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4/2021, 18.13
日本
發送給朋友

东京奥运会:“我的日本展望未来”

作者 Motoko Iwasaki *

作家岩崎元子评论奥运会开幕式典礼,并对其中不太直接的文化元素作出解释。日本举办了一场简单的表演,其中传统与现代元素交替出现,但最重要的是展示了将困难抛在脑后的意愿。

人们将其称为“恢复奥运会”,从开幕式一开始就能感受到重生的想法:疫情后的复苏和影响全球的近两年时间,使得奥运会无法顺利举办。当一个年轻的日本人从地上站起开始表演时,从投射的影子中能看到他从一颗种子慢慢发芽,而大屏幕上也播放着运动员在非常态条件下训练的视频。

第一部分的标题是“向前迈进”,因为在经历了种种困难之后,有一种展望未来,将大流行抛在脑后的渴望。不仅如此,日本还渴望战胜福岛三重灾难。今年三月,奥运火炬从这里出发,今年五月,这里的居民种植了向日葵,而这些向日葵也在奥运会开始前及时开花,我们在娜奥米将奥运圣火送抵的同时,在表演的最后部分看到这些向日葵。选用一名仍为退役的女性运动员,一名美国混血的黑人是一个勇敢的选择。这恰恰意味着日本积极展望未来,且非常重视联合国的发展目标。

日本文化的流行元素出现在国际代表团的游行中:像往常一样首先出场的是希腊,其次是难民团队,最后是东道国团队。所有其他队伍都按照日语字母顺序(实际上应是日本五十音)出场。国家名称被写在漫画风格的气泡中,并选用了视频游戏歌曲作为出场音乐。队伍游行结束后出现了现代与传统元素的混合:市川海老总和尤原博美的精彩表演。第一个是歌舞伎演员,一种结合音乐、舞蹈和极具表现力的表演的戏剧形式,让人联想到漫画和动漫人物,灵感来自这种古老艺术的演员。而第二位是一位享誉全球的爵士钢琴家。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从不冲突,相反,却变得极具形式感:这就是人们对日本的看法。
从一开始就想纪念Covid-19受害者,并在开幕式典礼导演曾因带有反犹太色彩的台词而被辞退后,第一次纪念1972年黑色九月的以色列受害者。在整场演出中,白色和红色交织在一起,这是日本国旗的颜色,也是鲜血、疾病、死亡和健康的颜色。歌曲是忧郁的。

接着开始介绍仍被称为江户的东京市历史。突然,类似于传统能剧、歌舞伎或狂言剧中的木桌和木箱出场。1964年,奥运会代表团将树木的种子带到日本,这些木材便取自这些树木。森山未来在其中一张桌子上跳着日本的踢踏舞,让我们感受到了不安和死亡。

然后场景发生了变化,一群精力充沛的人穿着传统的夹克入场:江户时代的消防员传统服饰,江户时代从1603年一直延续到到1868年。 当时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用木头建造,火灾非常频繁:如果发生大的火灾,消防员必须尽快摧毁附近的建筑物,以防止火势蔓延到整个城市。火被扑灭后,再次重建房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日本人已经习惯了面临破坏,然后重新恢复。坐在轮椅上的人也出现在编舞中。接纳残疾人士是江户市的特征:例如,盲人可以学习成为按摩师。

对残疾人士的重视也在最后出现,其中有一位残奥会运动员接过了火炬。组委会宣布,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开幕式及闭幕式将在主题上有所联系。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也将火炬传递给6个孩子,他们均来自受2011年地震影响最严重的县。

火炬手中有3个日本棒球界的传奇人物,这是一项在亚洲非常受欢迎的运动。长岛茂雄的步行得到了台湾裔运动员吴定治的支持,他是后者80年代和90年代的劲敌。我敢肯定,日本人看到他们和松井秀树在一起会很兴奋,松井秀树是看着他们的比赛长大的,而他现在则在美国大联盟比赛。

许多日本人反对举办奥运会。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来,花费越来越多,专注于表演元素和强调竞争。但这一届的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在经历了日本的所有困难(和丑闻)之后,这种形式显得不合时宜。然而,现在奥运会已经开始,支持政府和组委会的人开始本着团结一致的精神成长。正如本次开幕式的主题所言:由(和)情感联合。

 *岩崎元子是居住在意大利的日本作家,著《一颗需要滋养的心》一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2020年东京奥运会:最年轻的奥运会选手——12岁的叙利亚女孩亨德·扎扎
23/07/2021 16:50
教宗:圣斯德望和见证者“在世界之夜点亮天主的黎明”
26/12/2020 15:40
佩尔枢机:我在圣诞节为囚犯祈祷。去年的我曾经也是
18/12/2020 14:34
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是印度人
04/12/2020 15:22
教宗:世界传教节,马卡利神父,为利比亚祈祷
18/10/2020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