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9/2014,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发表说:对伊拉克"不公正的侵略"要求停战是"理所当然"的,但它最终须得联合国来裁定

在返程罗马的飞机上,教宗方济各谈到了他对中国人民的"尊重",重申了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向中国所写的信函。并亲自吐露了,"将来有一天如果我感觉到自己没有能力再带领教会前进时",我也会退休。另外还提及到了他对保护生物这个通逾的准备工作。并且还向大家谈及了下个月将前往阿尔巴尼亚访问及它的"重要性"。

罗马(亚洲新闻)- 正如目前在伊拉克所发生的一场"非正义性的侵略战争",要求停止这种侵略是"理所当然的"。教宗说:『我没有说去炮火攻击,进行战争,而是要求它停下来。但这一决定权必须得由联合国来裁定』。 教宗方济各还告诉大家,"如果有必要",他已"准备好"将前往战火基地Kurdistan去调停。上述话题是教宗下午从首尔返回罗马的飞机上面向众多的记者们提问所谈到的。

在问到有关中国方面的问题时,教宗发表一段很长的谈话。教宗向大家肯定地说到,他很想去中国,并且肯定了他对"中国人民的尊重"。教宗具体的谈到:『教会只是为了他在那里的牧人及其工作而请求这一种自由。再没有别的要求。然后他提醒大家不要忘记了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向中国所写的那份基本信函。那份信函的内容今天仍然有效』。

在谈到与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关系上,教宗方济各表示他支持荣休教宗的决定,并且认为『这一荣休教宗的先例已经给我们建立了一种制度。因为我们的寿命是很长,但到了一定的年龄阶段,已经再没有能力去更好的牧访带领他的教会前进。因为他的体质已感到困乏了....., 身体也许还很健康,但是已没有能力再来很好地处置许多的问题,比如像教会的---本笃教宗做出这样的决定,或许有的神学家会告诉我这样做不对,可我认为就是这样的。时代会告诉我们是还是不是的。如果将来我有一天,我感觉体力不支,我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在谈到他的这些大量的工作范围内的话题时,教宗方济各表示该当应有"睿智"处理问题,然后谈到民众的话题时,他说:『我明白天主所托付给我的这份重任或许只有两三年,然后....,很自然地就要回到天父的家乡了』。 

在返程的飞机上,记者们已经听到了教宗很多明确的回答。另一个话题说,教宗向大家谈到他将于下月9月21号访问阿尔巴尼亚的重要性。教宗说:『我将前往阿尔巴尼亚,有两项重要的原因。首先是这里拥有像巴尔干,一个团结的政府,有穆斯林团体、东正教及天主教团体,他们与宗教委员会之间都做出了很多的贡献,使各宗教都能平衡前进。这点我很赞成,它体现了统一。我感觉到我的临在将好像会使给这一受尊崇的社会带来更好的益处。另外一方面,我认为在阿尔巴尼亚的历史上,它是唯一的一个国家在她的宪章上写有无神论思想。如果你去参与一台弥撒,他们会认为你是反对国家宪章的。后来有一位官员曾告诉我具体的数字,在阿尔巴尼亚全国有1820座教堂被摧毁。另外一些教堂被改为电影院、剧院、舞厅等被投入使用。因此我感觉到非常地有必要前往这里。

明年我还想前往美国的费城去会晤美洲的家庭社会,还有美国总统也邀请我前往美国的国会,联合国秘书长也邀请我。所以,这三大城市:费城、华盛顿、纽约我可能一起前往。在此机会上,墨西哥人民也邀请顺路前往卦达鲁柏(Guadalupe)圣母圣地,可以考虑,但我还不确定。最后,还有西班牙国王及其主教们也邀请我前往牧访.... 或许将很快做出决定,由于这里距离比较近一点,可以选择或者上午,或者下午前往都有可能,但是还没有做出决定。

对于伊拉克的战局问题,教宗谈到,这是"美国炮火在侵略伊拉克的少数基督徒的战争"。在这一问题上,教宗回答说:『哪里有非正义性的侵略,我就可以向哪里说,停止这一非法的侵略是合情合理的』。教宗强调说:『是"停止"战火,我并没有说去发动战争,炮火攻击。我们该当记得,有多少个借口都说是来阻止不公正的侵犯,保护人民的权利,但最终所采取的方式都是发动了真正的征服性的血腥战争。第二次世界战争以后,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可以公道的来制止非正义性的侵略,那就是联合国政府。那里该当讨论,这场战争是否是非正义性的侵犯。道理上是这样讲的,但如何来停止?只有这样,没有别的。第二个,是对少数民族的侵略。原谅我这样说是少数民族,因为我谈到的是在那里受苦的少数基督信徒的烈士们。是的,那里有很多的殉道烈士,有很多受难的男男女女宗教人士,不全都是基督信徒们,但在天主面前都是一样的。停止不公道的侵略是人类应有的权利,但侵略者被要求停下来是为了免于制造太多的灾难,这也是一种权利』。

教宗还谈到了他将要发布的保护生物的通逾,请求董高枢机汇集所有的现有到手的成果。在我出发前,董高枢机已经交给我第一份稿件。教宗说:『对于万物及生态的保护,问题并非那么简单。还有人类的生态学,可以确定讨论的只能到达一个范围,然后还有科学家的评定,有些东西确实是肯定的,有些就没办法来确定。这将是一部富有教育和指导性的通逾,只是针对保护生物这一范围的意识上的觉醒』。

最后一个话题是针对教宗韩国这次访问的回忆。今天上午在弥撒前与几位"慰安妇"的会晤,教宗说:『韩国人民没有丧失他们的尊严。这是一种人类的侵犯、欺凌。她们遭受了战争,并且被划分。承受了很大的苦难。昨天我去会见青年人时,也前往参观了殉道烈士的博物馆。这是一场对平民百姓们的非常残酷的迫害,他们不愿意践踏基督的十字架而被殉难了。这是一段痛苦的历史,这些烈士他们从他们的尊严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在今天的弥撒之前,我还看到有那么多的年长的妇女们也承受了极大的侮辱与痛苦。我想这些妇女们从孩童的时候就被侵犯者们带到了监狱对其侮辱,但她们没有失去她们的尊严。今天那几位还存活下来的老年妇女们,弥撒前在那里当面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对人类尊严的请求,这是一个勇敢的民族!

回到对殉道烈士,对这些妇女的灾难性话题,教宗说,『这是战争所带来的后果。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战争的世界。有人曾问我;"圣父,您意识到我们今天生活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部分国家了吗?是的,这只是一部分。这是一个正经历着残酷的世界性的战争。我想说明两句话:现在孩子们什么都不算了。以前所谈到的是一次合约性的战争,现在,这点也不算什么了。我并不认为合约性的战争是对的,不是的!今天这一战火杀伤的是好多无辜的孩子和妇女,他们杀伤了所有的人类。今天我们必须得停下来想想,他们以何种方式残暴的向前迈进?这种残暴的确在恐吓着人类,人类的残暴此时此刻让人害怕。另一种方式是在折磨人类。今天,这种无形的折磨方式在一些情报服务机构或某些司法程序上好像被看作是正常的行为之一... 折磨是人类反对的一种犯罪行为。我告诉教友们:折磨一个人是一种大罪行为。更甚者,残暴与折磨,这都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过。我希望你们在媒体界工作的,看看今天在你们周围都有哪些残暴人类的行为,并如何看待对人类的折磨?我想这点值得我们大家都来反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