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1/2007,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贾志国主教:中国教会遭到国家和无神论的太多干涉

作者 Lin Deshi
被关押了17天,而在8天前获释的正定教区地下主教贾志国,针对教宗给中国教会的信,表达了他乐观和悲观的看法。根据这位在监狱度过20多年的主教的看法,中国政府的态度仍未改变,“他们用的仍然是毛时代的策略”,他们借着爱国会的力量来在教会内制造分裂。但对教会来说,教宗的信指出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正定 (亚洲新闻) – 在监狱度过20多年的,73岁的贾志国蒙席是河北正定教区非官方主教,河北也是天主教遭受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区之一。主教生活在一个被隔离的环境下,而且还不断被警察带走进行洗脑,为的是接受爱国会的统治,而爱国会是一个企图想把在中国的天主教从罗马教会里独立出去的一个组织。主教最后一次是在今年65日被带走的,一直到622日才回到家。亚洲新闻通讯社克服了被隔离的种种困难,最后得以和主教取得联系,就教宗给中国的信向主教提出几个问题(当我们和主教联系的时候,他还正在读这封信)

 主教,这封信对教会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将会有什么影响?

我自己认为在这方面不是很乐观的。因为这么多年来政府的政策始终没有改变,他们用的仍然是毛时代的策略,其本质没有变,那就是挑拨离间,在教会内制造矛盾。这样的历史延续了50多年,我担心不可能因着教宗的一封信,他们马上就会有什么改变。我们知道,教宗的信很清楚的澄清了教会的教义,对那些真正寻找信仰真理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但对无神论者来说,这些教义并不重要,他们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什么。如果政府的思想能有所改变和开放,或出来一些开明领导人,宗教方面的自由也许会有所好转。

在这封信中教宗对爱国会予以谴责,您是怎么看待教会和爱国会之间的关系的?

爱国会是政府的一个工具,如果没有政府的插手,问题还容易解决,但问题是爱国会它本身并不能自作主张:它不能自作主张,它是在政府的监控下为政府服务的一个组织。所以很不容易摆脱这方面的枷锁。我认为除非有天主的亲自参与,情况不会有什么好转。但我们相信天主一直在祂的教会内工作。

根据您的看法,教宗的这份信可以具体的推动国内官方教会和非官方教会之间的关系吗?

对那些正义之士和真正忠于信仰的人来说,教宗的信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可以促进合一。但真正的问题是想要突破来自政府方面的压力就很难了。有些官方教会的主教,他们害怕与地下主教们主动接触,在这方面比较缺乏勇气,因为他们虽然是公开的,但他们的一举一动也在政府的监控之下,比如说他们的电话也是受监听的。所以很多时候他们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到。

然而,对于地下主教来说,想要与他们联系也是非常空难的。直接的接触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没有行动的自由,就象我在这里,总是生活在别人的监控下,有很多地下的主教们比我的遭遇更惨。无论如何,与官方的主教们保持一些间接的联系还是可以有的。现在的问题是双方谁也不愿在政府面前惹事。

 教宗的信会推动教友们在今天的中国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的使命吗?

 直到现在我还没读完教宗的信,不过我自己认为,对那些热心的教友来说,教宗的信会有它指导性的意义。在这点上,当今教宗本笃十六继续了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这方面的训导,在完全共融的前提下我们尽我们的牧职,做我们的事情。我会象以前一样,在天主的鼓励和教宗的指导下,继续施行我的牧灵职务,毫不畏惧。首先要肯定我们过去所走的路,现在仍然要继续,教宗的支持会帮助我们走到底,哪怕是要我们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