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2/2012, 00.00
亚洲

面對各地壓迫, 仍然懷有有勇气庆祝复活节的喜乐

Bernardo Cervellera
叙利亚和基督徒;阿富汗和妇女、奥里萨邦和毛派分子、中国和权力斗争、越南反对梵蒂冈:亚洲和世界的地平线看起来非常暗淡。复活节不是巧克力蛋或缅怀失败国的苦难:这是天主允许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以摧毁邪恶和复活胜利。在复活节的晚上,在亚洲许多人将成为基督徒,因为他们明白耶稣基督才是最强的。

罗马(亚洲新闻)需要很多勇气去说出复活节快乐。老百姓说,「在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那有一点值得高兴的事呢」。即使《亚洲新闻》发表的文章,每一天在网络上、每月在期刊上,找不出快乐的理由。中东、叙利亚,是在威胁进入一个奋斗不息,最终有可能分裂成许多派别,而发动一场无休止的战争,或粉碎少数社群,包括基督徒,他们本来已经是二等公民。在整中东个地区,甚至整个世界,正受到以色列袭击伊朗核设施的威胁。 

叙利亚和基督徒;阿富汗和妇女、奥里萨邦和毛派分子、中国和权力斗争、越南反对梵蒂冈:亚洲和世界的地平线看起来非常暗淡。复活节不是巧克力蛋或缅怀失败国的苦难:这是天主允许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以摧毁邪恶和复活胜利。在复活节的晚上,在亚洲许多人将成为基督徒,因为他们明白耶稣基督才是最强的。

中亚和南方的境况一样差。特别是阿富汗,似乎回到塔利班式的对待妇女,而美军准备撤走,因为驻守当地10多年,差不多起不了什么作用。在印度的毛派组织,绑架了两名意大利人克劳迪奥·科朗吉洛(Claudio Colangelo)和保禄波斯哥(Paolo Bosusco),继续欺骗部落人民,以为暴力是最好的方式在该国寻求尊重。他们从圣战组织和「基地」组织学习,把斗争趋向国际化,而奥里萨邦政府(和印度其他一些邦份)都置若罔闻,连最小的要求都不能达到,宁愿把问题在本地窒息,而不愿意带到国际社会。

甚至远东地区是非常紧张。越南,采取步骤与梵蒂冈对话,已拒绝代表团签证,原本他们想去阮文顺枢机的住处,为他列品真福收集资料。在中国,不给其人民发声,反而以铁拳压倒一切的控制,而内部政治局正处于政治权力斗争,冻结任何改变的机会,至少要等到10月党举行的大会。甚至北京为未来做准备,增加军队及警察财政预算,启动航母并威胁邻国。

即使日本,放弃了战争,亦在加强军队和领海的控制,以阻止中国可能入侵。

两韩关系仍然恶劣,金正日去世后,互相指骂,已经司空见惯。

目前,有印象,似乎世界所有政治权力正在加强实力和部署,以捍卫自己的生存。他们的软弱被测试到,尤其受全球经济危机考验,这已经证明了国际金融权力,到底削弱、改变及动摇政府多少,以至完全把他们弄跨。

如果复活节只流于樱花节、鸽子、钟声和巧克力蛋,那么悲观主义者有权不庆祝复活节,因为世界似乎向着深渊飞驰。同样,如果这次庆祝活动仅仅是为历史上所有的失败者带来安慰,那么它只成为英雄主义和牺牲精神的纪念碑。

不过,复活节超越这些事物:它是最意想不到的事件,神在他的肉体,决定体验到整个人的邪恶深渊,并以他的肉体对抗士兵,以死亡摧毁罪恶。他的复活、他克胜死亡和邪恶,成为意想不到的希望,走上平安的路径。

真福若望保禄二世常说:「不要害怕」,这句话呼应了复活节清早当妇女到坟墓前第一次听到此话。她们原本准备进行一个虔敬的礼仪,去悼念一个人的生命结束,但恍然明白自己处于最壮观和革命的处境:天人连系比死亡强,他的爱重燃人心和宇宙,感谢他的爱甚至连阴府都到达,借着爱,绝望和虚无的枷锁被迫打破。

在亚洲的基督教社区,只是微小的少数社群,正严重受迫害,生活中受这股力量,这与死而复活的主保持的关系。这是令人印象深刻,想到复活节晚上,数以万计的人领洗加入亚洲教会。他们认识耶稣基督是强于所有的政治权力、压迫者、物质享受,以至所有的贫困。这是他们为什么成为基督徒。复活节快乐!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