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2020, 13.23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疫情期间的东正教复活节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复活节主日是4月19日。截至目前,已累计确诊病例2.5万,死亡病例200例,相关数字仍在增长。莫斯科有15位神父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包括宗主教的一些合作者。基里尔目前正在莫斯科郊外的Peredelkino村的一处住所中进行隔离,人们为此对他提出批评。俄罗斯也尝试通过媒体直播参礼。特别的祈祷活动为家中的复活节蛋糕(kulichy),及其他甜点和彩蛋降福。

莫斯科(亚洲新闻)- 圣周期间,俄罗斯正面临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的急剧增加。根据东正教教堂的礼仪安排,复活节主日正是4月19日。目前,已累计确诊病例2.5万,死亡病例200例。仅在过去的24小时内,便出现新增病例3388例,死亡病例30例。莫斯科市长已颁发特殊许可,允许驾车(图2)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使得地铁站内人潮拥挤,十分危险(图3)。

多名东正教神父核酸检测呈阳性。其中包括莫斯科Elokhovo主教座堂的本堂神父亚历山大·阿吉金(Aleksandr Agejkin),一名与基里尔宗主教关系密切的神父。因此,宗主教的所有合作者都在接受观察。仅莫斯科便有其他14位神父被确诊感染新冠,另有21位正在接受观察;也在对首都的所有修道院进行检测。疫情在(古代鲁斯的第一个修道院)基辅洞穴修道院蔓延的消息震惊了整个俄罗斯东正教会,其中90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多人进了重症监护住院,两名隐修士病逝。

莫斯科宗主教基里尔(Gundjaev)目前正在莫斯科郊外的Peredelkino村的一处住所中进行隔离,那里是高级官员的别墅区,他在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后,呼吁信友远离教堂。复活节三日庆典前夕的圣周三,他在自己住所的小教堂内举行了四旬期「成圣礼仪」。他不在莫斯科一事引起了民众的不满,进而破坏他在民众心中的好感,他曾在Eltsyn担任苏联官员及「教会寡头」,也在过去几年中与普京政府和东正教体系中的各个分支发生冲突,这一切都给他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

宗主教表示,他近期有乘坐汽车携带心爱的萨洛夫圣塞拉芬的圣母圣像进行游行活动,并为莫斯科的大街小巷降福,此时,民众的不满情绪才有所缓解。他向人们展示了圣像,这些人曾于1903年参加俄罗斯「圣方济各」的封圣典礼,并一路从Diveevo Serafim墓地来到莫斯科,完成了长达600公里的朝圣之旅。苏联时期,该圣象被人藏了起来,并于1991年苏联解体后交还给宗主教,以此象征俄罗斯的宗教复兴。

由于无法前往教堂,信徒们正试着寻找其他「虚拟」方式,参加复活节庆典;由于东正教徒是站着参礼,一些仍然开放的教堂纷纷贴出了udalenka的标志,敦促人们保持安全距离。一些教堂也已组织了特殊的油管频道来直播圣事礼仪,以及用于纪念祷词的指定网站(图1)。

实际上,对于许多俄罗斯人而言,与传统和民俗相关的行为比参加礼仪更加重要,(平均只有2-3%的人口参加圣事礼仪):其中最重要的是为复活节蛋糕(kulichy)(图4)降福,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通常在这些时候前往教堂。宗主教已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指示,在家中为复活节蛋糕、彩蛋及帕莎(一种以奶酪、核桃、葡萄干制成的复活节传统甜点)降福,遂宣读三次复活节福音「基督复活了-真的复活了」,最后洒圣水。网站还提供了一些祷词,使家庭降福更为隆重。

此外,在东正教杂志Foma的倡议下,不少社交媒体都发布了在窗户上点燃复活节蜡烛的邀请 (#oknaPaskhi,「复活节窗口-参⻅https://www.instagram.com/p/B_AcWg7gp3_/)。 鉴于当地很流行的街道游行活动不可能举办: 即在进入教堂进行礼拜之前,每个人都会点燃蜡烛,唱着「基督复活了!」。 几乎每个人都响应了号召,即使他们不前往教堂。宗主教新闻办公室对这一举措表示赞赏,但建议不要使用危险的明火蜡烛,而尽量采用电灯或电子蜡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主教和神父不幸去世。基里尔宗主教要求服从防疫措施
29/04/2020 13:20
莫斯科,与现场屈指可数的及线上信友一起庆祝复活节
20/04/2020 10:35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15/06/2020 10:57
俄罗斯为胜利日大游行做准备;反对新冠的修道院院长被停职
29/05/2020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