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05, 00.00
以色列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耶格尔神父表示应充分落实以色列与圣座签署的基本协议的核心内容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在以色列总统即将对梵蒂冈进行正式访问前,以色列法律问题专家、以色列公民、天主教徒,方济各会士大卫·耶格尔神父介绍了天主教会与以色列国之间关系存在的困难和希望

罗马(亚洲新闻)—连续数月来,以色列与梵蒂冈之间的关系经历了高高低低的波澜曲折。人们都还记得,今年夏天,以色列政府借口所谓教宗没有在受到恐怖主义迫害的国家名单中提及以色列而大肆炒作的情景。但同时,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德国科隆主持第二十届世界青年节期间向当地犹太教会团体人士表达亲切友好问候仍历历在目。而且,卡扎夫总统本人没有迎合上面提到的所谓没有将以色列列入恐怖主义受害者名单的炒作。零星发生的波折,并未能抹杀一九九三年圣座与以色列签署基本协议,促成双方建立外交关系的重大历史意义。十一月十七日,以色列总统卡扎夫即将对梵蒂冈进行正式访问。

       为了更好地全面了解以色列与圣座之间的关系问题,亚洲新闻通讯社走访了当年参加基本协议签署工作的方济各会士大卫·耶格尔神父。在接受采访时,耶格尔神父明确表示,文中所涉及的纯属他个人的观点和看法,是一名“拥有一些相关经验的学者”的看法。

       以下为访问大卫·耶格尔神父的全文:

 

以色列总统即将对梵蒂冈进行访问。这是以色列与圣座在达成历史性基本协议,促成天主教会最高当局同以色列国建立外交关系近十二年之后,以色列首脑首次出访梵蒂冈。同时,众所周知,双边关系仍存在许多困难。许多人寄希望于以色列总统卡扎夫的访问,希望有助于解决双方存在的歧见。耶格尔神父,请问哪些是以色列与圣座关系存在的主要困难?应采取哪些必要措施及以解决?

       首先我们应强调的重要一点是,双方建立并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圣座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是友好的,但是,是奠定在法规基础上的。谈判和协议是制定此类规范的方式;使双方之间的友好关系更加稳固。这样说,是因为,我认为今天的首要问题是基本协议本身的价值。去年,政府以官方形式通知以色列最高法院不承认基本协议所限定的责任。这简直令人震惊。显然,政府应该更正这一立场。我认为,目前最迫切需要达成共识的是,基本协议是基础;在此基础上才能巩固双边关系。我希望以色列政府的上述说法是个别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人所犯的错误,他们没有得到以色列高层的正式批准,或者是在以色列高层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我希望政府能够充分表达其迫切要求更正其向最高法院声明的立场。

       我很清楚,政府非常重视同天主教会的关系。为此,我希望以色列政府重申基本协议,并纳入以色列的法律条文。

       另外一个我所担心的问题是,基本协议的价值。不久前,一些以色列政府的律师表示,地方政府不受基本协议的限制。无疑是在说,地方政府是外国领土,不是以色列国的组成部分。毫无疑问这是错误的,但是,需要加以更正。否则,将会从根本上对基本协议构成威胁。

 

       其他还有哪些问题有待解决呢?

       迫切需要圆满地结束拖延过久的谈判,使以色列承认天主教会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国正式建立之前就在圣地享有的所有权利和自由。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圣座便开始同以色列就落实基本协议展开谈判。

       此外,有许多涉及到教会权利的问题:以前的协议、传统、风俗、立法……。而且,都是联合国在批准建立以色列国时就通过的和确认的。经验告诉我们,基本协议和双方之间的外交关系充分说明,巩固此类权利,以色列政府正式予以承认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一九九六年,曾经预计起草协议的最终文本。可是,谈判至今却仍在进行。自然,新协议应确保教会的完整权益和自由。这在任何一个象以色列这样的现代民主国家中,都是很正常的。

 

       您是否能举些例子?

       可以。过去,在圣地,教会历来是免交地方财产税的。在以色列的表样和盟友美国,教会、犹太会堂、隐修院和许多宗教活动场所都是免税的。二OO二年十二月,就在以色列最高法院刚刚(两次)确认教会财产免税之后不久,这一法律就变了。这一出人意料之外的变革,取消了教会隐修院、修会、公教机构的免税权。尽管这并不是这项法律的本意,但是,其无意中造成的后果却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为此,亟待取消这一修订,并恢复以前的规定。否则,这些教会机构就根本无法生存在去。

       此外,切撒利亚的一座圣堂问题。这是在宗徒大事录中多次提到的一个初期基督信仰时代的圣堂,外教人在这里领受了圣神。五十年代,这座圣堂被收为国有,后来被彻底摧毁了。此外,还有耶路撒冷方济各会修女们的圣安冬尼堂。迄今为止,其中的一部分仍为以色列国立大学占用。一九四八年,修女们十分友好地接纳了这所因战争而流离的大学。现在,这所大学占据着许多建筑和空间。却拒绝归还修女们的一个小小的会院。

 

       您还表示,一些“在现代民主国家中很正常”的权利也需得到保证。那么,是否存在问题吗?

       其中一个问题非常重要,在以色列,按照旧的法律,政府可以否决法庭就教会和修会地产问题做出的判决。而且,不需要任何程序,由执政当局直接作出决定。这种情况是令人无法容忍的。可能还会出现这种情况:九十年,有些人曾经试图购买天主教会墓地的地产。为此,政府任命了一名级别很低职员处理这件事情。而此人到任后所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阐明没有任何法律条文制约此类交易。在以色列这样的法制国家,这简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教会应享有同其他产权所有人一样的权益,有权捍卫自己的宗教财产权利。我们也希望双方的谈判,能够找出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基本协议还明确承认了教会享有财产权。可是,如果教会无法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那么,这一权利根本得不到保障。

      

       您对卡扎夫总统此次梵蒂冈之行抱有哪些希望?

       我是教会法典学教授,既不是政客也不是外交官;我与此行无关。总之,作为天主教会司铎、以色列公民,我的心中装着教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我真诚地希望此行能够成为以色列肯定其承认与圣座签署的基本协议是制约国家和地方当局的契机。

       我希望基本协议很快能够纳入以色列的立法。一九九七年展开的相关谈判,主要是承认天主教会和机构在以色列国内所享有的法人权利。

       最后,我希望能够恢复和尊重免除教会财产免税一条;希望切撒利亚的圣堂能够归还给教会;圣安冬尼堂能够归还给方济各会修女。此外,我还希望目前的谈判能够加速进行,并尊重基本协议在短时间内结束。只有这样,一九九三年签署的基本协议才有望得到完全的落实;我们双方在艰苦的努力中所建立起的友谊能够最终得到稳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泰国东北部天主教徒、佛教徒和外国游客参与圣诞巡行
12/12/2015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孟加拉有21位新执事,这是修道圣召蓬勃的标记
15/06/2020 17:27
德黑蘭發動「烈士蘇萊曼尼行動」:針對美國在伊拉克的目標發射導彈
08/01/2020 11:20
孟买加尔默罗会修女:舍弃一切,跟随耶稣,必要领取百倍的赏报
21/11/2019 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