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6/2014, 00.00
韩国-中国-梵蒂冈-亚青节
發送給朋友

来自南京的张 路加到首尔向教宗说 "谢谢,"中国教会热爱您

作者 Vincenzo Faccioli Pintozzi
一位年轻大学生获得奖学金在韩国大学学习。正因为如此,他能够来到了半岛参加教宗方济各使徒访问。与两位修士朋友一起,他们正在出席亚青节并希望很快与见到教宗。"我们的政府在宗教问题上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但这并不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困扰。我们称接近当局的神父为 "红卫兵"。 在这里很重要的显示普世圣教会的共融,即使在困难的时候。"

首尔(亚洲新闻)-张路加不是他的真名,从南京经过北京前往达首尔,向教宗说"谢谢您"以实际的方式表达与普世圣教会的共融和中国天主教徒们热爱教宗,尽管被政府迫害。虽然距离不是很远,但他几乎用了两天的时间到达了朝鲜半岛。 

为了加入其他来自大陆的年轻人并同他们一起与教宗庆祝的亚洲青年节, 在最后时刻,他必须来到中国首都等学生签证。几乎同时,不幸的是,另一组中国年轻人在首都被当局 "官僚的违规行为"阻止,被迫取消了到韩国的参观。

路加和两个朋友抵达了首尔, 两位修士来自另一个教区(华中地区),他们三位出席了昨日在大田世界杯体育场由教宗方济各隆重地举行了圣母升天瞻礼弥撒。

两位三年级的修士,自豪地穿着神父服。 其中一位说 "我们向主教要求,他有同样的名字并在中国很著名,他告诉我们,'去参加并穿着神父服,他要我们告诉教宗,我们的教会有生机,和我们热爱教宗!'我们不能够见到圣父,但我确信我们将成功。"

有一小组,是大约120名中国大陆代表团在韩国参加亚洲青年节的一部分, 官方和非官方教会 的区别不再重要,至少在我们的教区。不管政府说什么,我们忠于教宗和主教由教宗认可。当然,一些更接近政府的神父有时批评他和我们。但这不给我们找很多麻烦,我们笑他们的损失 称他们"红卫兵"。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在这里,要说谢谢方济各和认识从大陆来的许多其他天主教徒。

一位正在大学里学习的平信徒路加, 感觉一样。"在中国一些地区有问题,比如上海,那里的政府采取的立场是反对教会。但在其他地方人们的生活相当正常。困扰我的是关于天主教没有官方政策。有时我们的领导人沉默;在其他场合,他们似乎很生气,把天主教徒视为叛徒。当然,很多取决于当地官员。我的神父朋友被非法扣押了两天,只是因为他不喜欢在他的区域警察队长,他以信仰为借口去找他麻烦。"

路加的担忧也反映在北京的最新举措与教宗抵达韩国。一方面,中国准许教宗飞越其领空,他们由于"技术原因" 尽管迟收教宗电报,和来自外交部的回答即表示 "愿意与梵蒂冈建立关系。" 另一方面,他们阻止了大批年轻的天主教徒前往首尔与方济各相遇, 召回一些在韩国工作中国神父和以"当他们回家要有麻烦来威胁许多其他人。

据一位天主教青年人讲,这一切 "是大的设计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并不真正关于教会。政客们正在互相对抗, 在我们对天主教徒明确之前 我们必须找出谁将赢。至于我,很荣幸和幸福来到这里。教宗的离开后,我将在首尔停留一年,因为我获得奖学金在韩国大学读书,并且我要以更多的自由更好地活出我的信仰。"

后来他明白了这个信念, 感谢这难过的故事。"我和我的父母住在郊区,直到我十岁。他们都是坚定的共产党员者,他们以同样的方式教育我,尽管我从来没有爱那些口号,他们遗弃了我,因为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找到一份工作,我和我的祖父母一起住在农村。我祖母总是一个天主教徒,由此原因,我和妈妈吵了多次。在晚上,祖母通常来到我的床旁边, 向我的守护天使祈祷。有一次我问她,在做什么,她开始与我谈耶稣和 天主的爱"

虽然祖母的影响是不够的。 "我开始去附近地区的教堂,那里有一位老神父。年轻人每周来一次。我们开玩笑地叫他'旅行神父'。他在教义方面帮助我很多并且他是我受洗时的代父。当我13岁的时候, 要求圣事,并继续加深我的信仰和福音的学习,感谢他。是这位神父建议我等待可能在5月获得的申请奖学金,这样我就与教宗同时来到这里。他每天都帮助我。当我们接触时,他提醒我,我们并不孤单,我们的情形并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

最终,"亚青节给了我如此之多。我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巴基斯坦人,告诉我在他的国家天主教徒是怎样生活的,为这一时刻,我真的感到很幸运我是中国人。的确,我们冒险被监禁,但他们被枪杀!如此多的年轻人相遇和学习,我的问题也在某种程度上使我感觉好多了。昨日当教宗告诉我们,是天主决定我们的道路,我充满了一种奇特的平静。我并不孤独,方济各以父亲的爱提醒我。我将永远不会忘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