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2020, 15.53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通谕,建设一个以社会友谊、团结与真理为基础的世界

教宗方济各今天发布社会通谕《众位弟兄》。克服当下盛行的个人和政治压迫,以及基于盈利的市场逻辑。人权无国界。向战争和死刑说不。不要忘记大屠杀。宗教自由权。

梵蒂冈(亚洲新闻)- 建设一个更公正和充满兄弟友爱的世界,以“社会友谊”、团结和关爱共同家园代替个人和政治压迫,以及基于盈利的市场逻辑。教宗方济各今天发布第三道通谕《众位弟兄》,以上是这道通谕所提出的目标。

教宗称这是一道“社会通谕”,他想借此机会更加深刻地反思“与兄弟友爱和社会友谊有关的问题”,“这些一直是我关注的问题”。教宗2019年2月与阿兹哈清真寺大伊玛目月签署的兄弟情谊文件也被这道《通谕》多次援引,其中也有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痕迹,即用于显示“没有一个人能单独自救”。

教宗解释说,《通谕》标题取自亚西西圣方济各的《劝诫》,是以“所有的弟兄姐妹为对象,向他们推荐一种具有福音味道的生活”。共同的目标。

《通谕》共八章,第一章以“一个封闭世界的阴影”为标题,其中写道“历史正在显示后退的迹象。过去的冲突被点燃,“封闭的、愤慨的和激进的民族主义复活”。操纵和歪曲民主、自由、正义的概念;基于盈利和“丢弃文化”的市场“逻辑”占主导地位。失业、种族主义、贫穷、奴役也随之而来。“世界各地的社会组织还远远不能清楚地反映出,男女拥有相同的尊严和权利。”

慈善的撒玛黎雅人的典范与这个现实形成了鲜明对比,并呼吁成为他人的近人,克服偏见、个人利益、历史或文化障碍。“呼吁帮助有需要之人,不要看他是否属于自己的圈子。”事实上,为建设一个懂得接纳、融入和安慰受苦者的社会,我们众人都负有共同的责任。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基督为所有人流血,因此没有人会被排除在其普世之爱以外。”

这样,一个人“以一种无法实现,不发展,无法找到自己圆满的方式形成”,《只有通过真诚的自我奉献》。从这一说法中可以看出对“普世共融”的开放,为此,教宗表示“权利无国界”。这《意味着要确保人民的生存和进步的基本权利》,有时由于外债带来的压力而受到严重阻碍。而且,如果“必须支付所有合法签约的债务,那么许多穷国对富国履行义务的方式不能损害其生计和增长。”

教宗继续表示,不能否定任何一个人度合乎尊严生活的权利,由于权利没有疆界,因此任何人都不能受到排斥,无论他在哪里出生。移民是教宗方济各非常关注的话题。逃离战争、迫害、自然灾害、人口贩子的受害者。应对他们采取 “欢迎、保护、促进和融入的”态度。他们可以是一种“祝福”。移民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必须通过“全球治理”解决这一问题,以所有民族共同发展的名义启动长期计划。一个“能够从人民和国家开始实现兄弟友爱的”国际团体,为活出社会友谊“必须采取最佳政策,为真正的共同福祉服务”。

应重视“大众主义”,远离“民粹主义”,最好的政策也应保护人的工作机会,它是“社会生活不可放弃的要素”,同时应设法确保众人有机会发展自己的能力。这也是“对穷人的最佳帮助,走向有尊严生存的最佳途径”。

此外,政策的任务应是对一切损害基本人权的行为找到解决之道,如贩运武器和毒品;性剥削。要彻底根除贩运活动,它是“人类的耻辱”;也应根除饥饿现象,饥饿也是一种“罪行”,因为饮食是“一个不可剥夺的权利”。这道通谕以人的尊严为中心,不屈从于财务,因为“市场单靠自己不能解决一切”。为实现这一切,必须进行联合国改革,使联合国成为国际社会的基础。

还需要一种“对话文化”,这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国家会成长,只有的不同文化财富作建设性对话之时:大众文化、大学文化、青年文化、艺术文化、技术文化、经济文化、家庭文化以及媒体文化。”对话需要“尊重他人”及其看法、合法盈利,尤其是人类尊严的真理。相对主义不是解决方案。在对话中,这也是思想的对立,“那些经历了艰苦对峙的人们从清晰、赤裸裸的真理开始对话。他们需要学会行使一种悔改记忆,能够假设过去,将未来从自己的不满、困惑和预测中解放出来。”

对话也是和平的手段,建设和平是每个人的任务。和平是“手工艺术”, 每个人都必须尽自己的本分来完成它。“只有我们通过对话为正义而战,并追求和解与共同发展,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

教宗指出,宽恕与和解是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中极为重要的主题”。“宽恕并不意味着允许他们继续践踏自己和他人的尊严,或允许罪犯继续犯罪。”此外,宽恕并不意味着“以不公正和残酷的方式要求遭受痛苦之人”,一种“社会宽恕”。“和解是个人问题,即使有促进和解的任务,也没人能将其强加于整个社会。”教宗劝勉,绝不可忘记犹太人遭大屠杀、广岛和长崎遭原子弹轰炸、迫害和种族屠杀制造的“恐怖”。教宗指出,“再也没有战争,人类的失败。”

如今,应废除死刑,“这在道德上不合适,而在刑法方面已不再是必需”。也对终身监禁这一“隐性死刑”说不。

宗教自由也属于基本权利范,这是一项基本人权。恐怖主义并非起源于宗教,而是对宗教作品的错误诠释。恐怖主义也源自所实行的抗饥饿政策、贫穷、不公和欺压行为。绝不能以任何方式支持恐怖主义,并且“作为宗教领袖,我们蒙召成为真正的'对话',而不是作为中间人,而是作为真正的调解人,在和平建设中发挥作用”。在这方面,《通谕》援引“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共处的《人类兄弟情谊》文件”,并再次呼吁,本著人类手足之情的名义,以对话为途径,共同合作为行动,相互了解为方法和准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拉合尔总主教:反对核武器,我们选择印巴之间的和平
16/10/2019 11:13
达卡,1.46亿穆斯林欢庆斋月结束。来自教会的祝贺
05/06/2019
教宗:为和平而进行的会面,缺乏爱是我们恶的根本原因
20/10/2020 19:00
从政治和贫民窟中拯救法国的伊斯兰教
31/08/2020 15:44
朱赫里,被伊斯兰极端主义视为攻击目标的伊玛目
11/05/2020 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