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2019, 16.44
孟加拉国
發送給朋友

科克斯巴扎尔难民营,罗兴亚儿童间掀起极端主义热潮

作者 Sumon Corraya

达卡政府禁止难民子女与孟加拉同龄人一起读书。由保卫伊斯兰联盟的1.200所激进伊斯兰学校填补教育空白。活动家提醒未来或会发生恐怖袭击。

科克斯巴扎尔(亚洲新闻)- 他在缅甸时梦想成为医生,「但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已经不上学了,我去伊斯兰学校上课。我永远不能成为医生了」。这是12岁阿卜杜勒(Abdur Rahaman)的故事,他是住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难民营已两年的罗兴亚难民。与他一样,其他数千名儿童也无法读书,并日渐成为1200所古兰经学校教授的伊斯兰激进主义的「猎物」。

2017年8月暴力事件爆发后,阿卜杜勒与他的父母一起逃离了缅甸。到目前为止,共有74万穆斯林难民分散在孟加拉地区的各大难民营,这是孟加拉国与缅甸的接壤地区。该儿童生活在渥奇亚乡的3号难民营,在营地内的Majida Arafat伊斯兰学校读书。他向《亚洲新闻》讲了他的梦想:「我很爱读书,我读三年级。然后我们逃跑了,我也只能辍学了。由于我无法在这上学,我的父母便让我去伊斯兰学校」。

达卡政府禁止难民子女与孟加拉同龄人一起读书。为是当地和海外非政府组织在负责儿童的教育,它们创建了「学前班」或被称为「儿童友好空间」的帐篷,在那教授缅甸语和英语。据该名儿童的父母称,这些空间所提供的教育与真正的教育并不相符。现年45岁的阿里(Ali Johar)有三名子女。他将他们的班级称为「游戏的学校」。他表示,「他们只在虚耗时光,而学不到多少知识。我看到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玩耍、吃饭或唱歌」。

在难民营中,教育空白首先被成千上万的宗教学校所填补,这些古兰经学校教授阿拉伯语,背诵古兰经的经文,但却没有对宗教进行批判性的研究。伊斯兰学院主要由保卫伊斯兰联盟负责管理,这是一个有着长期抗议历史的团体。该组织当地领导人阿塔•拉赫曼(Atur Rahman)在探访渥奇亚乡难民营时:「所有宗教都有恐怖主义分子。但若是穆斯林做了,你们便叫我们极端分子或武装分子」。

伊斯兰学校在难民营中的扩散引起了专家和活动家的恐慌,他们认为儿童最容易成为激进思想的目标。导演兼活动家卡比尔(Shahriyar Kabir)指出,「至少有39个极端主义学校活跃于难民营。这对孟加拉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这些孩子的未来被剥夺也是一个威胁。阿克特尔(Madhubon Akter)是一名14岁的女孩,她在一所女子古兰经学校读书。她说,「我已没有任何梦想」。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达卡,在沙特阿拉伯受虐妇女对所受酷刑提出控诉
06/11/2019 16:36
达卡:学生被杀是「沉默文化」的后果
10/10/2019 17:34
天主教歌手被授予「纳兹鲁音乐」奖,孟加拉穆斯林诗人
17/06/2019 13:01
达卡,孟历1426年在载歌载舞中迎接新年
15/04/2019 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