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2/2021, 14.31
埃及
發送給朋友

人口与城市化:从穆巴拉克到塞西,埃及大变样(上)

作者 A.M.A.*

从阿拉伯之春到今天10年间,法老国家经历了剧变。穆巴拉克政权的终结,穆尔西和穆斯林兄弟会闪电般的总统任期以及军队的介入。居民数量和价格都大幅上涨。从考古区到沙漠,到处都在建设中。一个农村国家的终结。

开罗(亚洲新闻)- 2011 年,一场大规模的民众起义成功结束了胡斯尼·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政权长达30年的绝对权力。大规模的民众运动最常用的口号是“面包、自由、社会正义”。民众长达18天的真正革命动摇了整个系统。当时,埃及人表现出了勇气、信念和决心。Midan al-Tahrir 广场是事件的中心。

在广场的北部地区,埃及博物馆旁边,穆巴拉克民族民主党(Ndp)的塔如今已不复存在。政党领导人纵火烧毁了整栋建筑,以销毁所有文件和避免为革命运动提供任何证据。南方仍有 Omar Makramm清真寺,位于旧的外交部大楼和 Mogamma行政大楼大型围栏之间,后面就是福音派教堂:战时,该教堂与清真寺一起被改建为战地医院。两个宗教机构之间建立了和谐的合作关系,伊玛目会在教堂祈祷,而新教牧师也会同样会在清真寺祈祷,从而复兴了1919 年反英占领的Saad Zaghloul革命,其著名的口号是“宗教属于天主,国家则属于每个人”。

现在,巨大的Mogamma大楼已经清空了许多政府行政办公室,且很可能会被改造成一家酒店。 西面,在尼罗河畔伫立着阿盟外交部大楼和尼罗河希尔顿酒店,这家曾让纳赛尔引以为傲的酒店现已被博物馆旁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取代。中央是圆形大厅,革命者便驻扎在这里,方尖碑在此展现着自己的雄伟,四只来自卢克索卡纳克神庙的四只法老公羊围绕在其四周。

在广场的远东南郊屹立着美国大学的美丽建筑,这座建于 1919 年的伊斯兰建筑位于一座希腊葡萄园和一家卷烟厂所有者的建筑内。开罗美国大学决定将图书馆和印刷厂,以及著名的剧院和展览厅,阿拉伯语和英语课程保留在那里,而大学的主校区已搬迁到首都东北部新开罗地区的一个巨型综合大楼-首都以东。整个广场东部被住宅楼和通往市中心的街道所环绕。

在博物馆对面建造了一个多层的大型地下停车场,表面覆盖着棕榈树。整个广场在夜间重新被点亮。可以想象,在这个著名的广场上已经不能再进行任何公开示威。众所周知,穆斯林兄弟会早在10年前就已成功接管人民革命,并渗透到公民社会和国家行政的各个层面。直到他们在 2012 年通过穆罕默德·穆尔西 (Mohammad Morsi) 成功上台执政。西方媒体仍继续坚持穆尔西是“埃及第一位民选总统”。埃及人知道他的选举就像过去60年所有人一样均是伪造的。事实上,他的对手正在获得更多的支持,但美国政府坚持选择穆尔西,在公开结果并使穆斯林兄弟候选人胜出前过去了10天。我们都目睹了投票箱在选举开始前就是已被装满选票,就像在上埃及(那里的基督徒人数远高于其他地方)一样,基督徒选民被阻止前往投票站办公室。

穆尔西和穆斯林兄弟会专制又灾难性的统治(可连任一次的四年一任期)只持续了短短一年的时间。2013 年 6 月 30 日,逾3000 万埃及人在全国各地示威,从南部的阿斯旺到北部的亚历山大港,并以开罗为中心,威逼可恨的穆尔西政权下台。2013 年 7 月 3 日,在民众施压下,军队罢免了穆尔西。

许多人对关闭原教旨主义者聚集的两个广场议论纷纷讨论,一个在南边靠近开罗大学,另一个位于北边拉巴广场,但实际上埃及人民经历了真正的氧气供应。一年后,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ah al-Sisi)脱下军装换上便服,被一致宣布为国家元首,任期四年,并于2018年连任。

许多成就必须得到承认,但最主要的变化是埃及人口的大规模增长。今天的总人数是 1.1 亿,其中 1000 万人已移民至阿拉伯国家,但他们终有一天会回家。其中 3000 万人生活在巨大的开罗大都市;亚历山大有 7 到 800 万。以农村国家闻名的埃及正越来越城市化。首都和大城市不仅向沙漠扩张,还在向农村扩张。开罗、亚历山大以及各省的主要中心被越来越多的卫星城市和住宅区包围。

埃及货币贬值;欧元的价格原在 7 到 8 埃及镑之间,现已达到22 镑。另一方面,美元的汇率从 7 英镑升至 21 英镑。现在欧美货币已经稳定在20和18埃及镑左右。各个方面的生活成本都大幅上涨:住房、食品、交通、医药等。短短几年时间,一些基本药物的价格上涨了 10 倍之多。地铁票从一英镑涨到三英镑、五英镑或七英镑,具体取决于旅程的长度。火车、巴士和飞机票也相当高。

随着埃及的租金价格冻结,房东将他们的房产出售给建筑商;许多小型建筑或别墅正逐渐地被公寓大楼取代。它们价格可达到约200万镑,在更好的地区甚至更高。短期合同的“新租赁”制度正在崛起,而旧租金已被冻结,议会更新制度的尝试迄今为止毫无价值。

与此同时,国家正在以低得多的价格为年轻人建造许多新房,为他们提供设施以支付长期成本。 毕竟,埃及正处于建筑市场真正疯狂发展的阶段。全国各地都存在建筑热潮,有时甚至在农业或考古遗迹上,如阿拉曼新城,但最重要的是在沙漠土地上。 目前,所有的红海和地中海沿岸都被新的定居点所覆盖。

第一部分结束  (第二部分)

*匿名和谦虚的见证-分析师,中东问题领先学者和专家的笔名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亚历山大里亚东正教宗主教承认基辅的埃皮法尼乌斯
08/11/2019 15:38
萨米尔神父:科普特基督徒遇袭背后是埃尔-阿扎尔的不明朗态度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泛滥
31/05/2017 10:08
伊斯拉姆·贝海里指埃尔-阿扎尔未能抓住教宗来访的机遇
02/05/2017 16:56
紧张制定教宗方济各埃及之行议程安排
20/03/2017 19:25
科普特宗主教伊布拉西姆∙伊萨克访问科威特:这里接纳了埃及天主教徒
18/11/2016 18:40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