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1/2005,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沃伊蒂瓦之死与诺言的种子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梵蒂冈(亚洲新闻)—他历来牵挂的穷人、他历来鼓励和训斥的强人们、他历来寻找的青年们、他在饱受疾病折磨的生命中的最后几年中共同分担病苦的老人和病人们,纷纷在这痛苦的星期五和复活瞻礼的星期五,满怀深情和无限感激地缅怀和送别他——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感谢若望·保禄二世,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与以色列和美国的元首坐在了一起;西方富国与来自贫困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们坐在一起。

       在这口俭朴得不能再俭朴的薄棺周围,凝聚了整个全球化的世界;在众多分歧、反对、剥削和种种争执面前,终于有一次,他们聚集在了一起、和平地聚集在了一起。亚洲、非洲、美洲、欧洲和大洋洲的电视屏幕都在不停地报道着这一难得的,紧紧围绕在安息的教宗身旁的,在和平中实现的全球化统一。为反对非正义而作出了不懈斗争的教宗;强烈要求彻底结束恐怖主义、要求世界政要们捍卫家庭和生命权益的教宗,成功地将全世界的政要们集中在了一起。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前安放着的那口俭朴的薄棺内,安息着一位“从不顾及个人生命安危,从未将生命据为己有”的伟人;正是为此,他用自身的信德震撼了世界、用他对正义的渴求震撼了世界、用他所奉献的仁慈震撼了世界。

       而且,就连他那展示了拉丁礼和东方礼仪的葬礼,也体现了沃伊蒂瓦的另一重大宝贵遗产。要求教会用东西方“双肺呼吸”的教宗,被欧洲和东方、俄罗斯和美洲、乌克兰和印度紧紧地拥抱着。

       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棺木正式安葬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内之前,全场响起了长达十五分钟的雷鸣般的掌声。此时此刻,我们不禁想起了拉青格枢机应教宗的要求为圣周五拜苦路礼仪撰写的默想稿中所引用的一段:“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才结出许多子粒来”(若12,24)。今天,我们看到了下葬的仪式,但同时看到的播撒下的一粒种子——一个更加友爱的世界是可能的、一个从“信仰的倦怠中觉醒来”的教会是可能的。当数以百万计的人们高喊“圣人、圣人、立即封圣!”时,事实上,也是在呼喊着“起来,让我们前进!我们要以他为榜样生活”。尽管这是一场葬礼,但却充满了掌声;这场面充满了痛苦,但同时,也洋溢着新诺言的喜悦。未来是属于天主恩宠的,同时,也是我们所肩负的责任;也是教宗“从天父之家的窗口”对我们的降福。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本笃十六世是真理的合作者
19/04/2005
关闭大门和害怕教宗的中国
05/04/2005
教宗的亚洲,弱小的教会、伟大的前景
02/04/2005
布提利奥尼表示宗教自由将有助于中国稳定及经济发展
14/03/2005
朱萨尼神父,一位致力于传教事业的神长
22/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