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2007,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斯格莱齐亚蒙席指出良知异见是对弱势群体的负责

其目的主要是为那些在选举中无法表达自己的声音又没有经济势力,但却和我们一样享有同等人性尊严的人们呐喊。目前的社会,即“意识形态上宽容”的社会不认同绝对真理的价值。同时,圣座官员否认即将发表有关使用人工避孕方式的声明

梵蒂冈(亚洲新闻)—今天,宗座生命科学院主办的国际研讨会——“支持人类生命的基督信仰良知”在梵蒂冈正式开幕。其间,将着重探讨良知异见是坚信迫切需要避免邪恶所产生的反应。此举,绝非逃避现实,而是对处在极其弱势困境下的人类生命予以帮助支持的见证。此外,围绕伦理道德问题和民事法等问题的人类良知以及医疗等,也是本届大会讨论的主要内容。

       宗座生命科学院院长斯格莱齐亚蒙席指出,生命“绝非是基督信仰良知在医学领域中的唯一要求。良知首先需要在服务、在爱、在敬礼中作出积极的见证。正如有人所写道的,为了每一个兄弟姐妹的生命”。在当今社会中,“我们应该充分感受到对我们的意识和责任的呼唤,良知的生命积极探索内在的一致性、对受到威胁的生命予以有效的支持。如果一个社会要保持名副其实的民主,那么,良知就应该有能力为那些无法表达自己声音又没有经济势力,但却和我们一样享有同等人性尊严的人们呐喊”。

此外,宗座生命科学院副院长,人类学和夫妇灵修学教授让·拉菲特蒙席指出,历史上,从苏格拉底到托马斯·莫莱,“给了我们无数男女见证。他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义无反顾地作出了宗教或者伦理道德方面的选择,他们处在了必须违背民事法规的境地中。违反一项积极的法规,必须要满足伦理道德良知。由此,则引入了另一种法律,那就是宗教性质和伦理道德性质的法律”。

随着时间的推移,宽容的概念也不断发展,并形成了“意识形态上”的宽容概念。

就社会角度而言,形成一个意识形态宽容的社会。在这一社会中,意识形态的宽容“历来与伦理道德意识的自私自利概念结合在一起”;“另一方面,社会本身不断居于理论上相对宽容的立场上”。但是,让人们只接受一种思想,则可导致意识形态和社会的集权主义。“为了避免集权势力,在哲学及法律方面唯一真正现实的回答是,人类、每一个人的尊严的积极定义是适用于所有人的”。

国际研讨会期间,宗座生命科学院院长斯格莱齐亚蒙席和梵蒂冈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耶稣会士伦巴尔蒂神父都一致否认了即将发表有关使用人工避孕方式的声明。针对此类传说,伦巴尔蒂神父表示,可能起源于圣座信理部秘书安杰罗·阿马托蒙席的一些声明。此前,圣座信理部秘书曾经表示正在收集有关资料,以便对《Donum Vitae生命的礼物》文件作出修改。但是,伦巴尔蒂神父指出,这一问题的讨论工作尚未结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