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3/2021, 13.15
柬埔寨
發送給朋友

金边:文德拉明去世,波尔布特后期第一位回归的神父

作者 Giorgio Bernardelli

1990 年,德肋撒修女团体的修女邀请他前往当地居住,并借机主持弥撒。作为宗座外方传教会的神父,一到当地他便写到:“整个柬埔寨都已沦为强迫劳改营”。30年来,小型地方教会慢慢重生。

金边(亚洲新闻) - 柬埔寨天主教会在波尔布特时代后的先锋与世长眠。78岁的托尼·文德拉明神父(Toni Vendramin) 来自意大利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他于1990年成为第一位重返该国的神父。最近,他因肺炎感染在金边皇家医院住院数周。

文德拉明自1969年起成为神父,他来自意大利的特雷维索。文德拉明 (Vendramin) 曾在孟加拉国传教15年之久,就在红色高棉政权开放之初,他便前往柬埔寨。“仁爱传教修女会的修女受到政府的邀请,但她们正在寻找一位神父陪同。她们遇到了一位法国传教士,埃米尔·德斯托姆斯神父(金边未来的宗座代牧)。他当时持有合作签证,在那里待了仅两三个月。像他一样,还有一位来自玛利诺修会的传教士——汤姆邓利维神父。除此之外,再无他人。修女对该国政府说:“我们将返回柬埔寨,但我们想要有一位固定的神父和我们一起,因为需要他主持弥撒”。

1990 年 11 月 23 日,文德拉明神父与四名修女登上了从香港飞往金边的航班。神父说:“我们没有签证,但有洪森首相的邀请函;在机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 过了几天,这位神父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整个柬埔寨都沦为强迫劳改的营地。”

柬埔寨政府希望仁爱传教修女会照顾被地雷致残的伤员。但她们更热衷于照顾那些睡在大街的病人或乞丐;她们还照顾被遗弃的儿童或患有艾滋病的儿童。“没有教堂,我们在私人家里庆祝弥撒”,神父说,“到了1990年底,我们设法要回了一间小神学院的宿舍:我们在那里庆祝了第一个圣诞节,这是一次非常深刻的体验”。但是,仍然有许多活动受到限制:“我无法去往距金边 20 公里的范围之外”,这位宗教人士解释说。“只有随着联合国参加 1993 年的大选活动,我们的行动自由才有所改善,也才有可能开始重组教会”。

近年来,文德拉明神父服务于机场附近的圣伯多禄堂区。只要政府允许,他也会每月去监狱探望一次。回顾他在柬埔寨的 30 年,神父曾表示:“来到这里,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深刻的经历。在金边,一切都变了:过去那里只有两三条柏油马路,而今天有40层中国人造的高楼。至于天主教,如今所有传教机构都设有幼儿园,甚至是小学。金边这座城市已经发展壮大,与此同时,我们的小教会也在小步发展”。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