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018, 17.43
梵蒂冈

教宗:尊重人权和国家主权是和平的根本

教宗方济各在向外交官发表演说时提到叙利亚争端,到北韩和乌克兰危机,以及也门、南苏丹和委内瑞拉的紧张局势,并呼吁寻求解决争端的方法。教宗同时呼吁各国欢迎移民和“被遗弃者”,诸如未出生婴儿和老人,尊重宗教和言论自由,以及工作权利。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把尊重每个人的各项权利作为人类发展的基本组成部分是促进和平的道路和方法。 这是教宗方济各今天上午向与教廷建立外交关系的185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外交人员,举行新年会晤时所发表的长篇演说的主题。

在《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之际,教宗方济各呼吁解决世界各地区的危机,包括叙利亚争端、北韩和乌克兰危机,以及也门、南苏丹和委内瑞拉的紧张局势,教宗呼吁各国欢迎移民和“被遗弃者”,诸如未出生婴儿和老人,尊重宗教和言论自由,以及工作的权利。

教宗首先回忆说,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从大战的灰烬中,我们可以学到两个教训,然而可悲的是,人类没有及时把握战争的教训,而提前二十年将世界进入一个新的甚至是更具破坏性的冲突中。大战之后的第一个教训是,胜利决不意味着侮辱被击败的敌人......和平不是通过胜利者的威慑力来打败被征服者,那样未来的侵略行为不会被阻止。 而应以鼓励对话、相互理解和冷静理性的方式作为解决分歧的手段。这引出了第二个教训:当国家之间可以平等地对话和讨论问题时,和平就会巩固。”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如人际关系,也必须遵照“所有国家在本质上是平等的原则”加以规范。 “而此种做法的基本前提是承认人的尊严,因为无视和蔑视这种尊严会导致野蛮的行径,激怒了人类的良知”。 《世界人权宣言》确信,“承认人类家庭所有成员固有的尊严和平等及不可剥夺的权利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从基督徒的角度来说,这与福音信息有着“重要的关系”。

“这些权利是以人类客观共有的天性为前提的。它们被宣布是为了消除分裂人类家庭的障碍,这也是教会的社会训导中所谓的人类整合发展的基础。”

然而,特别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社会动荡之后,“对一些人权的解释逐渐发生了变化,其中包含了一些不常碰到的、自相矛盾的‘新权利’”。“从某种程度上说,以人权的名义也带来一种风险,就是我们将看到有更强大和更富有的国家所决定的意识形态殖民化以新的形式兴起,却损害了较为贫穷和最脆弱人的利益。”

在《世界人权宣言》七十年后今天,“令人痛心的是仍然有很多基本权利受到侵犯。其中首要的是每个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人身安全权。侵犯这些基本人权的不仅是战争或暴力,而在我们这个时代,有更微妙的手段:我认为比如无辜的孩子甚至在出生之前就被丢弃,有时因为他们生病或畸形,或者由于成人的自私; 我也想到有老人常常被抛弃,特别是在体弱多病的时候,被视为一种负担;我想到那些一再遭受暴力和压迫的妇女,甚至在自己的家庭中;我也想到了贩卖人口的受害者,这违反了禁止任何形式的奴役。”

“捍卫生命权和人身完整权也意味着捍卫个人及其家属的健康权”,因此要努力“确保以可承受的价格提供基本药物。”

“捍卫生命权也需要积极争取世界公认的最高价值之一,力求和平”。 为此,“整体裁军与整体发展相互交织”,而“武器扩散明显加剧了冲突局势,造成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成本,破坏发展及谋求持久的和平”。

希望人们选择“谈判的道路”,“支持一切对朝鲜半岛的对话显得至关重要,为找到克服目前争端的新途径,增加互信,确保朝鲜人民和整个世界和平的未来”。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分立

“各种继续推动叙利亚地区和平的努力和倡议是非常重要的,促进各方建立日益相互信任的建设性气氛,以最终结束在漫长的冲突过程中给国家和地区带来的巨大痛苦。我们都希望看到的是,经过如此多的破坏,重建的时机已经到来。但重建外在物质的东西之外,更要重建心灵,重建互信,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繁荣的必要前提。此外,有必要促进恢复社会生活的法律、政治和安全条件,每个公民不分民族和宗教信仰,都能参与国家发展。在这方面,至关重要的是,保护宗教少数群体,其中包括几个世纪以来为叙利亚历史作出了积极贡献的基督徒。 ”“同样重要的是,许多在邻国,特别是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寻求庇护和避难的难民都能够返回家园,这些国家在这一困难局势中作出的承诺和努力值得整个国际社会赞赏和支持。”

“对伊拉克来说,渴望对话也是必要的,以使其各民族和宗教团体能够重新找到和解与和平共处与合作的道路。也门及周边地区以及阿富汗也需如此”。

“我特别想到在最近几周处于紧张局势之中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教廷对在最近冲突中丧生的人表示悲痛的同时,也再次呼吁各方仔细权衡各项倡议,以避免加剧敌对行动,并呼吁双方作出共同承诺,而对于耶路撒冷的现状,要尊重联合国有关决议,耶路撒冷是基督徒、犹太人和穆斯林的圣城。七十年的对抗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需要一个政治解决办法,允许两个独立国家在国际公认的边界内存在。 尽管存在困难,但愿意进行对话并恢复谈判仍然是最终实现两国人民和平共处的最明确方法。”

“在国家层面上,向对话开放和积极的态度也是必不可少的。我特别想到委内瑞拉,这个国家正在经历一场越来越戏剧化、史无前例的政治和人道主义危机。教廷在敦促立即回应人民的基本需求的同时,也希望创造条件,使今年的选举能够化解现有的冲突,使人们能够新的稳定局势中展望未来。”

“国际社会也不能忽视非洲大陆许多地方的苦难,特别是在南苏丹、刚果民主共和国、索马里、尼日利亚和中非共和国,在这些地区,生命权受到疯狂剥削资源、恐怖主义、武装集团泛滥和长期冲突的威胁。”

“重建桥梁的共同承诺在乌克兰也是迫切需要的,在刚刚结束的一年里,很多人在冲突中丧生,继续给国民带来巨大痛苦,特别是生活在受战争影响地区的家庭,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老人和孩子,更是他们的亲人。”

除了国际形势之外,教宗方济各还强调了一些以家庭为出发点,损害社会和平的现实。教宗说:“特别在西方,家庭被认为是一个过时的机构。今天,人们更倾向于稍纵即逝的关系,而不是一个明确和稳定的生活。建立在脆弱而反复无常的关系之上的房屋是站不住脚的。我们需要的是一块坚固的基石,就是以“男女结合的、不解的交融之爱”为代表的基石。

“今天有很多人谈论移民问题,有时只是为了激起原始的恐惧。 但我们不能忘记,移民现象一直存在。在犹太教和基督徒的传统中,救恩史本质上是一个移民的历史。我们也不应该忘记,行动自由是一项基本的人权,例如离开本国并返回的自由。 因此,有必要放弃外交辞令,而从与人交往的基本考虑出发。”在这方面,教宗感谢孟加拉国国帮助罗兴亚难民,并特别感谢意大利近年来表现出的开放和慷慨的心态,也为人类整合提供了积极的榜样。”此外,教宗方济各也对希腊和德国表示赞赏。

宗教自由,即使是改变信仰的自由

“在诸多基本人权中,我今天特别要强调的权利包括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其中包括改变宗教信仰的自由。可悲的是,众所周知,宗教自由权往往被忽视,而宗教信仰往往既成为新形式的极端主义思想辩护的场合,又成为信徒被社会边缘化的借口,即使有时不是彻头彻尾的迫害。建立包容性社会的条件是对人的整体理解,当他们在构成他或她的身份,包括宗教方面的所有方面得到承认和接受时,才能感到自己真正被接受了。”

在最后提到工作的权利时,教宗重申:“如果个人没有获得机会从自己的劳动中获得利益,就没有和平与发展”。但是“一方面我们注意到工作机会的分配不公平,另一方面工人的需求趋向更为迫切,全球化所带来的利润逐渐减少,而工人生命中最基本的层面——休息的权利也已基本丧失。休息不仅使身体恢复,而且还使人精神上恢复健康。“最近一项由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数据值得引起我们的关注,就是童工和新形式奴役受害者的数量不断增加。”

“当我们在回顾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某些权利时,我并不是要忽视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即承认每个人都对社会所负有的义务。”教宗方济各就此表示:“要关心我们的地球,我们知道自然灾害本身就是残酷的,而这与人类的责任密不可分。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地震袭击了世界各地,特别是近期在墨西哥和伊朗的大地震,受害者人数众多。以及袭击加勒比地区不同国家的强大飓风,也到达了美国的海岸,最近菲律宾也遭遇风灾。如果我们忽视了自己在与自然交往中的责任和重要性,就会承担因气候变化随着气温的上升和破坏性自然灾害对人类活动产生严重影响的后果。因此有必要共同承担责任为下一代留下一个更加美好和宜居的世界。并遵循2015年《巴黎宣言》的承诺,努力减少损害大气和人类健康的气体排放。”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