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9/2015, 00.00
古巴 - 梵蒂冈 [更新版]
發送給朋友

古巴流亡者: 亲爱的教宗方济各,请拥抱肆虐者前, 先關懷受害者

作者 Flavio Labrador
在国内或流亡的古巴人, 希望教宗方济各要求会晤政治犯和其母亲, 拥抱他们的妻子或亲属, 他们每个星期天都在示威。古巴政权「秉承」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建议「向世界开放」。

迈阿密 (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访问古巴, 各方恳切希望教宗能会晤政治犯或拥抱「白衣女士」, 这些女士在每个主日踏出圣堂后, 都会为她们仍在监狱中遭到殴打和被拘禁的亲属示威。这是流亡多年的哈瓦那医生及现住在迈阿密的弗拉维奥拉・拉布拉多 (Flavio Labrador) 所表达的期望, 他在教宗到达阿根廷岛前进行四天的访问几个小时说的。拉布拉多赞赏, 自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到访之后, 政权正在采取小步骤改善状况,若望保禄二世到访把她「向世界开放」。但是,这些步骤也是经济和政治失败 (也许因禁运) 的结果。同时,教会和教宗都在努力,把光芒带给古巴人民的黑暗生活,而暗区由政权隐藏着。

多年来古巴人民受苦和仍然受苦; 多年来它已被剥夺,至今仍然被剥夺他们每天的食粮。现在, 同一批人民正等待教宗方济各带来新的希望。

教宗知道的, 他知道古巴正在受苦,古巴没有食粮,古巴希望着一线希望, 因为教宗知道古巴就没有自由。

这就是为什么教宗要去当地,这也是为什么最近两位教宗去那里,因为人民的福传永远不会结束,因为有好的喜讯要带到那里。首先, 教宗要与我们所有在一起,尤其是对那些受苦、没有面包、没有希望、没有自由的人: 这些都是耶稣福音的受祝福者。这个选择不是众多选择的其中一个,但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也许是真正和连贯的基督徒生活的唯一途径。

在两位前教宗访问古巴时,我有机会体验到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历史性访问 (1998年) 的每一刻,完全充满着强烈的热情。在教宗本笃十六世的访问(2012年)中, 我已经流亡美国, 但我也会从流亡生活中经验教宗方济各的到访,而有些古巴人,与我一起过着流亡的生活。

在迈阿密总教区, 特别是迈阿密市, 正在准备这次会面。多默・文斯基总主教(Thomas Wenski)今天抵达古巴, 他率领一个约200人的代表团,其中大部分是古巴人和古巴裔美国人。他们试图借着支持教宗到访的朝圣团, 了解今天古巴的现实状况; 他们想象与古巴有新伙伴关系,及建立新的桥梁。

这批朝圣者年纪很小时已经离开古巴,在某种意义上将第一次看到古巴。其他流亡者, 将聚集在迈阿密市的圣堂和圣母朝圣地,面向迈阿密湾,收看现场直播,从哈瓦那、奥尔金和 圣地阿哥等不同电视网络的广播,像CNN和其他许多频道,包括在迈阿密市的一个地方电视台的。

其中许多频道, 像AmericaTV Hispanic, 将有特别的报导, 以便按照教宗的行程报导, 他今天抵达哈瓦那。古巴流亡者和被监禁的从未如此亲近古巴。

在哈瓦那政权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即使违反其意愿和性质,开始做若望保禄二世要求的行动, 自教宗在1998 年1月在古巴从飞机上走下, 从此古巴向世界开放。同一政权,本来是封闭、亵渎教会; 驱逐神父和修会会士; 许多信徒被判处强迫劳动及否认天主,今天它已别无选择, 也不容争论,如果它不想失去控制和权力,它必须给予教会更多自由, 允许宗教人员进入古巴,以及进行其他良好意愿的表示,以便给人一个与过去非常不同的图像,针对现实。

教宗方济各都知道这现实。若望保禄二世非常明白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他利用在墙上的裂缝把光明带到隐藏黑暗之地。这是他们能做的, 以及教会一直在进行多年的努力。

但这一次, 我真的希望他们做得更多。我期望教宗方济各的议程,包括与那些因为信仰受迫害的人会面,他们为此被囚禁、殴打和折磨。我希望教宗方济各会拥抱那些每主日离开圣堂就被殴打的妇女, 被称为白色的女士,她们是被囚者的母亲、姐妹、妻子们, 她们每星期都抗议丈夫或亲属被囚及要求释放他们的妇女。我有主教宗拥抱这些受害者, 即使在他与肆虐者见面之前。

这是我对教宗访古巴的期望。这些表示会带给教宗方济各的访问更大意义, 更符合现实, 使他的访问更具历史意义。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