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9/2021, 13.53
圣地
發送給朋友

耶路撒冷宗主教:大流行黑暗过后,复活节是‘生命的新起点’

1000余名信友与宗主教皮扎巴拉一起参与橄榄山游行。这象征着“对恢复正常、相遇、现实生活的渴望”。朝圣将“逐渐恢复”,而学校“也随着部分运作的Dad”。教宗伊拉克“勇敢”之旅。必须努力才能使犹太世界参与其中,“但这需要时间”。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 圣地教会经历了“一个新的开始:当然必须采取预防措施,我们还未恢复以往的人数,但我们正在逐步恢复大流行过后的生活”。耶路撒冷拉丁礼宗主教皮扎巴拉(Pierbattista Pizzaballa)向《亚洲新闻》这样指出,并讲述了经过几个月的关闭和线上弥撒后,在橄榄山上进行的游行和圣枝主日弥撒。他表示,“当时气氛热烈,我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至少有1500人,有人说3000人,不管怎样当时确有很多人,这象征着对恢复正常、相遇、现实生活的渴望。”

宗主教解释说,在圣周和复活节来临之际我们希望能够面对面举行,尽管“我们的教区存在着非常不同的现实:巴勒斯坦和约旦由于(新冠)大流行的严重打击仍面临严重的封锁,而其他诸如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等地区的情况正在慢慢好转,并恢复正常生活。”他补充说,“我喜欢将耶路撒冷视为一个开辟道路的城市…被钉十字架已经发生,我们正在等待复活。”

经过数月的在线弥撒、新冠病毒引起的距离和恐惧,人们意识到“一起祈祷和团体的需求。”皮扎巴拉解释说,“圣地亦遭大流行的他补充说重创,造成死亡和社会伤害。这使我们抬起头来并明白我们需要天主。我们不仅依靠身体的健康为生,尽管疫苗是必不可少且必须接种的,但我认为将其与救赎一词联系在一起是错误的。真正的救赎是另外一回事。”

受大流行影响最大的部门是宗教旅游业、朝圣和学校。这对于该地区教会和基督徒生活两个重要的基本要素。他强调,“我们将在今年年底之前看到复苏,但这将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因为是以与疫苗有效性相关的协议及绿色护照为基础。然后还有旅游的恐惧、更高的费用,但我也相信这些情况将逐步解决。”

宗主教继续表示,大流行不仅带来了死亡,“还造成学校的悲剧:我们的学生确实损失了两年时间,远程学习(Dad)只能勉强运作。此外,还有经济后果,由于孩子们不上学,其家属便无法支付学费,但却是不能不支付教职工的薪水。这一切都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情况,在大流行之前便有端倪可循,但卫生紧急情况加剧了这种情况。我们仍正处于混乱之中,且尚未结束,我希望我们在今年年底之前可以对未来有更清晰的想法。”

宗主教1965年4月21日生于意大利贝加莫省,曾在博洛尼亚学习,于1990年1月27日被升为执事,同年9月15日晋铎。他自1999年以来便一直在圣地工作;2004年5月当选为守护人,并于2010年3月22日连任。2013年,他再次连任三年,并于2016年4月结束任期。几周后,即6月24日,由于前任退休而被任命为宗座署理,随后于2020年10月24日当选宗主教。

宗主教皮扎巴拉亦念及教宗方济各近期的访伊拉克之旅,以及可能对圣地产生的影响、与犹太世界及伊斯兰教的对话。他笑着说,“圣地是一个土地很少,石头很多且不吸收的地方。可以说这是一次非常勇敢的旅途,它没有改变伊拉克的实际生活,但改变了态度和关系中的一切。他强调说,这里没有立竿见影的反应,但确认了教宗的指示:我们仍正处于混乱之中,且尚未结束,我希望我们在今年年底之前可以对未来有更清晰的想法。”在拥抱了艾兹哈尔逊尼派伊斯兰教徒、与纳杰夫和西斯塔尼相关的什叶派穆斯林之后,这个未来不能忽视犹太世界介入。皮扎巴拉指出,“它仍未能实现,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无法实现。不能作秀,而是要真正地付诸行动。现在,这个日益宗派主义的中东地区的伤口很深,所以奢求改变这一切,实现和平与彼此相爱是幼稚、不可想象的。我们不能通过排斥某人来谈论兄弟情谊,因为每个人都需要,但每个人都必须按照自己的步调前行。”他总结说,“毕竟,政治和社会生活中也存在明显的脆弱性,最近的以色列政治选举便佐证了这一点:很难达成共识,共同利益远高于个人利益更大的,路还很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加沙本堂神父:在Covid-19之外,“活跃积极的”复活节
03/04/2021 12:33
兰吉特枢机:为巴勒斯坦的解放祈祷
04/12/2019 15:45
叙利亚战后和一个失去希望的国家创伤
29/07/2021 13:18
宿务总主教也感染Covid-19
23/02/2021 15:38
圣地,普世主义:圣礼中的“好客之道”,尊重教义
12/11/2021 13:10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