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2018, 19.12
梵蒂冈 -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萨科枢机:重建基督徒与伊拉克的团结,从摩苏尔的一位新神父开始

作者 Dario Salvi

今天,加色丁礼教会牧首将从教宗方济各手中获得一顶红帽。这是给予东方教会"支持"的一个象征,并且是"对话与和解"的进一步邀请。希望"基督徒学校、诊所、研究机构以及医院"也可能在伊拉克建立,作为小区存在的一个实在的迹象。拉格赫德神父被列品真福是"牺牲而带来信仰成果的例子"。「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加强基督徒的团结,重新启动公民的原则,作为所有伊拉克人的一个共同要素,并支持重建家园和人民的工作,因战争和圣战暴力而受到破坏。这些目标是加色丁礼教会由宗主教类思·拉斐尔·萨科主教(Louis Raphael Sako)设定的,他今天从教宗方济各获得枢机的帽子。而且承诺马上为摩苏尔(Mosul)的圣保禄堂区任命一位神父。"坚强而权威的"个性,确保了新的枢机"将在夏季结束时被拣选",以及是一个"稳定"的象征。

《亚洲新闻》在禮仪前几个小时,与加色丁礼教会牧首会面。这里是他与我们分享的内容:

萨科宗主教,对伊拉克教会枢机有什么意义?

有了这个选择,教宗方济各想对东方教会发出支持的强烈信号。这个任命是往这个方向进行。它也是给伊拉克基督徒的一个信息,对我们来说,这意味着:'即使我不能来,我在你的附近,我鼓励你留下,并希望,耐心地,承诺你自己去改变这种状况'。

它是对伊拉克政治阶层的一个呼吁:每个人都知道梵蒂冈在国际水平发挥的重要性和影响力。穆斯林已经将这个任命作为一个进一步的邀请,去和解、对话、共同致力于我们国家的重生。一个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选择,如同任命为叙利亚的教廷大使的枢机马里奥·倍纳里(Mario Zenari)也是当时的选择。

你近期的目标是什么?

首先,基督徒的团结,触动了我们的心灵,因为极深的破裂,它长久以来成为我们教会的特点。其次,伊拉克人的团结,作为公民享有平等权利和平等义务,根据公民的原则。最后,为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从物质与文化的重建开始。

从这个意义上说,重要的是在有关系的方面有一个更大的存在,于西方教会,文化交流,基督教研究所、学校、诊所、医院的诞生,就像已经发生的实例于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叙利亚和黎巴嫩Lebanon)。长久以来,我们感到被隔离的,因此它是重要的,今天向世界开放我们自己,并鼓励越来越多来自外面的人们。我们需要帮助这个加色丁礼教会,在最古老的之中,通过工作和方案成为一个可见的标志。

一个重新可以从摩苏尔开始,伊斯兰国的一个长期据点,而哪里是圣战暴行发生最严重的地点?

恰好!要振兴摩苏尔,我们必须重建家园和房屋,去鼓励人们回来。但是,必需去重建人才,首先在心理和社会的层面上,以结合和讨论的途径。最后,保证就业、促进商业、工业、贸易,以及微型企业的恢复,还有当地的工艺。

这个城市目前的状况如何?

仍然有很多的破坏,但在穆斯林他们自己之中,有一个新的冲动去重新开始,以回应伊斯兰国的灾难。必需去教育人们去开放自己,去保证法律的尊重,去支持教育,以及去避免极端分子漂移在信仰的问题上。

从这个意义上,基督徒的回归是基本的,在信徒和神职人员的层面上......。

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将马上会为摩苏尔的圣保禄堂区任命一位神父,他将回去生活,并居住在那里。他将有一个坚强而权威的个性,并将在夏季结束时被拣选。今天情况已经改变,而现在是时候去重建小区,保证了它的稳定。我们希望发出一个强烈的信息,说我们回来了,因此鼓励人们返回,主要是大学生。

梵蒂冈最近也批准了过程的开始,为卡·拉格赫德·甘尼神父(Ragheed Ganni)的列入真福,这个会灌输信任和希望吗?

他的故事和他的牺牲,与许多的其他神父、执事、主教相同,包括拉赫蒙席(Rahho)证明,伊拉克教会是殉道者的持续不断故事。这个列入真福的过程,应该很快完结,将为当地的小区带来新的力量。这是一个警告,要让我们明白,这血并不是徒劳的流走,而是爱的果实,并将会带来和平。

最近的选举导致了该国的不确定气氛,并有欺诈和上诉的指控。结果是什么?

目前形势是复杂和紧张的,为权力和金钱的斗争正在进行,腐败仍然是该国的流行弊病之一。然而,有一些明显的迹象表明:在上次选举中,第一次有最高的百分率的新候选人进入议会。而这个让那些至今掌握权力的人感到害怕,并且这也是为甚么他们要提出所有这些欺诈的谣言,操纵的指控,以及争议。但我相信,最终一个强大的政府将会诞生,具有平民的足迹,并且不受宗派主义的影响。

今天,与过去相比有一种不同的心态,也许被决定于一般经济和道德的危机。这里,在我看来,世界层面的目前情况,恰恰是由这场价值危机所决定的,特别是在基督徒之中,当他们面对穆斯林所表现的骄傲的时候,他们为主张自己的身份和归属感而挣扎。

萨科宗主教,你如何描绘伊拉克及其教会立即的未来?

我们生活在有伟大挑战,恐惧,以及希望的一个时刻中。我们必须继续与穆斯林进行对话,不是以学术层面的抽象原则为基础,而是根据一个目前具体的关系,即日复一日生活的关系。

我们必须设法帮助他们去纠正极端主义的漂移,有利于尊重所有人,保护最弱和最边缘化的现实。

它可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我相信这个细小的奇迹,并且我看到它来自建立的关系,不仅在教宗方济各和伊斯兰教的伟大个性之间,比如阿兹哈尔(al-Azhar)的伟大伊玛目,而是在当地一个曾经深入的联系,被伊拉克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最高当局建立。

以绝对的言词和绝对的例子作捍卫,绝对的价值如人权、宗教自由,并且特别是在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中,以及与宗教不同的公民原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莫斯科宗主教公署就客机被击落呼吁了解真相的人在天主面前说出真相
23/07/2014
教宗指出真理就是真理、毫无妥协可言
29/08/2012
教宗:厄玛乌 复活的耶稣是我们的旅途伴侣,他坚强我们处于危机中信仰
06/0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