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2021, 16.19
孟加拉国
發送給朋友

达卡,前伊斯兰主义者:‘请大家用爱来建设一个新世界,而不是仇恨和暴力’

作者 Sumon Corraya

当局再次承诺要“彻底消除”原教旨主义激进分子。在大学和网络上招募的年轻人。逃亡与藏身之处:武装战斗不是生命。要惩罚但也要“使那些犯错误的人重回正道”。家人的帮助。

达卡(亚洲新闻)- “曾经能用剑来征服一个国家。现在一切都变了。现在是科学与教育的时代。现在是时候用爱来建设一个新世界,而不是仇恨和暴力。”前伊斯兰激进分子肖恩(Shaon Muntaha Ibn Shawkat)借此邀请原教旨主义游击队效法他的榜样,并重回正常生活。

肖恩是1月14日放弃武装斗争并与家人团聚的9名民兵之一。他们已经完成由快速行动营实施的“去激进化”计划。为了鼓励尽可能多的武装分子加入该计划,该国精英反恐部门18日创建了一个特殊的邮件地址(rabintdir@gmail.com)。

肖恩告诉《亚洲新闻》,“我与我的妻子一样,一直都是优秀的学生,她后来成为了一名医生。在上大学期间,我曾与伊斯兰教(非法)组织Hizb ut-Tahrir接触,被其关于国家应由伊斯兰法统治的教导所吸引。我在网上激进化,然后加入了另一个被取缔的伊斯兰组织——伊斯兰辅助者组织(Ansar-al-Islam)。起初,我是一位传教士,并招募了我的几个朋友。然后我开始在武装活动小组负责训练新成员。

肖恩表示,自己就从未犯过暴力行为。他总是感到被警察追捕:由于害怕被捕,他甚至不去清真寺祈祷或探亲。“我没有个人、家庭和社交生活。我与妻子及两个孩子一起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不与家人接触。”

这位前激进分子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作为一名工程师,我本可以拥有光明的前途,而我的妻子也可以当医生。在那种逃亡的生活中,我们既没有幸福也没有平安。”肖恩还使其妻子朱希(Nusrat Ali Juhi)参与了战斗。她说,东躲西藏的生活导致她无法做全职工作,而只能用假名兼职。在决定放弃这种生活后,两夫妇就联系了各自的家人,帮助了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阿斯马(Abida Jannat Asma)的经历与肖恩及朱希的故事相似。她在结婚后才是丈夫是一名武装分子。两家人一起招募新会员,但朱希对那种生活并不满意。这名19岁的女性指出,“我看不到我的家人,被迫逃亡并东躲西藏。逃亡的生活并不舒适,所以我打电话给一些能够帮助我的家人。”

据阿斯马称,惩罚武装武装分子是正确的,但政府在设法帮助那些想要回到希望正常生活之人方面做得很好。为此,她邀请丈夫及所有伊斯兰民兵放弃暴力并遵循重新融入计划。

另一位不想透露名字的前激进分子做出了与阿斯马相同的选择。这位年轻人在脸书上接触到原教旨主义。他因从事宗教活动多次被捕,他意识到自己是边缘人,没有家人和社会的支持:他说,“要想过上和平与繁荣的生活,我放弃了武装斗争,并回到了大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伊斯兰极端势力日益嚣张,但平民百姓捍卫民主
11/02/2005
文在寅纪念两年前的平壤峰会。朝鲜保持沉默
19/09/2020 12:10
莫斯科,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从胜利教堂中消失,但还有其他许多
16/05/2020 08:35
拉杰沙希:音乐传奇,安德鲁·基肖尔因癌症病逝
07/07/2020 12:07
土地私有化,原住民受到排斥
17/06/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