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2/2022, 13.28
俄罗斯世界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非洲、教堂和枪支

作者 Stefano Caprio

“亚历山大”神职人员流向俄罗斯宗主教区似乎势不可挡:东正教内部真正的“教会战争”正在非洲上演,这关乎莫斯科的精神、物质、牧灵和政治、礼仪和军事利益。

俄罗斯非洲代牧区

整个非洲大陆的拜占庭基督教领袖——亚历山大里亚宗主教实施的“俄罗斯入侵”仍继续在东正教制造巨大的动荡。破裂发生在一个小事件之后,即亚历山大宗主教西奥多罗斯二世(Choreutakis)(与科普特希腊礼“教宗”)与基辅都主教在一个偏远的地中海岛屿共祭弥撒,基辅都主教

“亚历山大”神职人员流向俄罗斯宗主教区似乎势不可挡:2月10日,又有15人流向莫斯科任命的非洲代牧区,其中包括54 岁的都主教列昂尼德(戈尔巴乔夫),他是宗主教基里尔(贡贾耶夫)的忠实合作者,这十几年以来,他一直是驻西奥多罗斯宗主教区的莫斯科代表,曾于2009年在开罗组织与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j Medvedev)的会晤。列昂尼德曾在俄罗斯陆军和空军服役,他的军事-教会双重身份对于其职业-传教生涯至关重要。

新任主教为俄罗斯军队中东正教神父的有机整合做出了贡献,并在各个纬度担任外交职能:在阿根廷担任宗主教代表,近期又被任命为亚美尼亚主教。他密切关注埃塞俄比亚教会的事宜,以及俄罗斯东正教与印度马兰卡拉教会的双边对话,最终获得了莫斯科克林主教的宗主教代牧头衔。所有这些头衔和职能都是基于基里尔宗主教区的管理模式,每次需要为最紧迫的问题找到解决方法时,这个管理模式都会像摆放游戏棋子一样派遣其最紧密的合作者。

列昂尼德在肯尼亚东部梅鲁镇举行的“牧灵大会”上欢迎新加入的俄非神父,尽管主教恳求并威胁要开除由希腊人抚养长大的肯尼亚主教尼奥菲特(Kongai),涅里教区的大多数东正教神职人员仍决定加入莫斯科代牧区。神父们骑着摩托车从偏远的堂区赶来参加会议。

实际上,俄罗斯宗主教区表示,“我们不能不回应许多非洲神父的请求”,由于“乌克兰分裂”这一不可接受的丑闻,他们渴望加入莫斯科。宗主教“外长”都主教伊拉里翁(Alfeev)近日评论说,“非洲的基督徒需要俄罗斯的保护,这不是出于我们的意愿,而是因为当下的情况,我们为了给非洲神父提供教会庇护所而创建了代牧区,他们不打算跟随亚历山大使乌克兰分裂合法化”。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派遣传教士为非洲国家讲俄语的信徒服务,现在这一切都被重新规范为代牧区和“教会接待”结构。

此外,莫斯科多次重申“甚至被迫”在土耳其设立俄罗斯堂区,巴塞洛缪的这片领土有很多俄罗斯人,但到目前为止只有几个教堂。目前,威胁并不针对希腊,雅典总主教耶罗尼莫斯二世(Liapis)承认了基辅都主教,即使俄罗斯人已正式决定与阿索斯山的修道院社区决裂,许多俄罗斯僧侣仍然居住在那里。传统古代“五元统治”的其他两位宗主教依然保持中立,莫斯科在现代取代了“异端”罗马。耶路撒冷宗主教西奥菲洛斯三世(Giannopoulos)需要在圣地接纳不同礼仪的基督教,所以只能勉强维持。而安提阿宗主教伊奥尼斯十世(Yazigi)一直站在莫斯科那边,这不仅是出于个人原因(他在苏联时代与未来的宗主教基里尔一起长大),也有客观的领土原因,Isis战争结束后,叙利亚正在俄罗斯的政治和军事保护。

因此,东正教内部真正的“教会之战”正在非洲上演。尽管希腊和中东一直在俄罗斯的监视下,但将继续保持相对独立,但黑色大陆过于广阔、复杂、重要,不能将其留给对手。因此,俄罗斯教会的举措不仅仅是出于对拒绝异端神父的同情,也许是希望每天获得津贴,甚至不仅是出于司法-教会在自治和规范领土争端中的吝啬。这关乎莫斯科在非洲的精神、物质、牧灵和政治、礼仪和军事利益。

大炮市场

非洲是俄罗斯武器的主要出口地区之一,与许多国家都有牢固的联系,这导致俄罗斯多年来一直与中国竞争非洲大陆。最为明显的就是布基纳法索的局势,1月24日,该地区发生军事政变,而俄罗斯则对此颇感兴趣趣。军方在该国首都瓦加杜古逮捕总统马克·卡博尔(Marc Kabore)并解散政府和议会,就此夺权成功。

令记者们颇感意外的是,政变刚发生后,大批军方支持者涌上街头,首先要求改变国家的外交政策,并挥舞着俄罗斯三色旗,要求选择莫斯科而不是巴黎。俄罗斯军事专家很快加入了前法国殖民地的军队,令人不禁想起苏联时期的行动。

苏联在非洲非常活跃,直到今天,仍有许多非洲人在俄罗斯生活和工作,俄罗斯奖学金和特别机构从未关闭过。1960年,在冷战最激烈的时期,以刚果“社会主义烈士”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命名的民族友谊大学在莫斯科成立,至今仍有许多外国学生,其中非洲人居多。大部分非洲学生积极参与俄罗斯天主教的堂区生活,其中一位是工程专业毕业生Corentin Ntontas,他是黑桥人,在圣彼得堡神学院教授圣经。

当时的对手是美国,共产主义的终结迫使俄罗斯人把战场留给中国人,但今天似乎是这两个对手对抗的时候了。2019年疫情之前,在索契举办了一场伟大的“俄罗斯-非洲”峰会,非洲大陆有54个国家的代表团参加此次会议,其中三个国家被视为特权战略伙伴:阿尔及利亚、埃及以及南非与俄罗斯的经济和军事联系非常密切,且从未中断。现在,莫斯科也在努力扩大与最不发达国家和最贫穷国家的关系,承诺帮助保护特定利益,例如在布基纳法索。

军事专家的武器、科技和技术是俄罗斯最好的牌,现在又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添加了教会祝福,并象征性地融合在代牧-列昂尼德身上。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长德米特里·舒加耶夫(Dmitrij Šugaev)于2021年8月正式宣布,对非洲的武器出口占俄罗斯军事出口总额的 30-40%,总预算约为 140 亿美元。

俄罗斯对非洲国家的军事和经济援助因国家而异,有时来自政府之间的协议,有时来自雇佣军,如马里和利比亚。2018 年,第一个接受“瓦格纳公司”援助的国家是中非共和国,以支持陷入困境的总统Faustine-Archange Tuadera。瓦格纳战士由彼得堡寡头 Evgenij Prigožin 资助,媒体称他为“普京的厨师”,他对非洲国家的宝石开采非常感兴趣。

许多其他例子可以证实俄罗斯对非洲的兴趣,但有一个因素值得记住:非洲国家的选票占联合国大会的 25%,并且传统上忠于俄罗斯。没有一个非洲国家签署对莫斯科的制裁,现在甚至在教会领域,非洲人也投票支持莫斯科宗主教区反对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区,以维护俄罗斯在黑色大陆的首要地位。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明斯克基督徒,为和平游行
17/08/2020 11:47
基里尔带领众人瞻仰圣亚历山大·涅夫斯基
15/09/2021 18:35
亚历山大里亚东正教宗主教承认基辅的埃皮法尼乌斯
08/11/2019 15:38
沙普宁:东正教神父捍卫年轻被捕抗议者而致信
18/10/2019 19:19
莫斯科宗主教区和亚历山大宗主教区之间的争议
18/01/2022 12:12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