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2018, 12.25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地下天主教会信友:我们被排除在中梵谈判对话之外

作者 John

中国非官方教会的天主信友质疑罗马和北京之间就主教任命问题“即将”达成的协议遗忘了中国各基督教团体正在遭受的种种压制。同时也批评了魏景仪蒙席,作者称他只是名义上的“地下”主教。悔改的官方主教们只是私下“悔改”,公开却仍在继续执行政府的政策。

北京(亚洲新闻)—  中国政府与圣座之间关于主教任命方式问题“即将”达成协议的消息,近来引发了中国官方教会和非官方(地下)教会的天主教友们众说纷纭,辩论表态,各执立场。舆论争论的焦点尤其集中在一些媒体对中梵协议的支持宣传上面,这些媒体试图说服世人这协议是好事一桩,可能也是为了说服中国吧,然而中国政府尚未就此发表意见。许多读者批评这些媒体的宣传事实上却让地下教会噤声。亚洲新闻收到的以下文章来自中国地下教会一位圣名“若望”的教友

 

主说过:“你们要提防假先知!他们来到你们跟前,外披羊毛,内里却是兇残的豺狼。

你们可凭他们的果实辨别他们:荆棘上岂能收到葡萄?或者疾藜上岂能收到无花果?

这样,凡是好树都结好果子,而坏树都结坏果子;

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必要砍倒,投入火中。

所以,你们可凭他们的果实辨别他们。”(玛7:15-19)

笔者在想要说话之前,请允我先引用主耶稣这一段圣训将为“那即将发生或可能正在发生”成了事实作为警世通言吧。

似乎在一夜之间,某一传播媒体又要为我们改变着什么?或许是为我们地下教会在精心“包装”着什么?也未可知。

从这篇发自罗马媒体发表的《中国“地下”主教:我们追随教宗、相信上主》一文,笔者甚是感谢这名撰稿人,他对这中国齐齐哈尔主教的身份还加上了引号的“地下”主教,这样称述这位所谓自诩“地下主教”再嘲讽不过,一个所谓不是公开的公开主教,还要“代表”不公开教会来发声?这位“地下”主教(《中国“地下”主教:我们追随教宗、相信上主》加引号,以下本文就统称这位“权威人物”吧)在该文还信誓旦旦指出:“我衷心希望,中国大陆以外的友人,包括港澳台世界各洲,不要代表中国的地下教会发声”,如果真是这样话,试问这位牧人:那谁将代表地下教会发声?这声音倒底是什么?基于什么?天主教会的信仰核心又是什么?谁代表全体中国忠贞信徒的利益说话?

这位主教又着重点声明:“我和天主所委托给我的团体郑重声明:无论中梵关系如何走向,我们完全服从……不问理由”云云。

这名主教似乎还强有力地引用“荡子比喻”这样说:“但儿子悔改、要求重返父家时,难道有什么理由会让一位父亲拒绝宽恕他们吗?相反,父亲一直在期待着他们回家。”似乎那些地上教会主教们已经悔改了,可是这样“悔改”是私下还是公开进行?如果他们一直干着见不得人悔改,我们怎能相信这“悔改”这是有诚意?他还引用《路加福音》中“罪妇”为左证。但是,主耶稣的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一个人悔改先决条件:从此不再犯罪。而今天那些公开主教们,他们还在爱国会内供职,当教会和好圣事要判断一个人悔改或不悔改,是基于他不再犯罪,否则他依然带着罪的状态下生活。

再谈到中梵关系即将成形的一份协议时,该主教蛮有自信地这样说:“要达成协议,就总是要相信一点儿对方。如果彼此没有一点儿信任,就连说话的可能性都没有,也就永远不会达成任何协议。”笔者不知道他这份信任是从哪儿获得的?中国已经赶在协议前公布了《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1日生效),从多方渠道传来消息获悉:中国有多地地下教会遭到当地政府警告或查封。

在缺乏宗教自由中国的今天,地下神父蔚和平的神秘死亡案,他在生前坚持忠贞的信仰,曾多次批评中梵关系问题上,梵蒂冈处在错误的评估,他敢于大胆直言,却遭到当局以彻底消灭的方式,至今他的案子调查结果,当局警方却给予的解释:自杀。这样处理令世人所惊骇,在二0一五年浙江省拆十字架运动,如今像这样倒行逆施的行为,而在其它省份地区还在上演着,甚至摧毁教堂,这更让世界與论一片哗然,谴责之声不绝于耳,而苏志民主教至今还下落不明,惊骇之余,我们不禁要问:梵蒂冈怎么了?帕罗林圣国务卿和一些相关的乐观人士,要把中国所有地下信友都投进中国大囚笼里吗?只是想让这笼子设计得再大一点,因为这笼子在目前情况我下实在太小了,想要控制1000多万地下教会信徒来说,显然这已经是不够用了。

笔者不知道,这份中梵谈判下要达成秘密协议,是在中国地下教会神长和教友们不知情下产生的,这让地下教会又怎能相信这样协议对中国教会有何益处呢?

2018.2.17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