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2021, 12.04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为应对民众的抵触,车臣强制接种疫苗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车臣当局称疫苗接种率为92%。活动人士谴责强制方式:任何拒绝接种疫苗的人都有可能被解雇。当地医生提供伊斯兰药物。穆斯林相信“真主通过疾病净化罪恶”。在鞑靼斯坦,无接种疫苗者被关入精神病院。

莫斯科(亚洲新闻)- 昨天,车臣卫生部宣布,92%的人口已经接种了第一剂新冠疫苗,超过40%的人已经接种第二剂。车臣是一个隶属俄罗斯联邦的高加索共和国,当局表示“现在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鉴于整个俄罗斯和高加索地区普遍不愿接种疫苗,这些信息引起了一些人的惊讶。

近日,人道主义协会“Memorial”成员谴责车臣政府的强制性措施,威胁要解雇任何拒绝接种疫苗的人。根据《Kavkaz.Realii》的一项调查,反对新冠治疗的主要原因是穆斯林宗教,大部分当地居民信奉伊斯兰教。

此外,大部分车臣医生也表示反对疫苗,但却只只能遵守地方当局的规定。在车臣首都格罗兹尼工作的肿瘤学家Musa X(出于安全原因省略姓氏)指出,“Sputnik-V尚未通过所有测试,而且也未曾证实有针对最新变异毒株的防御措施”。

许多医生试图提出以伊斯兰药物来代替不是疫苗,这里指的是先知穆罕默德曾经可能接受过的治疗:草药、输血、阅读古兰经等等。穆萨医生对此更持怀疑态度:“我也有宗教信仰,阅读古兰经并祈祷,但我没有看到伊斯兰教禁止接种疫苗的迹象”。

这位医生将车臣描述为“一个充满人为和陈旧偏见的蒙昧地区”,那里不乏关于新冠病毒作为人口控制计划的阴谋论。人们普遍认为人到了时候就会死去”,没有医生能够反对这种观点。

还有一句在车臣屡见不鲜的说法是“我们的祖先没有接种过疫苗却幸存了下来,不如用圣行治愈”,即宗教传统。根据Musa的说法,伊斯兰医学只在“心理层面”有帮助。在苏联时期,人们相信国家的指示,但现在这种信任显然并不普遍。

另一位名叫Magomed S.的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到,除了宗教动机外,无知非常普遍,甚至在医务人员之间也是如此。奥塞梯和印古什等邻近地区也有着同样的缺点。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拒绝为儿童接种疫苗,因为“小孩子是受真主的保护”,每个人都必须服从真主的意志。他们强调“真主通过疾病净化罪恶,所以如果你生病了,这是一种仁慈的行为”。

格罗兹尼一位名叫Madina E.的阿拉伯语教师表示,她没有足够的知识来全面评估这个问题,“然而,人无法避免真主的安排,他不会面对任何不是为他所做的安排”。Madina认为,从《古兰经》中可以得出的最大预防措施是穆罕默德命令不要离开麻风病肆虐的地区,以免感染其他地方的人; 另一方面,“伊斯兰教肯定人们不能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我们已经看到许多疫苗对人造成伤害的案例”。

在俄罗斯的另一个伊斯兰地区—鞑靼斯坦共和国,当局开始将无疫苗者关入精神病院。当地政府为所有工人引入了二维码(绿色通行证)。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西伯利亚的正东正教和萨满教
30/11/2021 12:17
俄罗斯经济仍将会停滞不前
29/11/2021 13:08
莫斯科:物价上涨威胁成员众多的大家庭
03/08/2021 16:30
普京旨在摆脱卢卡申科
01/07/2021 10:59
欧亚大陆之父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诞辰800周年
15/05/2021 17:23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