入阿尔阿克萨清真寺引起争议
28/09/2004
杜尚别和北京一起抵制非政府组织:应予以遏制
12/06/2015
二十五年后终于有了(真实的)人口状况统计资料
11/02/2015
摩苏尔总主教:摧毁无玷圣母教堂的报导是不真实的
07/0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