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2020, 14.34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佩尔枢机:我在圣诞节为囚犯祈祷。去年的我曾经也是

作者 Card. George Pell

在此次深刻的沉思中,乔治·佩尔枢机讲述了他在监狱度过的圣诞节,没有弥撒,也没有共融。为在狱中的人祈祷,无论他们是接受公正的惩罚,或因为他们从宗教或社会角度受到迫害。圣诞节是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一神教的盛行,但只有后者庆祝,天主与我们同在。永恒的轮回之轮被打破了,耶稣表明了时间的终结,“在天堂没有监狱、没有囚犯、没有新冠”。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今年,Covid-19将疾病和死亡带到了世界(虽然没有我们担心的那么多);大流行阻止了国际旅行,破坏或减少了贸易活动。因此,今年我们将在困境中庆祝圣诞节,尽管今年并非最糟糕。我们没有面临激烈的世界大战,没有大饥荒,而且我们还有这些能够遏制和控制疾病的疫苗。

今年对我来说更好。在这种孤立和困惑中,我想另辟蹊径,因为去年的圣诞节我因未曾犯下的性犯罪而被关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在两所监狱中度过的404天中,我从未举行过弥撒;感谢一名优秀的修女——监狱天主教堂负责人,我每周只领一次圣体。我无法在圣诞节那天领圣体,但却有一些精致的英式圣诞节食物、火鸡和梅花蛋糕,此外,我还祝贺狱警“圣诞节快乐”!。

除此之外,那是如往常一样的服刑之日,我只能凭自己的想象力、阅读或电视上的宗教圣诞节节目逃离。从小我就喜欢圣诞节颂歌,不仅听圣诞颂歌,还喜欢与团体一起唱。我童年时最喜欢“O Come all ye faithful”(齐来崇拜)、德国歌“Silent Night”(平安夜),尽管“O Holy Night”(圣善歌)如今排在第一。去年圣诞节,我得以在电视上观看节目“Carols by Candlelight”(烛光颂歌),但是我却听不到或看不到支持者的两个合唱团(其中一个是越南群体),他们聚集在监狱外面,唱我们最喜欢的歌。我不确定其他人或至少几个囚犯是否有听到,这是双重无奈。

因此,我在罗马自由地生活,没有朝圣者是如此荒凉,在圣诞节期间,我特别念及那些尚在狱中的人,他们与自己所爱的人分离,无论他们是接受公正的惩罚,或因为自由而战被监禁或因属于某个宗教或社会团体而受到迫害。即使在最好的体制中,也有无辜的囚犯被关押。在腐败的体制中,或在受到系统性压迫或迫害的地方,有许多无辜的囚徒在受苦。在这个时期,我们首先应该为他们祈祷,当我们为“世界上的和平”祈祷。

在第一个圣诞节过后约60年,圣保禄这样向加拉茲雅人解释圣诞节:“当时间圆满时,天主派遣祂的儿子,由妇女所生,依法所生,去拯救那些遵守法律的人,使我们可以像孩子一样被收养。”

尽管马厩臭气熏天、环境恶劣,那次诞生确实是奇迹,因为孩子的母亲玛丽亚是一名处女,而她的丈夫若瑟并非其亲生父亲。新生儿是真神,是真人。以马内利,天主与我们同在,因为天主是祂的父亲。

从种族和宗教信仰来说,玛丽亚和若瑟皆为犹太人。福音告诉我们,若瑟是一个῾δικαιος῾,这在希腊文意为善良又公正的人,所有基督徒都将玛丽亚视为最伟大的圣女:这两人被天主选择作为历史上引入一神教的种族成员。只有一个天主,这在三种伟大的一神教传统中有着不同的解释方式: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但只有我们基督徒庆祝圣诞节,天主独生子的降生。

自古俄罗斯皈依以来,基督教在西方世界已有很长的历史,至少1000年。在此之前还有意大利、希腊、自君士坦丁时代开始的西班牙,罗马帝国第一个基督教皇帝曾于公元313年为这个受迫害的少数群体保障了宗教自由。但基督教不是西方的宗教,不仅是因为中东和整个北非曾信奉基督教,而是因为基督教诞生于东方,或者至少于是犹太人的故乡——中东。为此,我们的基督徒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布和摩瑟的天主充满敬意,祂也是我们上主、圣婴耶稣的天父。

在耶稣时代,耶路撒冷早已是一座圣城,那里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圣殿。但这绝不是最大的首都之一。它隶属罗马帝国的一个省(于公元前63年被庞培征服)-相当贫困而且充满麻烦-由罗马暴君希律王统治。归根结底,这仍然是一个骄傲的犹太城市并对西罗马充满敌意,尽管受到希腊思想和技术的影响。

犹太宗教给文化、哲学和宗教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一切都包含在圣诞节中。对于古希腊人、佛教徒和印度教徒而言,每一条生命都是无休止的。白天和黑夜,四季的循环代表着永恒的轮回。

犹太人将时光之箭、关于救赎历史的观念引入民间思想中,[具有线性方向的时间],因为他们仍在等待弥赛亚。从这种前进的理论出发,西方的进步观得以发展,当然,当圣婴耶稣长大,教导并(以祂的死亡与复活)拯救人们时,祂也指出了最后的日子,祂在最后的时间二次降临,实行最终审判。

这样一来,回顾过去以及充满希望的美好发展,我们都受到圣诞节的滋养。耶稣受到附近牧者的欢迎,也受到寻求真相之人、占星家和哲学家、也许来自伊朗的贤士欢迎,因为祂给我们带来了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只有受过高等教育之人才能使用的理论。

圣诞节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充满希望的节日,天主的新生子向我们展示了最后的时刻,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候,在天堂没有监狱、没有囚犯、没有新冠。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印尼主教们说,穆斯林激进分子威胁攻击基督徒
24/12/2010
教宗:圣斯德望和见证者“在世界之夜点亮天主的黎明”
26/12/2020 15:40
宗座对以色列被占领土的吞并计划「表示担忧」
20/05/2020 1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