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9/2020, 17.2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最近几宗主教就职并非全部是《中梵临时协议》的结果

作者 Sergio Ticozzi

这与一些新闻报导所说的不一样,最近几位中国主教的任命,较多与他们教区的内部问题或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更见相关。中国专家、宗座外方传教会田英杰神父(Sergio Ticozzi)分享他的看法,文章由《亚洲新闻》翻译:

 

香港(亚洲新闻) –  年迈的中国浙江省宁波教区胡贤德主教(Hu Xiande)于2017年安息,经过三年,在昨天 (8月18日) 金仰科主教(Jin Yangke)(1958年出生)公开就职该教区的正权主教。

当胡主教将近80岁时,身体虚弱,他感到迫切要让金仰科担任其助理主教,而在2012年11月28日静静祝圣了他。在胡主教逝世后,金主教低调地继承了教区之首位置,他有参与当地爱国会。

中国主教团最终同意了他公开就职,主教团主席马英林主教(Joseph Ma Yinglin)主持了就职典礼,该教区所有神父和大约200名信众都出席了感恩祭。

自梵蒂冈和中国于2018年9月22日签署《中梵临时协议》以来,昨天举行了第五位的主教就职;另有两位官方团体的主教祝圣。但为避免误解,需要进行澄清各自情况。

最早祝圣的两位: 姚顺主教(Anthony Yao Shun)(1965-)是集宁教区(内蒙古)主教,于2019年8月26日祝圣;胥红伟主教(Stephen Xu Hongwei)(1975-)是汉中教区(陕西省)主教,于2019年8月28日祝圣。他们的任命,并非根据《中梵临时协议》所订定,而是因当地教会团体和年长主教支持,并已经进行磋商多时。

五位就职的主教,情况和原因各不同。第一位是2019年1月30日就职南阳教区(河南省)的靳禄岗主教(Peter Jin Lugang)(1956-),商讨进行四年多以解决两难困局,当中涉及该教区八名非官方神父的缓慢转变过程,他们要面对登记,或者可能被遣返原居地,使牧养的地方没有神职人员带领。

尽管情况不同,他们还是设法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

公开就职包括两位地下主教,分别是福州教区(福建省)的林家善主教(林佳善,Peter Lin Jiashan)(1934-)和山西省朔州教区马存国主教(Paul Ma Cunguo)(1971-)。现年86岁身体虚弱的林家善主教接受了(2020年6月9日)就职,也许是受到一些神父的推动。至于马存国主教,在地方当局的合作下,他于2020年7月9日平静地公开就职,以免他的牧职带来困难。

对于2020年6月22日就职的李会元主教 (Peter Li Huiyuan)(1965-),他是早于2014年已经由凤翔教区(陕西省)李镜峰主教(Lucas Li Jingfeng)祝圣,并于2017年继任。

他与宁波教区金仰科主教,在就职前已经是正权主教,都是各自继承已故的前任主教;但由于主教团出于各种原因而迟于同意,因此早前没有正式就职。

拖延很可能是由于两人均由其年迈的前任以不符合规定的方式祝圣他们。最后,他们获得开了绿灯公开就职,因为他们已经与爱国会建立了联系。

显然,每宗就职礼,都必须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有些时候很难进行。

不过,有些报导倾向将最近这些事件,置于《中梵临时协议》之下,并给它们带来含糊不清甚至错误的转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