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2009,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鲍彤指一党专制将压制人民和经济

作者 Bao Tong
知名持不同政见者鲍彤致信全国人大提出三点建议。中国政府推出的刺激经济政策需确保防范腐败、民工的贫困现象、污染、挥霍浪费。是到了结束一党专制、重新评价一九八九年暴力屠杀铲除的天安门运动的时候了

北京(亚洲新闻)—中国政府推出的刺激经济计划可能进一步摧毁民工生活、助长党员干部的腐败。鲍彤致信于今天在北京正式开幕的全国人大,执着阐述、透彻分析。现年七十五岁的鲍彤,也在《零八宪章》上签字,是知名的中国民主和非暴力持不同政见者。这位政治家认为,需限制一党专制、重新审议以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屠杀告终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前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的私人秘书和友人,曾于一九八九年和前总书记一道反对军队干预并最终上演天安门屠杀。为此,他被关七年。自一九九七年以来,一直被软禁家中,受到二十四小时监视。他的电话被监听、经常中断。陷入逆境前,曾与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密切合作。

 

鲍彤致信全国人大提出三点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我是鲍彤。对全国人大本次会议,我有三点建议。

 

一,农村居民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二。农村居民的收入,七成来自外出打工。经济危机中最大的失业群是农民工,最大的受害者是农村居民。但在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这种思潮的支配下,某些领导机关制定了 “只救先进生产力,不救落后生产力”的方针,作出了“腾笼换鸟”的决策。产业结构的调整应受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支配,轻率使用政策手段强制,往往会一边倒,会有致命性的后果。中国劳动者数量占世界第一。没有农民工,没有劳动密集的乡镇企业,中国不会有今天。歧视他们,等于自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责任加以纠正。请大会就《宪法•序言》中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作出法律解释,明确宣布这一思潮同《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一样,并不具备制定政策的法律效力。政府的天职是公正,对一切合法企业,对全体劳动者,必须依法办事,一碗水端平。请大会责成各级政府:继续爱护乡镇企业,尽最大努力救助失业的农民工,全面地大幅度地削减国家直接支配的巨额基金(特别是党政机关的公费开支),相应地提高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的)消费基金,彻底改变“国富民穷”和城乡悬殊的不正常局面。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中国才有可能形成多年来求之不得的国内市场。八亿农民没有象样的购买力,国内市场根本无从谈起。不拉动农民和农民工的收入,不提高这个最穷最大的社会群体的支付能力,所谓“拉动内需”,难免走上邪路。

 

二,全国公众都在担心四万亿元经济刺激款的来龙去脉。四万亿,是十三亿人血汗的积累。每人三千元,这个数字对亿万富翁是九牛一毛,对亿万贫民却是全年的生计所系。这笔天大的款项,会不会用到邪路上去?会不会更加激化各种社会矛盾?比方说,会不会拉动某些党政机关更大规模地浪掷挥霍,会不会拉动某些官员更加方便地腐败堕落?会不会拉动祸国殃民的豆腐渣工程一批接一批出台?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城乡壁垒,会不会变本加厉压低个人消费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又会不会拉动新一轮的环境大污染和资源大破坏?人们的诸多忧虑,是有根据有道理的。上海律师严义明先生,奔走呼号,要求政府公开四万亿元的计划,遭到中央有关部门婉辞拒绝。据说,在全国人大审查和批准之前,这四万亿 “不宜于对外公开”。言下之意,第一,共产党作为公仆是“内”人,人民作为主人是“外”人;第二,四万亿不是老百姓的血汗,而是内定的禁脔;第三,老百姓的知情权,应当在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共产党十七大郑重许诺的知情权,居然被糟蹋成这种样子,令人失望。请全国人大启动应急措施,抢救四万亿,抢救老百姓的知情权,抢救这个共和国。

 

三,中国的黑箱和腐败,贫富鸿沟和城乡壁垒,都铭刻着绝对权力的遗传因子,都是1989年六四惨案的产物。前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调集几十万国防军,以坦克和冲锋枪,镇压为建立民主反对腐败而进行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这是一党专制一手制造的大悲剧。今天中国社会的诸多重大矛盾,都可以从六四惨案中找到传承的脉络,都是绝对权力无限膨胀的恶果。二十年来的历史证明,六四问题不解决,全中国谈不上以人为本,不可能和谐,不可能长治久安,不可能得到新生。官权践踏民权,权力垄断财富,权力制造谎言,权力维护黑暗,诸如此类的丑恶现象,势必不断重演,折腾再折腾。前总书记赵紫阳早已指出,“对于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即使时间拖得再久,人们也不会淡忘掉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这是振聋发聩的至理名言,也是心平气和的理性分析。问题是中共中央犹豫不决,一误再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责任也有权力,在六四惨案二十周年之际,当仁不让,当机立断,采取主动。事实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和老百姓一样,都是六四的受害者。如所周知,1989年由前国务委员陈希同代表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向人大常委提交的那个《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通篇指鹿为马;而人大常委当时那个相关决议,则是在军事戒严下通过的。现在需要全国人大抬起头来,挺起胸膛,以大无畏的精神,根据有错必纠的原则,驳回陈希同代表李鹏所作的报告,撤销人大常委1989年七月决议,公布六四真相,以此为起点,把自己的神圣使命担当起来。我想,只要全国人大代表中仍然存在着共产党的诤友和有良知的共产党人,他们是会敢于并且乐于这样做的。

 

  

 

2009-3-3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