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9/2021, 13.5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梵蒂冈:协助老年人,让他们仍能继续‘奉献’

宗座生命学院文件:《老年:我们的未来。大流行后老年人的情况》。“将人及其需要和权利置于关注的中心”,“这代表着进步、文明和真诚的基督教良知”。“无论男女老少,都能通过相遇将人文主义的新活力融入社会,这将使社会更加团结。”

梵蒂冈(亚洲新闻)- 一个“文化转折点”,使老人能够在更像是家而不是医院的环境中得到陪伴与帮助,并主要让年轻人和信友参与其中。这是宗座生命学院今天在题为《老年:我们的未来。大流行后老年人的情况》的文件中所提出的建议。

根本思想在于不应该只在老年人脆弱的时候看到照顾的必要,而是将其视为一个仍能继续“奉献”的人。

该文件从以下观点开始:大流行表明“我们都在同一场风暴中飘荡,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可以说我们在不同的船上划船:最脆弱的船每天都在下沉。重新考虑整个星球的发展模式至关重要。每个人都受到呼吁:政治、经济、社会、宗教组织,要建立一种以人民共同福祉为中心的新社会秩序。”

在病毒的打击下,有人谈及那些在老人院中发生的“难以想象的悲剧”。宗座生命学院主席文森佐·帕格里亚(Vincenzo Paglia)主教在发布文件时表示,“50%的老年死者来自约30万名住在疗养院和敬老院的老人中,700万住在家中的75岁以上老年人中只有24%受到影响。即使在大流行期间,自己的住所在同等情况下提供了更多的保护。”他补充说,这表明“迫切需要重新考虑社会对老年人的接近。在老年人的照料和援助系统中,有许多需要审查的问题。”

但是,社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医学的进步使得寿命延长。“刻板印象的看法可能让我们觉得,从全球角度来看,城市是平均寿命较长的地方。因此,老年人人数众多,但使城市变得老年人宜居之处是必不可少的。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到2050年,世界上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0亿:5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如果有人将晚年视为一种疾病,教宗方济各则称其为“一种特权!孤独可能是一种疾病,但我们能通过慈善、接近和精神安慰治愈它。”“无论如何,晚年是天主的恩赐和巨大的资源,是一项值得认真维护的成就。”

面对养老院生活中严重的孤独感,必须“支持那些无法独力在家承担照顾特殊病例,且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与金钱的疾病之人,尤其是那些子女单薄的家庭。必须重新建立更广泛的援助网络,这无需完全基于血缘关系,而是要根据归属感、友谊、共情、彼此慷慨来表达,以回应他人的需求。”这意味着“将一个人及其需求和权利作为关注的重点”。这代表着“进步、文明和真诚的基督教良知。因此,人必须成为这种新的援助范式,以及关怀最脆弱老年人的核心”。

每个老年人都大不相同。“这项原则的实施意味着在不同层次上进行明确的干预,并在一个人的家庭和一些外部服务之间建立连贯的护理,而不会造成创伤性中断,这不适合衰老的脆弱性。”“家庭护理必须整合上门医疗服务与合理的服务分配。换句话说,无论老年人身在何处,照顾老人都是必要和紧迫的。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社会、公民、文化和道德转变的过程。”

“在这种情况下,教区、堂区和教会团体也应对老年人世界进行更认真的思考。在最近的几十年中,教宗多次就此发表讲话,以唤起对老年人的责任感和牧灵关怀。他们的存在是巨大的财富。只要想一想他们在无神论和专制国家对年轻人信仰的保存和传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而许多祖父母仍在继续向孙子们传递信仰。”

就老年人而言,他们“必须设法明智地度过晚年”,而老年人牧灵也应像任何牧灵一样,必须从传教角度来考虑。“福传必须针对每个年龄段的精神成长,因为圣德的召叫面向每个人,包括祖父母。”老年人蒙召成为传教士,就像其他年龄段的人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讲,教会[可以使自己]成为世世代代分享天主爱的计划之地,在相互交换圣神恩赐的关系中。这种多代共享迫使我们改变对老年人的看法,学会与他们一起展望未来。”“事实上,无论男女老少,都能通过相遇将人文主义的新活力融入社会,这将使社会更加团结。”

圣座促进人类发展部秘书长杜非(Bruno-Marie Duffè)强调,“我们可以说,紧急卫生事件已使社会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暴露出来。接受生活挑战的能力——未知和喜乐——部分以几代人对话的启发为基础:对话可以由文字或沉默、儿童的画作构成,这仍然使老年人魂牵梦绕,或者通过他们双眼的温柔,彼此对望并相互鼓励。梦想和温柔:就是这样。如果老年人继续有梦想,年轻人也能继续创造。如果老年人的目光温柔地鼓励年轻人的计划,那么两者都会活在克服恐惧的希望中。”

该文件最后强调,“渐渐老去的人并非走向尽头,而是永恒的奥秘。要了解他就必须接近天主并与祂一起生活。关怀老年人的灵修,与基督的亲密关系和信仰共享是教会的慈善任务。老年人借着自己的脆弱所做的见证也很宝贵。

“还必须在这个精神角度中理解老年:这是完全托付给天主的好年龄段。尽管身体衰弱,精神活力、记忆力和思维能力下降,但人们对天主的依赖性越来越明显。当然,有些人可以将老年人视为一种谴责,但也有些人可以将其视为与天主重新建立关系的机会。一旦人类的支柱倒塌,基本的美德就变成了信仰,不仅以坚持真理为生,而是坚信天主的爱永远不会放弃。”(FP)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