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3/2006, 00.00
菲律宾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罗萨莱斯枢机表示亚洲需要“新的福传方式”

作者 Marta Allevato
访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总主教区总主教,教宗本笃十六世即将在明天亲自擢升的高登西奥·罗萨莱斯枢机。访问中,罗萨莱斯枢机阐述了穷人牧灵工作、亚洲的使命与福传:“这片大陆是各大宗教的摇篮、经济发展的中心”;以及教宗本笃十六世与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之间的延续性

罗马(亚洲新闻)—明天三月二十四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总主教区总主教高登西奥·罗萨莱斯枢机将带着同贫困做斗争、传教的圣召、积极致力于谋求亚洲福传“新方式”等工作目标,正式成为普世教会枢机主教团的一员。他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就任以来擢升的十五位新枢机之一,三月十八日,罗萨莱斯枢机已经抵达罗马,并接受了亚洲新闻通讯社的访问。其间,马尼拉总主教介绍了将如何履行新的使命、教宗本笃十六世对亚洲的关注、同贫困与腐败做斗争的菲律宾人民的价值观与现存的问题。

 

       尊敬的枢机主教,教宗本笃十六世擢升您和另外两位亚洲枢机具有哪些意义?我指的是香港教区的陈日君枢机和首尔总主教区总主教郑枢机。

       首先,具有十分实际的意义。三大总主教区(香港为教区)均为枢机主教区,并长期空缺。但是,毫无疑问绝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亚洲是十分重要的大陆,亚洲是包括基督信仰在内的、各大具有千年悠久历史的主要宗教的摇篮;同时,也可以说是经济发展的中心。只要看一看日本、韩国、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便一目了然了。此外,还有中国和印度这两大经济强国。

       教宗本笃十六世旨在深化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经指出的:“亚洲,这就是第三千年你们共同肩负的使命”(《起来!让我们前进!》)。亚洲是我们这个时代福传的目标和工具。在这一使命中教宗本笃十六世与先教宗相辅相成、并存在着延续性。

      

您将为实现这一目标作出哪些努力呢?

       对于亚洲教会来说,福传是主要的挑战。但是,亚洲的福传应该展示一种新的方式,适应这片大陆需要的、并保持基督信仰信息,即基督圣言的表达方式。我想,我们应该继续追随先教宗保禄六世所指出的“全面福传”的道路,关注人的问题以及信仰的本地化,从而使人类摆脱恶习、罪行、腐败的奴役。而对菲律宾来说,这是显而易见的和势在必行的任务。

 

       您的国家可以为福传事业作出哪些贡献呢?

       菲律宾和东帝汶是亚洲唯一两个以天主教徒为主的国家,他们肩负着名副其实的传教圣召。从这里,数以千计的男女传教士奔向世界各地;通过各种组织、社团等为各个教区服务。

但是,更多的人是出于经济原因才出走的。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人们为了能找到工作而背井离乡。由此,他们首先为所在国家的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此外,还有信仰。他们的圣召;他们对宗教、祈祷的爱,为他们所处的海外团体树立了基督信仰生活的典范。我把他们称做“非正式传教士”、间接的传教士。换言之,他们在做家庭帮工的家庭中、在工厂里做直接的基督信仰见证。

 

       今天的菲律宾正处在政治不稳定状态下,教会应如何在此艰难时刻继续开展传教工作呢?

       国家生活非常政治化,腐败现象充斥在各个领域中。几乎不存在堪称“清白”、诚实的政治党派。许多主教纷纷站出来同腐败、色情业、赌博业和强行霸占土地等恶习做斗争。教会的任务是继续揭露非正义现象。但是,除政治外,目前国家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贫困。菲律宾有许多庞大家族,但是,绝大部分的菲律宾平民还一无所有,他们只求得到住房和食物。历史上首次可以说,62%的菲律宾人是穷人。我认为同贫困做斗争也是教宗的意愿。教宗的首部通谕《天主是爱》,便是这一意愿的标志,旨在使世界不再有毫无人性尊严可言的非人的贫困。这就是我们要集中努力的目标,而作为枢机,我仍然感到自己是穷人的牧人。

 

       您的国家的南部地区还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堡垒和暴力迫害基督信徒的热点地区。这一地区是否存在开展宗教对话的可能呢?

       菲律宾主教团特别将今年的全国青年节主会场选在了南部的棉兰老岛,旨在表明开放与希望。菲律宾南部地区的穆斯林与基督信徒之间关系存在着历史性的困难,而且原因主要是文化性的(每一团体都拥有各自的价值观、生活方式、发展与教育模式)和政治性的。通常,此类紧张局势在伊斯兰恐怖主义势力的挑唆下演变成暴力。为此,亟待重新在双方之间建立起相互信任。教会希望两大团体能够不断走向对话。而这就需要不断进行思想、宗教与文化交流,树立“面对面的对话”和生活对话,共同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建立合作关系——例如,帮助穷人;分享希望的前景。目前,天主教会主教团和伊斯兰教士已经共同组成了棉兰老岛问题理事会,就地区问题展开对话,建立起彼此相互信任与尊重的关系。而且,这一机构的运作良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