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9/2017, 05.22
日本
發送給朋友

维拉神父:日本老人受到孤独的折磨

全国有二百万人是九十多岁以上。 超过六十五岁的占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七点七。这批“非连接”的社群被迫向未来提出“严重的问题”。听力中心的经验。对未来的焦虑。没有家人的死者,其骨灰将如何处理。

东京(亚洲新闻) - 日本超过九十岁的人口数目已超过二百万人。日本报纸正在强调这个纪录数字,但对于在东京北部的越谷的宗座外方传教会马尔谷·维拉神父(Marco Villa),真正令人担忧的消息是“超过六十五岁的人占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七点七,而六十五岁是在日本这里的退休年龄;然后百分之八点五的人口超过八十岁”。人口老龄化“为整个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问题”,受到断绝家庭联系与孤独的影响。

这位传教士说:“生命的延长和能具生产力的人口的下降,迫使我们想知道是否” 年轻一代仍然能够用他们的供款可以维持到老年,从他们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储蓄到六十五岁的养老金 ;“在护理人员或专门从事老年护理的人士已经不足的情况下,他们将照顾老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以及“目前九十岁的老年脑退化症患者占百分之三十,希望将能够对于该年龄组最常见的老年性疾病患者提供专门的帮助。”

人口老龄化“证实了过去十年开始的一个趋势:日本社会正在成为一个没有联系的社会。原居地、家庭,以及现实生活的联系,正在变得越来越少的现实。而这种损失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孤独生活,不仅是老人家。”

维拉神父在越谷听力中心工作多年,“旨在人与人之间的团结,而且欢迎特别是那些想有人陪伴、聆听和与别人一起吃饭的人”。

最近,有两个经验令这位传教士感慨。

八十七岁的野尻(Nojiri)参加该中心近一年了,随着年龄增长,他已失去许多回忆,加上有严重的短暂记忆丧失。例如,他不记得他是否吃过,或是“从家到中心的路线”。脑退化症使他在第一任妻子逝世后,与他凡第二任妻子相处困难;他和前妻育有两个女儿。“她也是老人,有一个残疾的弟弟,所以她决定离开丈夫回到娘家。老年人有困难照顾老年人的案件并不少见,但是野尻的情况让我们感到震惊,因为他是家庭中最脆弱的个,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独居,没有家人可以依靠。

他的女儿们与继母关系不好,并且不住在附近。她们至少将父亲的案件交给民间福利机构,让他们派遣工作人员到他家为他准备食物,并在一个日托中心每周提供两天的服务。其余的时间,也安排满满,每星期四来到该中心逗留五至六个小时,包括唱歌,不断重复同样活动;也经常无端端与人吵架,意味着他有很多时间挑起麻烦。”

"几个月后,女儿们把他搬到八十哩外的临终关怀院舍,“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而且没有他所爱的狗在一起。也许没有什么可以再做了,但是至少他应得到更多关怀和爱。 ”

“另一位崛口(Horiguchi),七十九岁。当他十五岁时离家,来到东京工作。在母亲去世前几年,他与继母相处恶劣,离开了父家,从此切断所有关系,而他并没有建立任何关系。在东京,他在鱼市场打工,然后在一些餐厅或酒店工作,但他从来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结婚与组成一个家庭。他多次住医院(医院收费是病人需付费用为百分之三十),他没有储蓄,而他是单独的。在他这个年纪及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开始焦虑,想到死亡和自己的骨灰寄坟墓,别人有家人看管,但崛口没有家庭,不知如何是好。”

崛口转向市议会求助:“如今,除了注册处,分开收集废物,以及许多东西委托给小区服务,每个城市中都有一个办公室,为没有墓碑或坟墓的人,抑或任何人可以提供火化,或取已火化的死者的灰烬。崛口因而决定与直辖市提交给他的殡仪机构签订合同。这是一个市议会对于那些收入不高,每月少于十八万日元(约一千三百五十欧元)的人提供服务。市议会保证死者的骨灰永久存在,而如果没有亲属认领,它被带到一个共同的冢,崛口不想在一个共同的坟墓中被遗忘。 但为了利用这项服务,他必须找到办法筹募二十五万日元(差不多一千九百欧元),一个数字远远低于正常的殡葬费用,但是他的愿望正是这样:至少死后,他可以有安息之所。”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对《禁止集束炸弹条约》正式生效感欣慰
01/08/2010
北京推出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北极航线”
20/04/2016 18:30
政府推出「数码巴士」服务,乘客免费使用「无线网络连接」
12/04/2014
为了避免影响奥运会的顺利举办,奶粉中毒丑闻一连掩藏数月
13/09/2008
四十四年后连接西藏和印度锡金段的乃堆拉山口将重新开放
05/07/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