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1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Help AsiaNews | 亚洲新闻 | P.I.M.E. | RssNewsletter | Mobile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 2012/07/25
印度
阿萨姆邦司铎指部落和穆斯林信徒面临海啸般人道危机
by Nirmala Carvalho
天主教司铎现在上演暴力的地区科卡加哈,死亡人数已升至32名、17万难民流离失所。但受害最严重的是伯多族原住民:70%的人失去了土地,而这一民族90%的人口依靠农业生存

科卡加哈(亚洲新闻)-据印度阿萨姆邦原住民族天主教司铎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我们阿萨姆邦正处于堪称海啸般的人道危机状态"。鉴于当地原住民与穆斯林宗派势力暴力冲突严重,这位司铎要求匿名。当局报道,已有32人在冲突中丧生、17万难民流离失所。当地政府和警方建起了收容难民的营地、照顾伤员。

       这位伯多族司铎目前正在上演暴力的地区科卡加哈,为冲突双方的团体提供援助。他表示,"事实是,与媒体报道相比这里的实际情况更加恶劣和严重。电视中播出的毁灭性场面中似乎只是穆斯林是受害者,根本不尊重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

       伯多族人长期生活在阿萨姆邦的这片土地上。司铎表示,"今天,原住民和伊斯兰团体的人口严重失衡。现在原住民成了少数民族:穆斯林占据了土地,这也还要感谢地方当局与他们相互勾结,让伯多族沦为贫困和被排斥的境地"。

       这位教会人士继续表示,"70%的原住民家庭失去了土地,但是他们中的90%是靠农耕为生的。仅有的一些补助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其结果,则是半数以上的人遭受饥饿"。

       这里的人们"的确苦不堪言,他们的眼里充满了绝望,毫无未来可言。他们失去了一切:住房、土地、农田......。都被外来的穆斯林抢走了,到处都是这样,就连穆斯林是少数的地区也是这样"。

       在艰难局势下,天主教会建起了多座难民应。司铎强调,"我们收容接纳所有人,无论是原住民还是穆斯林。我们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从而建起和平与理解的桥梁"。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Editor's choices
中国 - 梵蒂冈
最新消息:中国警察绑架两名牡丹江司铎
by Bernardo Cervellera
中国 - 梵蒂冈
中梵关系没有什么可庆祝的:北京要全面主宰
by Bernardo Cervellera《环球时报》认为,中国不喜欢"越南模式",即双方共识的主教祝圣。中国政府外交部对圣座的种种举动茫然不知所措,中国想让梵蒂冈接受全体被绝罚主教、就地下主教和被囚禁主教问题保持沉默。以师恩祥主教为例。没有宗教自由外交关系也就无所谓。为传教事业以及中国教会合一而努力。给习近平个任务:在宗教事务局和爱国会内实行反腐。近几十年来,他们靠诈取基督徒发财致富
梵蒂冈
教宗:基督徒被迫害,世界试图隐藏此暴行在今天的《三钟经》,教宗方济各为巴基斯坦今早教堂大屠杀的受害者祈祷。在圣母祈祷前,他说,天主「爱我们,真的很爱我们,非常爱我们!这是最简单的方式,总结了整个福音、信仰和神学。天主自由地和无界限地爱我们。」教宗还谈到了在瓦努阿图受台风影响的灾民。「我为死者、伤者和无家可归者祈祷。我感谢所有作出实时反应,帮助救灾和援助的人。」教宗还代表受迫害的基督徒作出呼吁。「愿迫害基督徒的暴行立即完结,愿和平临于世界。然而,这世界正在试图掩盖这些迫害。」

Dossier

by Giulio Aleni / (a cura di) Gianni Criveller
pp. 176
Copyright © 2003 AsiaNews C.F. 00889190153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made available fo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publish, sell or otherwise distribute the content or any modified or altered versions of it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editor. Photos on AsiaNews.it are largely taken from the internet and thus considered to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Anyone contrary to their publication need only contact the editorial office which will immediately proceed to remove the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