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2020, 16.23
圣地
發送給朋友

皮扎巴拉主教:新冠病毒象征着人类的极限,唤醒对天主的寻找

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区宗座署理皮扎巴拉认为,紧急情况唤醒了人们对事物进行更深层次思考的渴望。希望能在遵守规则的同时继续开放圣墓。神父为有需要的家庭工作。重新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 新冠病毒紧急情况使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一个小小的病毒便可击败我们,因为我们不是命运的主宰;然而,迷失的感觉唤醒了「对我们生活中更真实深刻的东西进行思考」的愿望。以上便是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区宗座署理皮扎巴拉(Pierbattista Pizzaballa)在接受《亚洲新闻》的采访时所说的,期间,皮扎巴拉主教还评论了圣地教堂正遭遇的危机。恐惧的蔓延超过了巴勒斯坦大起义时期,圣墓教堂继续开放,进行「无朝圣者」的礼仪,若疫情在加沙地带扩散将产生毁灭性影响:为复活节做准备的四旬期期间,新冠病毒也在耶稣的土地爆发了,这也是礼仪年历中最重要的时刻。主教补充说,「我们必须谨记,如果我们是受造物,那么也存在创造者」。

以下便是皮扎巴拉主教接受《亚洲新闻》采访时的内容:

尊敬的主教,圣地基督徒如何应对新冠紧急情况?

这是比战争更糟的时期。战争期间,人们至少还可以在教堂里聚集并祈祷,相互打气以。今天却不行,即使我们试图通过互联网弥补这一点,感觉也并不一样。我们的教会中有不同的立法,但国家的指示是统一的:除了购买基本必需品之外,其他人不能外出。到目前为止,尚未出现死亡病例,疫情的扩散范围也不及意大利,但人们却陷入了恐慌,而且国家也采取许多防疫措施。目前主要的烦心是失业者的经济和社会状况。我首先想到的是巴勒斯坦或约旦,这些国家没有福利的保证。

一些地标仍处于开放状态,例如圣墓教堂…

我们希望能在遵守规则的同时继续开放圣墓。必须向朝圣者关闭圣墓教堂,但有关圣事礼仪仍在内部继续进行。这对于我们的团体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信号,我们的神父试图以不同的活动和方式参与其中。当然,不能拜访家庭,但司铎们们会花很多时间在电话中聆听人们,并给他们提供实际帮助。有来自堂区的志愿者,他们为老人们准备食物,将被降过福的圣水带给各个家庭…各种小小的帮助。

减少庆典,禁止朝圣者进入,禁止人们接触。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能否继续与圣地保持联系?

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将彻底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今天,我们非常想念圣地的朝圣者,现在这里空无一人,这也是痛苦的根源。此外,成千上万的失业者和许多家庭处于贫困状况,这对经济也造成了严重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必须通过祈祷和通讯工具保持团结一致。我们习惯了接受; 现在是时候给予帮助了…是时候团结一致了。

全球大流行时期的复活节有什么含义?

关于这一点,我近日也思考了很多,并将此作为圣周的信息。我们都受到了紧急情况的影响,这也将破坏人际关系,我们的构成因素。今天,我们无法建立身体上的联系,我们的圣事礼仪需要亲身参与。这种缺席邀请我们照顾和省视我们的相处方式,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 圣体圣事是一种成为圣礼的关系,因此,四旬期的最后时期邀请我们反思如何维持人际关系,然后以商业和金融的新方式再次接纳它们。

新冠紧急情况也使人们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当然! 这一刻使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渺小,我们是受造物而不是创造者。我们已通过科学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峰和成就,但这最终将会使我们自以为能够成为命运的掌控者。实际上,一个小小的病毒便可击败我们。我们根本不是命运的主宰,地球不仅只有我们。我们必须谨记我们是受造物,且如果我们是受造物,那便存在创造者」。

在恐惧和不确定之间,有更多人寻求天主吗?

有一种迷失方向的感觉,许多生命和文化参考文献的失败,那上面或许并没有灵魂的位置。这一切唤醒了许多已远离的人们心中的疑问和渴望。我并不是说会立即重返教会,但至少对我们生活中更真实深刻的东西进行思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卡尔巴拉,在泪水和口罩中,什叶派庆祝阿舒拉节
31/08/2020 13:18
卡尔巴拉:Covid-19过后,成千上万的什叶派信徒参加伊斯兰新年
22/08/2020 08:00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北京,产量增长:Covid 19世纪后经济正在复苏
01/09/2020 12:13
德里,最高法院保护移民工人免受罚款和监禁
11/06/2020 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