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2011,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陈枢机对韩德力神父和传信部“不惜一切代价对话”的愤怒

作者 Card. Joseph Zen Zekiun, sdb
中国教会的“灾难性状况”是北京的政策造成,但也是梵蒂冈过于类似卡萨罗利枢机那失败的“无条件妥协的政策”所为。进行对话,但不应出卖信仰。“兴奋”服从独裁政权的主教可能面临裂教。所有人都应有悔改和皈依的精神

香港(亚洲新闻)—中国教会因独裁政权的强硬态度而处于“灾难性状态”,但同时也是“传信部部长、一位文书和韩德力神父,他们「三人帮」以为自己比别人更了解实情”,继续迫使梵蒂冈按照卡萨罗利枢机的“无条件妥协的政策”与中共独裁政权妥协。这一态度导致许多中国官方主教参加承德非法祝圣(http://www.asianews.it/news-zh/承德:八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参加非法祝圣礼-20044.html)、八大(http://www.asianews.it/news-zh/中国公開教會选举产生新领导人,严重损害教会-20214.html),不服从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指示。香港退休主教认为,圣座应给中国教会作出明确指示避免裂教局势,许多官方主教“兴奋”服从中国政府而不是教宗。

       这篇文章是《陈日君枢机反驳2011年三月的怀仁通讯》。文中,中国教会专家,比利时司铎强调了承德和八大尽管是给教宗“一个巴掌”,仍需要继续与中国政府对话、不要重判主教、“尽管违反了许多法典”不要误会他们的忠贞(cfr. Verbiest Update 16 - March 2011)。

       以下为陈枢机文章:

陈日君枢机反驳2011年三月的怀仁通讯

韩德力神父又作出他的选择,把一个教宗和另一个教宗对立起来:保禄六世是提倡「对话」的英雄,庇护十一却喜欢搅对立。

对话

其实,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对话。一位教宗向全球「公布对话的大原则」是一件事,一位教宗与「杀害天主教的人对话」是另一回事。

「承德事件」和「八大」诚然是给教宗打了一个巴掌,如今我们还要扮斯文和那些侮辱我们慈父的人谈心吗?「对话」本是康庄大道,但可惜有人粗暴地在温和的对话人前关上了对话的门。

妥协政策

韩德力神父欣赏Casaroli枢机那时对东欧的妥协政策(所谓Ostpolitik),并说教宗保禄六世极力支持他。我不知道教宗保禄六世支持这政策多少,但我却从非常权威者口中知悉,当若望保禄二世上任后他马上喝止了那政策。

Casaroli枢机和跟随他的人自以为藉那无条件妥协的政策行了奇迹,他们固然和独裁政府打好了关系,其实是严重损害了教会本身的信仰力量。有一位国家的神长给我说Wyzinsky枢机曾亲自到罗马,叫教廷某些人不要插手波兰教会的事情。

韩德力神父表扬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克制」,利用他来支持自己的看法,但不知韩德力神父怎幺解释,毕竟是这位教宗批准了进行中华殉道列圣的事,他明知这是北京绝对不欢迎的,而事后他也没有为此道歉。

中国教会

目前,我们中国的教会一败涂地,就是因为有人这几年来盲目地、固执地实行了那妥协的政策,不理会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二○○七年写给中国教会的信,更不理会教宗设立的中国教会委员会内绝大多数的意见。

对话、妥协当然要接受,但该有一条底线,我们不能为了讨好北京政府而牺牲我们信仰的𠩤则或违反我们教会的基本纪律。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二○○七年认为已是把原则搞清楚的时机了。中国教会委员会认为我们妥协已到谷底,是时候悬崖勒马了。可是传信部部长、一位文书和韩德力神父,他们「三人帮」以为自己比别人更了解实情。

波兰的教会是坚强且勇敢的,我们国内的教会并不一样。我们的主教很需要有人给他们打强心针,可惜有人不停地向他们错表同情,让他们越来越沉入奴役的深坑里。

有人向那些我们的兄弟说:「我们了解你们的困难」。这是什幺意思?这意思当然是:「就算你们在政府的压力下顺从了他们,我们也了解」。可是,天啊!在目前情形下顺从政府就是严重不忠于罗马教宗,破坏和普世教会的共融!这样的事也可以做吗?

承德祝圣、「八大」会议后,一些曾出席参加的主教向神父们道歉了,有些还大哭了一场。可是也有不少,像韩德力神父说的,对现况非常兴奋!?他们还是我们的人吗?我怕祇是因为教宗的仁慈才没有称这个教会「裂教」,隆重宣布要独立自办教会、自选自圣主教的那还是天主教吗?

谁之过

韩德力神父把发生的事的责任推在一些所谓「共产党中的保守份子」身上,这倒相当方便。当然没有党的指示不可能运用这幺大量的人力财力。可是君不见那幕后幕前操纵一切的大导演、大演员,都就是刘柏年先生吗?现在他是名誉主席,但他每天还很勤谨地上班,何况主教团的团长和爱国会的主席都正是他的忠臣。

说到有主教、神父违反了规矩应该受惩罚时,不知道为什幺韩德力神父常把「地下主教、神父」也拖拉落水。他们犯了什幺大事以致该和那些法律列入自科绝罚的人排在一起?

韩德力神父说有些「政治家」企图分裂教会,有些「国外的人」比教廷更心急要判断并惩罚国内的主教。看来本人是该对号入座了。我发起了一次祈祷会为求天主帮助我们忏悔改过。韩德力神父大不以为然。可是他大概疏忽了,没有看到我说了:需要悔改的是我们大家,也是因为我们祈祷和爱心不足够,所以才发生了那些不该发生的事。

当我们争论「谁之过」时。教廷什幺声音、什幺行动都没有。教友们都希望能清楚知道我们的教会究竟应该是怎幺样的。他们等待得失望了。每一天为他们像是一个永远,上主几时才会俯听他们的哀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一位好父亲知道怎样纠正孩子的错误、懂得宽恕、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孩子
04/02/2015
教宗指出饥饿是自私自利和不惜一切代价赚取利润造成的"丑闻"
16/10/2013
教宗:耶稣是我们的和平,不惜一切坚持的和平
18/08/2013
圣座大使指出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安南计划、政府轰炸拉斯坦
17/05/2012
噶玛巴活佛呼吁藏人不要丧失信心、珍惜你们的生命
07/0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