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8/2021, 15.52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只有博爱才能解决大流行造成的诸多危机

教宗方济各在致梵蒂冈外交使团的讲话中谈到了疫情造成的后果。卫生危机和疫苗的公平分配。民主危机和缅甸政变。经济危机和“下一代欧盟”计划。移民增加和非法回击。尊重宗教自由。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教宗方济各指出,要克服大流行造成的诸多危机,其中包括卫生、经济、政治、社会、教育,尤其是人类危机,只能通过团结,更甚者“兄弟情谊”,此次疫情充分揭示了世界不同地区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尽管富国和穷国之间持续存在分歧。

教宗方济各今天上午向183个与圣座有外交关系的国家代表(此外还有欧盟及马耳他骑士团代表)发表讲话时,主要围绕着大流行进行。在谈及外交关系时,教宗方济各回顾了“中梵关于中国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续签两年一事,该协议于2018年在北京签署。这主要是一个牧灵协议,圣座希望能够本着尊重和相互信任的精神,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前行并进一步为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作出贡献”。

在谈及大流行造成的后果时,教宗也回顾一些特殊情况,从缅甸——“近年来开始的民主之路突然被政变打断”——到叙利亚和黎巴嫩——“后者或将失去其身份,并继续深陷地区紧张局势”,从圣地——“以巴人民之间的相互信任必须成为新的、决定性直接对话的基础”——“到朝鲜半岛关系恶化”,从高加索南部仍然存在“被冻结的冲突”到利比亚冲突。

针对“危机”的分析当然要从医疗方面入手。用教宗方济各的话讲,大流行突出了“生命,每一个人类生命及其尊严的价值,在这尘世间的每一刻,从在子宫中受孕到自然结束”,此外,“每个人都有权获得治疗”。“因此,医疗保健不能以经济标准,再次呼吁“公平分配疫苗”,而不是仅限于富裕国家。

但教宗方济各指出,地球也生病。气候变化的影响特别揭示了环境危机,后者产生了诸如东南亚洪灾等严重后果,尤其是越南和菲律宾洪灾造成了人员死亡,并导致整个家庭无法生存。”

Covid-19还造成了经济危机、失业、贫穷和对人类的剥削。教宗方济各表示,

这场危机“恰恰是重新思考人与经济之间关系的契机。我们需要一种“新哥白尼革命”,让经济为人类服务,而不是反过来,《开始研究并实践另一种经济,一种使人生活而不杀害,包容而不排斥,人性化而不是非人化,照顾受造界而不是掠夺的经济”。“必须在国际层面采取共同和共享的举措,特别是在支持就业和保护最贫困人口方面”,例如,“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计划提出的分配方案。”

为此,教宗再次呼吁“宽限或至少减少最贫穷国家所承担的债务”,并考虑到经济制裁“大多时候主要对人口较脆弱部分造成影响,而不是政治领导人”。

经济危机的后果是移民人数增加,“非法拒绝的数量也增加了,这往往是为了防止移民寻求庇护并违反不驱回原则。许多人被拦截并遣送回收容所和拘留营,他们在漂洋过海后没找到死亡的时候,就会遭受酷刑和侵犯人权”。

“比其他危机更严重”的是“政治民主”危机。政治冲突的加剧和政治矛盾及困难,甚至是无力为困扰我们星球的问题寻找共同和共享解决办法,以上种种均突显了这一点。长期以来,我们已经目睹了这一趋势,后者在拥有古老民主传统的国家中日益传播。”“在这个关乎每个国家的历史时刻,保持民主现实是一个挑战:无论国家大小,经济发达或发展中国家。”

政治危机也在国际层面产生影响,尽管“有不少令人鼓舞的迹象,例如,几天前《禁止核武器条约》生效,俄国与美国签署《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措施的条约》(NewSTART)延长5年的法律文件。”

最后,“最严重的是人际关系危机,这展示了一种普遍存在的人类学危机,其中涉及人的概念及其超凡尊严”。在这方面,教宗方济各强调,“遏制病毒传播的需求也对各种基本自由产生了影响,其中包括宗教自由,限制敬拜及信仰团体的教育和慈善活动。但值得注意的是,宗教层面构成了人格和社会的基本方面,且不能被抹杀;而且,尽管试图保护人类生命免受病毒传播,但不能认为人的精神和道德层面次于身体健康。此外,礼拜自由并不构成集会自由的必然结果,而是本质上源于宗教自由权,这是第一项基本人权。因此,有必要得到民政当局的尊重,保护和捍卫,如健康和人身完整一般重要。”

教宗最后总结说:“2021年是不容错过的时刻。只要我们知道如何以慷慨和承诺进行协作,就不会浪费它。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相信博爱是对大流行和打击我们的许多邪恶的真正补救。博爱与希望就像当今世界所需的药品一样,就像疫苗一样。”(FP)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