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21, 18.01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自由不是“只为自己”而是在爱德和为他人服务中实现

“我们知道,现代最广泛的自由概念之一是:‘我的自由在你开始的地方结束’。但这里缺少关系!这是个人主义的视野。相反,那些接受了耶稣带来的自由恩赐者不会认为自由就是远离他人,将他们视为麻烦;他们无法看到人对自己封闭,但始终是小区的一部分。”在教宗方济各身边坐下的小男孩自然而然的手势。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基督徒的自由不是个人主义的,它不会在另一个人的自由开始的地方结束,而是具有社会、团体层面:“我们说并相信其他人不是我自由的障碍,而是完全实现它的可能性。因为我们的自由源于天主的爱,并在爱德中成长。”在爱德中实现自由,是教宗方济各在今天 (10月20日) 的公开接见中谈到的主题。

这次接见会议开始时,突然有一个男孩走近教宗方济各,在教宗旁边坐了一会儿,然后坐在面带笑容的教廷内务管理处莱昂纳多·萨皮恩萨神父(Leonardo Sapienza)为其准备的椅子上。教宗感谢神父让小男孩给他上了“自由”一课。

教宗说:“这让人想起耶稣所说的关于儿童的自发性和自由,当这个孩子可以像在家一样自由接近和走动时......耶稣告诉我们:'你也是,如果你不这样做像小孩子一样,便进不去天国。接近主的勇气,向主敞开心扉,不惧怕主:我感谢这个孩子给我们所有人的教训。”

因此,教宗的教理讲授,继续圣保禄致《迦拉达书》的循环。教宗谈到了该书信的“自由之心”。它“不是一种放荡的生活方式,根据肉体或本能、个人欲望或自私驱力。” 相反,保禄宗徒写道,耶稣的自由使我们‘彼此服务’。在基督里的自由有某种程度的奴役;它让我们为他人服务。换句话说,真正的自由完全体现在爱德中。我们再次发现自己处于福音的悖论面前:我们可以自由地服务;我们发现自己‘愿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丧失性命;但谁若为我和福音的原故,丧失自己的性命,必要救得性命’(参见马尔谷福音 8:35)。但是如何解释这个悖论呢?保禄宗徒的回答简单直接,它要求“以爱德”(迦5:13)行事。这是基督的爱使我们自由,又是爱使我们摆脱了最糟糕的奴役,即自我的奴役;因此,自由因爱而增长。但要注意:不要因亲密的爱而增长一部肥皂剧,不是单纯地寻找我们想要和喜欢的东西的热情,而是我们所看到的爱在基督里,在爱德中:这是真正自由和解放的爱。是在无偿服务中闪耀的爱,效法耶稣的爱,祂为门徒洗脚并说:“我给你们立了榜样,叫你们也照我给你们所做的去做。”(若望福音13:15)

“因此,对圣保禄来说,自由不是“做你想做的和你喜欢的”。这种没有目标和参照点的自由,将是一种空洞的自由。事实上,它在内心留下空虚:多久,单从本能之后,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的内心是空虚的,我们错误地使用了自由的宝藏,能够为自己和他人选择真正的善的美。只有这种自由才是圆满的、真实的,并将我们置于真实的日常生活中。在另一封《格林多前书》中,圣保禄宗徒回应了那些支持错误自由观念的人。 “一切都是合法的!”他们说。圣保禄宗徒回答: “是的,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帮助。”“一切都是合法的!” 圣保禄回答:“是的,但并非所有事情都会建立起来。”然后他说:“人不要只求自己的利益,但也该求别人的利益。”(格林多前书 10:23-24)对于那些试图只根据自己的口味减少自由的人,保禄将爱的需要摆在他们面前。只有爱引导的自由才能让他人和自己自由,懂得倾听而不强迫,懂得爱而不强迫,建立而不破坏,不为自己的方便而剥削他人并做好事不谋求自己的利益。简而言之,如果自由没有为善服务,它就会冒着贫瘠和不结果子的风险。另一方面,受爱启发的自由会走向穷人,在他们的脸上认出基督。”

“因此,彼此服侍使保禄在写信给迦拉达人时,可以评论一件绝非次要的事情:谈到其他宗徒给他传福音的自由,他强调他们只推荐一件事:‘怀念穷人’(迦拉达书 2:10)。然而,我们知道,现代最广泛的自由概念之一是:“我的自由结束于你的自由开始。”但这里缺少关系!这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理念。另一方面,那些接受了耶稣带来的自由恩赐的人,不能认为自由就是远离他人,好像他们是一个讨厌的人;人不能被视为封闭在自己里面,而是始终是小区的一部分。社会维度是基督徒的根本,它使他们能够寻求共同利益而不是私人利益。特别是在这个历史时刻,我们需要重新发现群体性,而不是个人主义的维度。自由:疫情大流行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彼此,但仅仅知道这一点还不够;我们每天都需要以切实可行的方式选择它。让我们说并相信别人不是我自由的障碍,而是完全实现它的可能性。因为我们的自由源于天主的爱,并在爱德中成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