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2018, 15.29
黎巴嫩 –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达尔戈利奥神父是基督的激进见证人,建立与伊斯兰教的桥梁

作者 Fady Noun

在他失踪五年以来,仍然笼罩在神秘事件之中,一场研讨会最近在贝鲁特举行,致力于讨论叙利亚的耶稣会传教士,他们挑战该国的政权,并试图去处理圣战组织。他的父母「呼吁尽一切努力去了解他的命运」。

贝鲁特(亚洲新闻) -最近在贝鲁特举行的研讨会上,以保禄·达尔戈利奥神父(Paolo Dall'Oglio)为题的会议,强调他留给基督徒和穆斯林的证词。在叙利亚服务的意大利耶稣会士失踪超过五年。

会议把焦点放在保禄神父的工作,为「希望之路」铺设了基础,通过基督徒与穆斯林对话。对他来说,自我牺牲是一种"爱情的极端行为",因为他试图去释放被伊斯兰国扣留的囚犯。以下是由《东方今日报》 (L'Orient-Le Jour) 副总编所整理过研讨会的报告。

一场纪念耶稣会保禄·达尔戈利奥神父的礼仪,最近在贝鲁特的圣若瑟大学举行。在基督徒与 穆斯林对话中的一个令人欣赏的人物,达尔戈利奥神父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叙利亚失踪,当他进入拉卡(Raqqa)的伊斯兰国总部时,要求释放被圣战组织扣留的几名人质。然而,礼仪的重点较少放在他的失踪之谜,而更多放在基督徒与穆斯林之间的鸿沟。

我们感谢耶稣会省会长丹尼·尤尼斯神父(Dany Younes),所提供的最好和最美丽的见证。"我们需要一间破旧的修道院,去展示一位好建筑师的技能。"

"桥梁建在遥远的海岸之间。在这些评论的第一部分中,尤尼斯神父指的是叙利亚修道院的更新马尔·穆萨·哈巴希(Mar Moussa al-Habashi)(圣梅瑟阿比西尼亚人),由达尔戈利奥神父承担的,将该遗址变成了宗教间研讨会的中心,并与来到修道院的许多穆斯林进行了日常交流。在第二部份中,他唤起了基督徒与伊斯兰教之间的神学的鸿沟。

为了连接这个鸿沟,耶稣会省会长将保禄·达尔戈利奥的精神冒险与亚巴郎(Abraham)的精神冒险进行了比较,将其视为圣经中的"天主的朋友"。对于尤尼斯,信仰不是教义。信仰拯救,教义教导。它是在友谊中,只有天主可以给予,保禄找到了他的天职。从那以后,他看到了耶稣会的使命,甚至所有宗教家庭的使命。他思想中的挑衅性诸说混合,不是在教义层面,而是在友谊层面。这个肯定不是一个舒适的地方,因为它必须生活在争议中。"

最大的问题

从这个起点,我们能否,建立宗教间相遇的一种神学?圣若瑟大学校长萨利姆·达喀尔舍神父(Salim Daccashe)说,给保禄·达尔戈利奥的最大问题,一个他从未停止过提问的问题,是:伊斯兰教告诉基督徒的是什么?同样的道理:基督徒带领走向什么? 随着查理·德·富高(Charles de Foucauld)和法国阿拉伯学家刘易斯·马西尼翁(Louis Massignon),他的两位伟大的精神大师,保禄认为,穆斯林宗教,由它为基督徒采取的奥秘,将教会推向更大的激进主义,在基督的模仿中,走向更加谦恭,接受与服务的精神。"

达喀尔舍神父道: "亲爱的朋友们,我特别想说,保罗的力量,以及他今天的关联性是,他给我们留下了问题。面对这些问题,保禄的长期观点是去铺设基础,为了这条道路,他称之为希望之路。"

一个处于危险中的男人

保禄·达尔戈利奥,是一个处于危险中的人,而且他说,精神和身体的危险全都是一样的。他首先遇到的危险是于叙利亚安顿下来。然后,在他被驱逐后,他冒着风险非法地回到那里。对独裁政权怀有敌意,他确实释放了那些反对它的人的话语。

他曾经说过:"许多叙利亚人告诉我,当你设法去克服恐惧并向别人敞开心扉时,你就会从一个奴隶成为一名公民。当你怀疑总统是天主时,你从幼儿园开始便被教导; 当你设法去将真理从权威分开时,去识别客观性从权力; 以及当,在街中,你宣称自己的尊严时; 然后你就可以感受到一片刻的真理,自由,以及确实。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为此逮捕你,并折磨你,但第二天你走在街上。因为他们不能攻击你在你新发现的尊严中心,一个自由人的心肠。即使他们打你,酷刑也不能破坏这个新发现的尊严。"

他的第三个最大的身体还有精神的危险是他接近伊斯兰国,一个以信仰在对话的可能性中是主要的接近,尽管所有报导关于组织的野蛮行为。

鲁莽

"我的印象,作为一个'谨慎的人',保罗·达尔戈利奥的决定去进入狮子洞的,它可能是一次鲁莽,危险的冒险,特别是只对于一些人而言,"哈雷德·阿卡舍(Khaled Akasheh)说,宗座与各宗教对话委员会的伊斯兰教局局长。

"让我告诉你,雅克·穆拉德神父(Jacques Mourad)的证言,他是他的小区的一名成员,我在上个月遇到他于意大利波洛尼亚。尊重这个决定,穆拉德神父告诉我, 达尔戈利奥神父是非常清楚他正在承担的风险,但他感到他的心灵中,被召唤去拉卡,去试图去解放一些被拘留者。这不是一时兴起的决定,而是一种极端爱的行为。

在教宗方济各的推动以下,教会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银河系; 更少作为一个机构,而是更多是传福音的一个引擎",乔治·本韦努托(Giorgio Benvenuto)说,布鲁诺·布克齐基金会的主席。基于这种模式,他补充说,对话已经成为"一个价值的重要先驱,是现今正在越来越缺乏的:团结一致。"

来自家庭的一个信息

对耶稣会保禄·达尔戈利奥神父的致敬仪式,举行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在创新与体育校园的大礼堂中,由圣何塞大学和布鲁诺·布奥齐基金会联合安排,代表是其总裁乔治本韦努托,在

致敬的边缘,一封信被阅读,来自保罗·达尔戈利奥神父的家人给会议的参与者。在信中,他们写道,他们"继续思念保禄",并"呼吁尽一切努力去了解他的命运"。与此同时,他们的想法也转向"其他在这场冲突中失踪的人,或被绑架或被监禁的其他人",呼吁国际社会去确保,对这样的罪行的真相和正义,成为"国际社会的优先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卡拉拉邦:最高法院禁止在酒吧售卖酒精饮品
31/12/2015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