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18.46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邵祝敏主教再「被旅游」,可耻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不少评论家对此事沉默: 他们以为中梵协议会确保形势安稳。 迫害仍然在中国多个地区发生, 必定得到中央权力机构的允许。地下天主教徒痛苦地怀疑梵蒂冈抛弃他们。「教宗」情结: 判断事情不在于真理, 而是根据「支持或反对方济各」来决定。「市场」情结: 与中国有贸易关系者,全面沉默。但是, 正如教宗说, 宗教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 是反对极权主义要求的堡垒」。

罗马 (亚洲新闻) - 我们相信此事早晚会发生。温州教区伯多禄.邵祝敏主教第无数次被捕,至少这是两年来的第五次,消息传出后,只有沉默。一些西班牙语和英语媒体有报导, 意大利语方面,一些罕见的网站和《亚洲新闻》有报导;其他的并不多见,似乎它们认为重复报导中国一位勇敢可敬的主教, 又被带走十数天「被旅游」,甚或几个月作思想教育,犹如文革时期,让他屈从。不过,这个大概已经不值得关注的新闻, 甚或麻烦事, 保持沉默较为合适。

不过,倘若这位勇敢的主教是一位意大利人, 例如博洛尼亚教区祖彼主教(Matteo Zuppi),他被一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绑架, 向他灌输思想并强迫他成为穆斯林,但是他们没有动他一根头发,情况就如邵主教。若果这是真的,我相信祖彼主教的事件已经成为全球新闻。但是温州主教, 所面对的不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 而是「独立」原教旨主义者,他们想说服邵主教相信爱国会,而爱国会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独立」于教廷之外的天主教会,对他、对教会以及对世界都有好处。

从教义来说,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函》中所说的话仍然是正确: 爱国会的地位「与天主教教义不相乎」。而在过去, 教宗方济各曾多次表示, 本笃十六世的《信函》 「仍然有效」。因此, 爱国会限制了主教的生活: 每天24小时的监督;牧民工作要得到批准。因此,要请几个星期或几个月认识国家宗教政策。

媒体沉默可耻

我认为, 媒体的沉默,特别是天主教媒体,首先是出于羞愧。两个月前, 即9月22日, 他们对中国和教廷之间的协议赞不绝口, 给人的印象是,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会平伏过来。相反, 中国教会持续存在的迫害问题如斯严重,这些很难表达出来。但是,再加上关闭和查封教堂、强拆十字架、教堂尖顶被削平、圣母朝圣地被强拆、警员官员禁止18岁以下的少年教堂或参加教理班。至于任命主教的协议,正如我们过去指出是好的, 因为它避免了分裂的主教继续增加, 但却出现一种情况, 即爱国会和统一阵线工作部,却认为他们才是中国天主教会的真正领袖 (而不是教宗)。这两个机构,在中国许多地方向神父和主教说, 「尽管有中协议」,教会必须继续「独立」 (于教宗和教廷之外)。

不幸的是, 不公布和秘密的 「临时」协议,使中国官员自由演译条文。统一阵线部和爱国会强迫神父和主教加入「独立」教会, 并说「教宗同意我们这样做」, 以至于有多处地下天主教徒强烈怀疑梵蒂冈在暴风雪中抛弃了他们。

一些所谓的中国专家, 将迫害事实严重性降到最低, 称这种情况只发生在「少数地方」。现实中,存在着许多地区的迫害,在: 河北、河南、浙江、山西、贵州、内蒙古、新疆、湖北等。当然, 还有其他地方的消息未能披露。

另一个弱化情况是,指出打击事件只在周边发生, 但在北京及中心地带,真的希望协议有成效。事实上,在共产党代表大会以来, 统一战线和爱国会都在党直接控制之下,(党总书记习近平) 不可能不知道周边发生什么事, 这样惊人的强迫案件, 动摇信徒以至国际社会。

教宗情结

除了羞耻, 我相信还有另外两个原因解释沉默。首先,有一种「教宗情结」: 由于教宗方济各是与中国协议的支持者, 也是与中国文化对话的促进者, 因此, 强调迫害似乎是对教宗的冒犯。除了教宗方济各一直强调他热爱真诚, 他一直说, 对话是双方的关系, 而不是压制自己的身份, 如果这身份是有殉道精神的, 这一点是无必要隐藏的。

的确, 最近在教会内部, 无论讨论什么题目, 都似乎在问「你支持还是反对教宗方济各」。这源于一个事实, 即目前世界各地的保守派和前进者在进行拉锯战, 以推翻或提升方济各, 来维护自己特定的教会前景。有一次, 由于这种意识形态愿景, 就连《亚洲新闻》也被怀疑「反对教宗方济各」。我认为, 为中国教会寻求真理和利益并不等于反对教宗, 他作为教会领袖与团结的标记。那些宣称自己是教宗的捍卫者, 但在中国基督徒受到迫害时却保持沉默, 那是爱方济各或爱教会的行动? 但是这只是他们为未来教会的意识形态铺路, 同时使今天的教会窒息。

中国市场

第二个原因主要涉及所谓的主流媒体, 为着市场需要, 把中国市场神化。它对迫害和逮捕保持沉默。这是因为与中美贸易战和超级大国的未来相比, 迫害和逮捕被认为是「微不足道」。媒体和书店里到处都是欢呼北京或贬低北京的文章和书籍, 视乎你倾向中国还是美国。在这种情况下, 这个国家的宗教自由不被视为良好表现。 在今年 11月5日, 教宗方济各在举行的世界山区犹太人大会上说, 「宗教自由是保护的最高利益, 是一项基本人权, 是对抗极权主义要求的堡垒」。因此, 那些真正想要中国贸易自由的人应该主要捍卫宗教自由。中国大型企业企业家,即使想在国外进行贸易和投资, 也必须遵守中央政府的限制, 对此有所了解。因此, 邵祝敏主教不是「微不足道」, 而是从中看到中国的发展。

最后一点: 邵祝敏主教是一位领导一个合一教会的主教, 在他那里,没有分歧的官方和地下天主教徒团体, 这正是教宗方济各在协议签署几天后,发出给中国天主教徒和世界的信函中提到的希望那样。不过, 爱国会除了绑架主教外, 在这些日子里还禁止「官方」神父去向「地下」神父和主教的坟墓致敬。这也表明, 中国教会的分裂,不是天主教徒的本意, 而是共产党的本意。这一政策已经持续了 60年, 似乎不利于中国福音传播, 但是,正如过去多次批评,爱国会仍然朝向压制中国天主教徒。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哀悼曼德拉:因着他,在非暴力、和解与真理的根基上建成了一个国家
06/12/2013
四川灾区警方威胁和调查试图查明真相的人
30/04/2009
教宗呼吁“中断与远离救赎真理的人的共融”
05/04/2006
教宗指出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力,但一个信仰不能被荒谬化也同样是基本权力
15/01/2015
教会内不应存在权力斗争,因为按照耶稣的教导真正的权力是服务
21/05/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