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2021, 12.34
俄罗斯-阿富汗
發送給朋友

车臣人和塔利班,喀布尔事件之后的新平衡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与Isis一样,阿富汗游击队之间也出现许多后苏联流散现象。塔利班与高加索和中亚圣战运动之间的关系。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以及整个高加索和中亚地区都对喀布尔塔利班新政府的改进翘首以待。许多人认为,俄罗斯政府试图与阿富汗新任掌权者保持良好关系,将导致圣战和激进伊斯兰教在这些国家的青年心中的声望增加。其他人则认为,阿富汗事件的后果不会影响俄罗斯-亚洲穆斯林乌玛的稳定性,塔利班也可能与更激进的盟友保持距离。8月18日,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泽尔诺夫(Dmitrij Žirnov)在接受《Rossiyskaja Gazeta》采访时保证,“塔利班的情况比前几天好多了,已将听不到一声枪响”。

莫斯科欧洲分析俱乐部主席尼基塔·门德科维奇(Nikita Mendkovič)是中亚经济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方面的专家,他接受了《Kavkaz.Realii》的采访并试着了解塔利班在阿富汗国内外的支持率。他说:“他们有一定的支持率,否则他们也无法组建一支10万人的军队,但很难说大多数阿富汗人站在哪一边。许多人只是出于对阿什拉夫加尼政府的不信任才接受他们”。

塔利班是具有宗教意识形态的民族主义运动成员,他们从培养所谓圣战青年干部的学校出来,他们与纳吉布拉共产主义政权及其苏联支持者展开斗争(俄方认为后者还能继续抵挡塔利班的自己至少三年)。他们融合了普什图民族主义、统一阿富汗思想和激进伊斯兰教主义,并由此以耸人听闻的暴力和血腥开启了民族统一战争。门德科维奇认为,问题在于“旧的圣战者已经在政府担任过重要的角色,而目前的塔利班在这个意义上是一个未知数”。

塔利班与基地组织以及其他极端主义运动的关系是一个关键问题。如Jamaat Ansarrulah、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伊玛目布哈尔突击队等多个团体在阿富汗境内活跃,在周边国家均已被取缔,且非常想在塔利班新阿富汗重新发扬光大。如果新政府不想失去用于促进“合法”与和平经济的国际资金,将必须切断与上述运动的联系。

许多俄罗斯消息来源还指出,另一股与塔利班一样的激进主义势力为源自北高加索地区,尤其是来自俄罗斯联邦的车臣流亡者。门德科维奇认为,“这些极端分子无法在国内实施他们的计划,便前往别处寻找机会”。车臣总统手下的宗教事务顾问亚当·沙希罗夫 (Adam Shakhirov) 也在Instagram上宣称,“亲塔利班的车臣人是一些好人”。

这是一次人数可观的后苏联流散,他们曾在ISIS军队中服役,带来了远优于阿拉伯年轻武装分子的知识和经验,并因此在恐怖主义军队中担任行政职务。在叙利亚,车臣人是教官(同时也是塔利班的教官),目前尚不清楚他们将在新情势中扮演什么角色。

门德科维奇不相信塔利班激进分子能够“像犹他州的摩门教徒吸引世界上其他基督教社区一样”,吸引俄罗斯的穆斯林社区。如果有的话,高加索或奥尔特雷沃尔加的穆斯林激进化可能会在社会不满的驱使下发生,俄罗斯和该地区国家的经济危机也加大了这种压力。

俄罗斯会承认阿富汗政权吗?正如另一位中亚专家阿尔卡季·杜布诺夫 (Arkady Dubnov) 所言:“目前,它不能承认一个由其本国立法禁止的运动组成的政权是恐怖分子。” 问题是是单方面承认阿富汗塔利班,还是酌情与国际社会一起承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孔德鲁谢维奇总主教:世界需要智者和圣人,而不是革命者
10/03/2021 14:18
传教士摄影镜头中的中国
18/12/2003
教宗:圣神降临,一个已和解并准备开始传家使命的团体。为亚马逊及卫生工作者祈祷
31/05/2020 15:12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