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2006,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高智晟的第一场挑战: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

在致函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第一封公开信中,维权律师高智晟揭露了法轮功信徒遭遇的迫害;要求立即停止此类迫害

北京(亚洲新闻)—“正是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信奉与对法治的尊重,本人郑重建议两位尽早做出决断,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切实履行‘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的方略,在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中国”。

       这是二OO五年十月十八日,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首次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中的一段话。信中,高智晟强烈谴责了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迫害汲取佛教、道教传统于一身,通过体操谋求健康、长生不老、和平与和谐的法轮功政策。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万多名法轮功追随者在北京和平示威抗议遭到侵权。同年七月,在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授意下,掀起了一场残酷的打击拥有大约一亿名追随者的法轮功的运动,指法轮功为“邪教”、“危害社会及政治稳定”。从那时起,政府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功的这一指控、逮捕、迫害(三万八千多例有案可查),甚至屠杀法轮功成员。

       身为法轮功的辩护人和目击证人的高智晟,将上述情况一一记述下来,将所见所闻收集整理,致函中国政府领导人。在此,我们发表以下较为典型的实例:

OO五年十月十五日,在山东省文登同徐承本见面

山东烟台市的徐承本十月十五日一见到我即讲道:“我的爱人贺秀玲的尸体已被冷冻了快两年了啦,至今不能得到处理,他们有能力长期的折磨她最终把她致死,却在把她致死后快两年里没有能力处理这件事。她在快被折磨死时才允许我看了一眼,当时我看到人已经神志不清了,但还是被锁铐在床上,而且下身没有一点衣服,看到我的亲人这种惨状,当时我的心都要碎啦!他们真没有人性,只几分钟就把我赶了出去。她才四十多岁啊!这是人死的那天晚上公安通知我看到的情况”。

“我爱人生前五次被抓,还曾在辽宁锦州被关押三个月,因为在北京上访被抓,关在芝罘区专为抓捕法轮功学员而在京长期包租的一家宾馆的厕所内,只有不到三平方米的地方,关了十六个人,当时很多人都闷的受不了。因为我们的强烈要求,我爱人死后他们做了尸检,报告至今不给我,在我们多次追要的情况下,只是口头告诉我是‘因练法轮功而死’”。

文登市宋村镇大床村四十岁村民林基啸的故事

法轮功修炼者林基啸,是文登市宋村镇大床村人,女,四十多岁,九月二十八日被抓,关在看守所,一直在绝食,家属去要人,他们说已送到王村劳教所了,但有从里面放出来的人说人还在那里,已经奄奄一息了。

家人去王村洗脑基地了解,被告知说人不在那里,家人又去问‘六一O’人员,他们又说是把人送到青岛去了,这个人是死是活、目前到底在哪里?情况至今不明。

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分校汽车专业系大二学生杨科萌

二十二岁的杨科萌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分校汽车专业系大二学生,从学生到校长,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因他在网上公开声明退团被一位中央领导特别‘关照’,他在退团时没有写明自己所在的学校,为此,‘六一O’人员在全国高校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今年五月,威海‘六一O’人员找到他,问他是否练法轮功,是否在网上退团,他说:‘我愿退就退啊’。八月二十日开学,‘六一O’人员又来学校,二十九日他被抓走,父母打电话到宿舍后才知道。

九月七日,他父母(杨平刚、常丽君)还有王胜利夫妇和济宁的王女士同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法轮功修炼者贺秀玲在她离开这个人世前所经历的非人般的折磨过程记录,将在人类未来无限久远的有记忆的时期被后来者唾骂”。

“她在奄奄一息时被送至太平间,直至‘死’后才被获准见面的亲人跪在她的面前哀嚎着历数那种她离开人世前所遭遇的苦难,亲人们突然发现‘死者’的两面眼角慢慢地流出泪水,亲人们嚎啕着发疯般地找医生抢救,医生出奇的冷漠急得亲人们呼天喊地”。

“同村人听说贺秀玲还没有死,医生不抢救,急赶医院,找到医生大声指责医生,医生才带着仪器测试表明,心脏还在跳动,这时候,我们的医生同胞的第一反映不是如何救人,而是迅速撕碎表明心脏尚在跳动的心电图,口中????有词说:‘人早就死了,活什么活’而逃离。贺秀玲带着泪水在亲人绝望的恸哭中死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法轮功追随者在机场被移民官扣押
07/12/2004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东京,2019年首两起死刑判决
03/08/2019 12:22
曼谷,白象走秀为庆祝新泰王
07/05/2019 16:39
泰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加冕:正式登基成为拉玛十世
04/05/2019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