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0/2008, 00.00
亚洲 – 美国

金融风暴突显经济、社会及政治危机的深渊

Maurizio d'Orlando
世界金融市场的局势,早在美国国会否决布什政府的救市计划之前便已是一片破碎河山了。保尔森的七千亿救市计划价值不菲(美国财政赤字总额的432.10%),与超过世界总产值20%的大量纸币在市场上的流通相比又起到了一定作用

米兰(亚洲新闻)—世界范围内都响起了金融警报。但是,真正认识到美国金融危机给世界造成的严重经济、社会和政治恶劣影响的人并不多。或许,只能到了下一代才能对此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首先,许多人没有认识到这场席卷向我们所有人的金融海啸的规模。保尔森提出的救市计划遭到美国国会否决后,道琼斯指数“仅”下跌了7%。媒体上写道——人们也这样想,的确证券市场受挫了,但并没有象一九二九年那样,华尔街一天之间暴跌22%。新的一九二九可能再度到来,只是目前尚未到来。人们的神经还十分坚强,我们从八十年代的错误中学到了许多东西:至少我们是这样听说的、我们是这样说的。最终,一切都会走上正规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如果愿意的话,迟早,或许与通常的股市危机相比需要更长一些的时间而已。一些评论家表示,就某种程度而言,这场危机带来的结果是积极的,可以纠正反常行为。

一九四五年一样的公债

       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房利美(美国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和房地美(美国联邦住宅贷款抵押公司Freddie Mac)的优势是,其债券(50,000亿和60,000亿美元)迄今是名副其实的美国公债。这一数字仍不十分清楚,但一些人或许是为了把水搅浑,采用了“万亿”这种在意大利和其它语言中不存在的表达方式。但是,如果不知道的人可以想象,这个数字大约占美国二OO七年国内生产总之的7.24%。而消息灵通人士还知道,如果将这笔106,000亿美元加上保尔森推出的7,000亿加在一起就是163,000亿美元。短短几天之内,美国公债从二OO七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6.75%一跃为118.02%,就象一九四五年一样。而这一年,是因为二战的开支所致。

迄今仍然是占百分比最高的一年。       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哪一个国家的公债在短短几天内出现如此令人旋晕的暴涨。而那些经济学系的专科生们、那些认识到了近日来的救市措施规模的人们,都支持而且大加赞赏美国政府领导人的勇气。但很少有人认识到,贷款“仅”850亿美元购买下美国友邦保险公司79.9%的股份的同时,美国政府创下了一个半国有公司,换言之,保险实际成了国家的保证金。而其连锁反应是无法估量的,因为最终意味着这笔开支的总额占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429.37%

保尔森的救市计划“富人的社会主义”

       就数字而言,保尔森的救市计划仅“区区” 7,000亿,美国国会众议员们第一次审议予以否决了。每一名美国纳税人要为此支付2,361.59美元,令美国人震怒。人们通过传真和各种信息渠道铺天盖地地向总统候选人发难,有人将保尔森的这项措施喻为是“富人的社会主义”、“斯大林主义的阴魂复苏”、“是挽救不择手段炒作的投机者的举措”、“垃圾现钞”、对经济法一无所知者的“短视”。总之,金融危机似乎顷刻之间将演变成更加可怕的经济危机。

       但是,人们常常忽略的是,与其它美国的财政开支相比,保尔森计划的数额是庞大的、与美国二OO七年财政赤字的数额相比是庞大的。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仅信贷违约掉期(Credit Default Swap – CDS)市场去年年底就达578,940亿美元,大约是世界总产值的120%,总价值是美国国会否决的救市计划的82.7倍。那些在亚洲试图傲视陷入困境的美帝国主义的人应该记得,二OO七年,日本和中国投资者持有47%的美国国债。

       纸币的大量流通,远远超出了海啸的凶猛。近日来席卷世界各国的金融灾难,势同二OO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爆发在东南亚的罕见海啸,并将继续带来毁灭性的灾难,这也是那些挑起了这场转瞬即来的金融灾难的人所希望看到的。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