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5, 00.00
梵蒂冈 – 老挝
發送給朋友

巴色主教介绍弱小的公教团体面对多妻制的挑战

林·芒卡内昆主教带领六名教区司铎,牧养一万四千五百多名教友、在巴色民众中开展福传、讲解圣事的道理。重重困难中,皈依信仰的人不断增加。面对当前多妻制问题,须找出信仰之路

梵蒂冈(亚洲新闻)—老挝教会还像个孩子一样弱小,处于初期宣讲时代、服务对象主要是部落人和泛灵教信徒。这是正在罗马出席家庭牧灵问题世界主教会议的老挝巴色教区主教林·芒卡内昆蒙席向本社介绍的。位于老挝最南部的巴色教区总人口一百万人,但仅有一万四千五百多名教友。全老挝六百万人口中,也仅有四万五千名教友。

            芒卡内昆主教认为,出席主教会议积累了普世性的经验。特别对教育信众更好地理解和善度圣事生活至关重要,不要把信仰生活近流于形式。牧灵工作中,他要面对严重的多妻制现象。帮助家庭、通过已婚传教员和大修道生(仅有八名)开展福传,要求他们深入边远山村,善度与当地人分享的生活、为他们提供爱德与信德的服务。以下为芒卡内昆主教接受采访的内容。

            尊敬的主教,您在主教会议期间积累了哪些经验?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世界主教会议。这次的气氛突现了普世性的特点,不同于地方的。老挝东部与越南,也就是共产党国家接壤;北部与中国,还是共产党国家毗邻。……我们要在中国老大哥和越南小兄弟之间起舞!总之,对于习惯了普世性概念的天主教徒来说,融入是很容易的。

            您认为哪一届的主教会议主题较为重要?

            总体而言,我认为有人很难理解圣事的价值。将礼仪和圣事、将排场和神秘灵修经验割裂开来。我解释一下,例如,一个家庭里诞生了一个孩子,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准备领洗的礼仪,但却没有任何精神准备。我们要进一步进行教育。

            就老挝而言,还有混合婚姻和宗教活动不平等现象。这届主教会议最令我感到高兴的地方是我们没有忘记一个重点问题:多妻制。

            多妻制有两种形式:同时拥有多个妻子、一种是一个接一个的多妻制。问题是当一名多妻的人变成天主教徒时,通常,我们对其的牧灵指导是选择一名妻子共同生活,但在经济上帮助其她人。就法律角度而言,所有的孩子和妻子都属于他。由此造成了混乱和贫困。

            此外,家庭纠纷,多妻制的家庭中常常矛盾重重。如果他变成天主教徒了,我们就会要求他中断与第二个妻子的关系……。那么我的问题是,我们有这个权利吗?

            老挝教会能够为主教会议做出哪些贡献?

            老挝教会还是个孩子,很弱小的。总之,国内大部分地区都有人皈依信仰,特别是山区部落民族。那么,究竟是什么促使这些泛灵教徒皈依信仰的呢?因为他们不断献祭,却仍然贫困。于是,他们很快放弃了这种信仰,

            总之,我坚信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变革的开始、一个重生的开始。现在,没有外籍传教士了,我们自己管理起教会。我们正在努力竭尽全力,例如圣召:我们要从零开始。

            我刚刚来到巴色教区时只有一个半司铎,一位可以开展工作;另一位年纪大了、退休了。经过多年的努力后,今天我们有六位司铎。他们正在从基层团体开始逐渐地开展工作。

            有时候,我也到越南去,对那里的相反的情况感到惊讶:他们圣召太多了,存在教育培养的困难。

            例如荣市教区,大修道院里有一百七十名修道生,还有人想加入。但教区没有足够的物力和人力资源培养他们,如果他们有能力接纳,那就是四百名大修道生呀!

最美好的是,我们有已婚的传教员,他们是真正的传教士,深入到边远山区去、变成了福传的根基。他们深入地方、善度见证生活、与人们建立联系……。

我们也向修道生推广这种经验,学习三年后,他们至少要用一年的时间——有时甚至三年——来使圣召的决定成熟起来。在此期间,从事要理和牧灵实践工作,积累经验。他们把药品、帮助和祈祷带给边远地区的人们,与他们融合在一起。

现在,我们有八名大修道生,他们集中精力关注人、家庭。通过这种分享,我们为信仰做出贡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