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2020, 15.55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基督徒,新冠病毒下的使命

作者 Daniel Dakota

长时间的隔离生活使人感到孤独和精神低落。牧师和信徒通过在线祈祷重振团体感。积极帮助武汉人民,主动捐赠医疗物资,传播福音。

上海(亚洲新闻)- 《华源协作》,一家关注中国基督教的新教媒体,发布了一个在大都市(上海)生活的(美国)信徒的证词。丹尼尔·达科塔(Daniel Dakota)强调了基督徒团体无法聚集在一起所面临的困难:孤独、精神问题。此外,网上还有关于圣餐价值的讨论。新冠病毒的流行也是重振基督徒使命的机会。不少团体前往武汉和中国。以下是文章的具体内容(翻译由亚洲新闻负责)。

当亲戚朋友向我询问有关新冠病毒情况时,我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词便是「恐怖」。我和我的家人生活在一个约2600万人口的中国大都市。请想象一下,如果不仅隔离纽约,而且同时隔离美国其它九个大城市意味着什么。这很可怕。

中央政府要求人们尽可能多地留在家中,避免前往公共场所。大多数人敢于走出家门往往只是为了迅速奔向超市或者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我们也出于对中国的尊重,选择了尽可能多地待在家中。

当外出时,我们必须戴上口罩,并且必须持有进出许可证。办公大楼、公交地铁站、商场和其他公共场所中,越来越普遍地设立了体温测量处。即使在我们小区附近的超市入口处,也有有手持温度计的志愿者,以确保每个人都带有口罩且体温正常。大多数公园、办公室和商店都大门紧锁。往日繁华的大都市突然间成了一个人人蒙面的空城。

忧虑与挑战

世界观察到中国如何努力遏制新冠病毒。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中国的基督徒面临着非常特殊的挑战。首先,大多数的宗教礼仪和每周的聚会都被迫暂停或转移到某个在线平台进行。对于许多牧师而言,技术是一种“不得已的手段”,因为它并不能代替实实在在的圣事礼仪。此外,牧师与社团成员的接触变少,这使得他们难以切实照顾后者。

然而,这正是教会信徒们需要被照顾和引导的时候,因为他们时常在情绪和信仰上会变得脆弱。一些信徒努力的与孤独和隔离作斗争。但不少独居的人会感到被抛弃。牧师和信徒致力让团体保持紧密联系,确保人们拥有所需的一切。

同时,我们每天起床都会看到大量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新闻和报道。许多人整天待在家中,吸收这些信息,难免会产生恐慌。牧师热心地工作,不断地安抚团体成员。

还有其他精神上的危险。 在这个时候,牧师的关注点从政府的压力,更多的转移到教会内部的纠纷,以及如何处理各方现有的分歧。

起初,人们最关注由于无法聚会,大家都探讨如何团体继续见面和祷告。最近,有一位牧师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支持自己的想法」。目前,不少教会已经迁移到网上视频聚会。

但是随着隔离时间的延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辩论也变得更加激烈。现在,一些团体讨论教会成员是否能自己主持圣餐。他们说,「毕竟,如果我们可以在网上见面,那为什么不能同时在网上共享圣餐呢?」。

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议在不断增加。讨论的激烈度也让教会产生了的裂痕。牧师也很注重如何帮助信徒们解决所有这些争论,并讲解教会在无法聚会时,应该如何度信仰生活。

总而言之,许多教会团体不仅关注其内部问题。就拿我所居住的城市打个比方,有一些信徒团体试图动员起来去支持武汉。他们都热衷于帮助武汉人民,即使他们也面临着不少障碍。

一些教会筹集了资金来打算往武汉运输医疗用品,但他们发现很难找到可靠的供应商。这期间出现了许多诈骗者的故事,他们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甚至是“回收”的医疗物品。

还有人利用此机会,假装成供应商,但是资金打过去以后,骗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退一步讲,还有团体收集到了医疗物资,但发现物流紧缺,无法及时发送物资。

机会

尽管在中国新冠病毒爆发的情况下,教会团体继续闪耀着自身的光芒。即使“正常”生活处于停滞状态,教会仍然为周围的人们提供盐和光。中国的基督徒有很大的机会。首先,新冠病毒使得基督徒有机会与周围人分享自身信仰带来得希望。我们祈祷上帝利用这种情况软化人们的心灵,接受福音。最近,我的一位牧师朋友乐观地表示,一旦武汉重新开放,我们应该开始计划短暂的传教士之旅,与当地人民分享福音。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他是中国间谍」:莫斯科指控科学家瓦莱里·米特科犯叛国罪
16/06/2020 15:40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
达卡,为全球疫情早日结束在线进行普世祈祷
27/06/2020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