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2017, 19.09
卡塔尔 – 海湾
發送給朋友

阿拉伯宗座代牧指出利雅得和多哈危机将导致天主教徒逃离卡塔尔

卡米洛·巴林蒙席表示,许多天主教徒家庭在最近几个星期里离开了卡塔尔。正在上演的“社会危机”,导致包括基督徒在内的许多人“失业”。担心、未来不确定和“国家被封锁”的危险。沙特下达48小时最后通牒

多哈(亚洲新闻)—因多哈和沙特为首的海湾逊尼派穆斯林阿拉伯国家的冲突,许多天主教徒家庭在近几个星期里“离开了卡塔尔”。可以说这是一场“社会危机”,导致“许多人失业”;“造成了未来不确定的局面”。这是北阿拉伯半岛宗座代牧区(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巴林)宗座代牧卡米洛·巴林蒙席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的卡塔尔天主教徒现状。在卡塔尔的教友多是移民,利雅得和多哈冲突使他们遭到了沉重打击。巴林蒙席表示,“这种情况最终也让在地区政治事件中没有任何个人私利的基督徒卷入了进来”。不确定的局势“无益于投资,其结果则是整个国家被封锁了”。

            沙特为首的围堵卡塔尔外交攻势的借口是多哈支持伊斯兰恐怖主义、与伊朗保持外交和贸易关系。伊朗是沙特阿拉伯在中东地区的头号敌人。事实上,一些人认为,正在上演沙特瓦哈比教派和穆斯林兄弟会掌握中东地区统治权的最后战役。而这场殊死较量沉重打击了旅游业和就业。现在,沙特和其它阿拉伯国家给多哈下了48小时最后通牒, 要么接受与其恢复外交关系、结束危机的全部条件;要么准备采取严厉制裁措施。多哈高层消息来源指条件清单“是对国际权力的挑衅”,要做出书面回应。今天已经交给中间斡旋的国家科威特的回信,是卡塔尔酋长亲自签署的。

            巴林蒙席表示,目前离开卡塔尔的基督徒“还没有明确的数字。总之,可以肯定的是许多家庭已经离开了”。危机前的三十多万名基督徒数量“可能会骤减”。当地天主教会团体主要“由经济移民和劳工移民组成,多来自亚洲国家,特别是印度和菲律宾、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

            基督徒从事的主要有“护士、药剂师、医生和教师”等专业技术行业。此外,也有“各行各业的工人”,为了“养家糊口”。“在日常生活方面,危机还不看出什么特别的迹象”。宗座代牧表示,“伊朗和土耳其为卡塔尔提供了大量的需要,但这些进口物资价格昂贵、最终会影响底层贫困人民的生活”。

            巴林蒙席进一步解释说,“其它制裁或者冻结卡塔尔账户的国家还决定撤走全部在卡塔尔银行的资金,这将会是一场灾难。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将是穷人”。事实上,“从就业市场可以看出,大型的投资者不愿意再投入新项目和计划。不稳定是显而易见的危险,在地区内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从石油价格下降起就开始了。显然。还有爆发新地区冲突的担心、对就业和人类生命造成的影响”。

        原籍意大利帕多瓦的巴林蒙席从二O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起出任北阿拉伯半岛宗座代牧区(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巴林)宗座代牧。他告诉我们,“那些离开的人当然没有再回来的想法,至少不会立即返回。我们努力帮助留下来的人,尽管这不是容易的事,因为需要是很多的、不确定的气氛无助于我们的努力。此外,教会不能承担起数以千计家庭的重担。如果没有工作,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由此将导致地方基督信仰团体“规模缩小”。这才是让巴林蒙席“最担心的。为此,我要求为我们祈祷,为了每天与团体密切接触工作的几十位司铎祈祷”。

            卡塔尔全国总人口大约260万,天主教徒有30多万人(拉丁礼、马罗尼团体、亚述-马拉巴莱塞、亚述-马兰卡莱塞),尽管这一数字还根据季节和就业情况发生变化。人口中仅31.3万是卡塔尔人,其他近230万都是移民劳工,非阿拉伯人占多数。最重要的移民团体是印度(65万),接下来是尼泊尔(35万)、孟加拉国(28万)、菲律宾(20万人)、埃及(14.5万)、斯里兰卡(14.5万)和巴基斯坦人(12.5万)。(DS)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