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6/2017, 04.51
巴基斯坦
發送給朋友

民間領袖:苏菲陵被袭击是为了惩罚音乐和舞蹈的传统

作者 Kamran Chaudhry

拉瓦达里·泰雷克组织谴责对俾路支省的皮尔拉加赫尔沙神庙的袭击。激进分子反对旋转的舞蹈‘达马尔’,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情感的发泄方法。对于苏菲诗人来说,“恐怖主义对于治愈社会邪恶的活动家构成更大的挑战”。

拉合尔(亚洲新闻) - 基督徒人权分子和著名的巴基斯坦苏非艺术家谴责伊斯兰国组织所声称是他们对俾路支省贾尔马格希(Jhal Magsi)的皮尔拉加赫尔沙(Pir Rakhel Shah)苏菲陵(Sufi mausoleum)的袭击。最新的死亡人数为三十一人。

“针对神庙是因为它的受欢迎舞蹈与音乐。” 拉瓦达里·泰雷克(Rawadari Tehreek)(容忍运动)的领袖萨姆森·萨拉玛特(Samson Salamat)向《亚洲新闻》评论这次袭击。

苏菲主义是伊斯兰教中的一个温和的趋势,包括神秘的做法(如音乐和舞蹈)。然而,后者被极端分子所排斥,他们认为苏菲是异教徒,并且是对伊斯兰教一个侮辱。

 “达马尔”(“dhamal”)(旋转的仪式)由男人和女人一起表演。它流行用鼓,并允许表演者去寻找情感的发泄方法。恐怖分子想要结束这个传统。

然而,“达马尔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侵犯任何人权,”萨拉马特说。 “它结合了乐趣和忠诚。这样的袭击破坏了宗教自由。”

昨天的袭击是今年的第二次。在二月,另一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信德省的锡湾市的拉尔·沙巴兹·卡兰达尔(Lal Shahbaz Qalandar)的苏菲神庙中进行自爆。

在那次袭击的三天之后,拉瓦达里·泰雷克的活动分子在神庙演出了著名的舞蹈去抗议被谋杀的八十五名无辜人民。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挑战恐怖分子,”萨拉马特说。

“苏菲主义的哲学宣扬爱情,宗教之间的和谐,以及人性化,” 一名过去表演了四十年的旁遮普人苏非诗人巴巴·纳治米(Baba Najmi)说。

“杀死无辜的人是不人道的。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情,” 他哀叹。“只有一个内心的改变才能阻止这些与地球,国家和宗教失去了接触的恐怖分子。”

对于苏菲主义,“没有信仰的分别下的每个人都值得被爱和关心。政府有它的责任。目前的恐怖主义浪潮对于治愈社会邪恶的活动家构成了更大的挑战。我们的诗歌见证了那个使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亚洲新闻研讨会:韩大辉总主教指出“应铲除灰色的实用主义”
24/05/2017 21:24
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加剧:韩国再次进行军事演习
06/12/2010
甲流:韩国一周之内感染人数翻番进入“红色”警报
02/11/2009
首个金枢机代祷奇迹:韩国捐献器官增加
19/0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