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20, 12.00
社论
發送給朋友

Covid时期、穷人与病人的圣诞节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除了口罩、社交距离和消毒双手之外,圣诞“下午”弥撒或许也面临威胁被全面取消的危险:欧盟建议取消一切圣事礼仪,并以线上活动代替!在我们为弥撒的时间争论不休时,大家已经习惯国家作为一个“医疗”国家来管理(而不是服务)我们的健康。圣诞象征着生命进入黑暗和死亡阴影之中:东方圣像中的圣婴耶稣像坟墓中的基督一样,被包裹在裹尸布中。

罗马(亚洲新闻)- 今年的圣诞节或将平静度过。尽管阳台、街道和商店橱窗都已被装饰起来,气氛并不嘈杂:每个人都因流行病忧心忡忡,一旦我们疏于遵守防疫规定(口罩、社交距离、勤洗手并消毒),它就会像一个隐形的敌人一样随时准备攻击我们。

国家关于旅行限制、家庭聚会、圣事礼仪的措施也导致节日气氛一落千丈。例如,由于晚上10点开始实施宵禁,意大利几乎完全不可能在圣诞节望日的下午举行“圣诞夜”弥撒。

媒体一直为是否应该提前举行圣诞节弥撒,或将其推迟到宵禁之后争论不休。老实说,这在我看来就像一个山羊绒问题。在司铎人数不多的传教国家(例如,缅甸或柬埔寨),通常会在神父来的那一天庆祝圣诞,因为司铎需要挨个村庄举行弥撒,他一定有10-20台“圣诞夜”弥撒要主持!”。

再举一个例子:去圣地朝圣时,通常会在伯利恒庆祝圣诞夜弥撒,尽管根据日历是四月、五月、九月或十月。圣诞节,天主与我们同在节,是在12月25日庆祝,但其实每天都是圣诞节,因为我们每天都会纪念天主来到我们中间生活。

令人遗憾的是,基督徒之间也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党派:那些认为没有午夜弥撒就不算节日的人,还有那些愿意因为防疫抗疫而改变弥撒时间,甚至不举行弥撒的人。这两个派系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一个国家真的可以决定实施宵禁,限制人们的宗教自由和贸易自由吗?想想那些餐馆老板、剧院和电影院演员等等。如果国家给出准确的指示来限制疫情传播,让各界人员自行实施并对违反者予以惩罚,这样不是更尊重整个社会(不仅仅是天主教徒)吗?或许大家已经习惯国家作为一个“医疗”国家来管理(而不是服务)我们的健康,而我们信友能做的只有为弥撒时间争论不休,但实际问题远不止这些。欧盟或建议取消一切圣事礼仪,并以线上活动代替!

不管怎样,今年我们将以简陋曲折的方式庆祝圣诞节,这将帮助我们更加理解其奥迹。随着新冠改变的庆典提醒我们,耶稣“曾进入黑暗和死亡阴影之中,祂出生于马槽,“因为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路2,7)。

东正教神学家指出,东方圣像中的圣婴耶稣像坟墓中的基督一样,被包裹在裹尸布中;黑暗又狭小的洞穴使人不禁想起基督受难之地附近的坟墓。

因此,在我的圣诞节中我将与所有的新冠患者及其他病患同在,在不经意间,他们也是这个圣诞马槽的一部分,在这里,生命与死亡抗战,并迎来胜利。

在这个圣诞节期间,不能忘记许多受到疫情后经济危机影响的人。近几个月以来,我们不仅收到来自意大利的援助请求,还有许多其他地区:印度、巴基斯坦、黎巴嫩、伊拉克、泰国……我们的力量日渐缩小,因为《亚洲新闻》也正在面临经济危机:我们一直仰赖广大读者的慷慨解囊,他们的贫困也意味着我们的贫困。
因此,我今年的愿望是能够与病患、穷人和《亚洲新闻》“一起”庆祝圣诞节。这确实是一条靠近耶稣的道路,耶稣“本是富有的,为了你们却成了贫困的“(格后8,9)。圣诞快乐。

P.S. 所有愿意向我们施以援手的人:Fondazione PIME, IBAN IT78C0306909606100000169898

汇款原因:支持《亚洲新闻》- AN01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佛教寺庙中装点起敬礼耶稣的圣诞树
17/12/2004
为保护黎巴嫩和世界免遭大流行的祈祷和歌声(视频)
19/01/2021 13:43
Covid-19,百余名印尼医生在抗疫战争中丧生
02/09/2020 16:12
达卡,为全球疫情早日结束在线进行普世祈祷
27/06/2020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