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2013,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一孩政策放宽,废止劳动教养制度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天宣布议决,通过放宽独生子女政策,采取「单独两孩」措施,出生率将会「略有增加」,因为国家仍然保留控制人口的权利。劳动教养制度被废止,但所有被关押接受劳教处罚者留在原地,没有人将起诉看守他或她的狱卒。不少天主教主教和神父被监禁多年,应该能够回到自己的教区。取消劳教可能不过是一种表面手法。

罗马(亚洲新闻) -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天通过决议,采取「单独两孩」政策,放宽国家的一胎化政策;并正式通过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在12月28日通过生效。

自1979年以来,中国已经实施强迫政策,每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以提升国家经济发展能力。少数民族和农民,后来获准多生一个,如果第一个是女婴,可以有两个孩子。但法律往往以暴力强制执行。违者经常缴付巨额罚款,或接受强迫绝育或晚期妊娠流产。

随着计划生育官员,在执法和举报超生达到定额而获得奖励,导致贪污和滥用权力。

虽然近几年,中国老百姓使用互联网来批评一孩政策,导致当局最终改变方针,但始终这要视乎人口趋势和政策引起的心理影响。

一方面,中国总人口预计每年下降345万人,工厂劳动力不足。中国人口老化,到2050年,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超过65岁,势必增加社会和医疗保健费用。

一方面,由于中国人重男轻女,导致选择性别而人工流产女胎的做法普遍。中国的性别比例,已经上升到每100个女孩对115个男孩。在未来几年间,中国将有2400万「剩男」,因为性别失衡,他们可能无法找到妻子。

科学家们一直在呼吁废除一胎化政策。由于关注劳动力下降,在广东和上海当局,早已经呼吁本地家庭可以生两个孩子。

中国现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允许夫妻其中一方是独生子女,可以生两个孩子。据《新华社》报导,至少一千万对夫妇将受到新的政策影响,只会对人口「仅略有增加」。

不过,国家仍然紧握控制人口权力,没有意愿放下。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迟万春说,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能动摇:「此次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本身就是我们党和政府按照规律和国情科学地引导生育,并不是不要计划生育了。」

同样,中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帆说:「防止一哄而起造成生育堆积,也要防止各地政策启动时间拉得太长出现人口迁徙。」

该准则应根据省级当局,按当地人口状况进行分阶调整。

被废止的劳动教养制度,臭名昭著,是最恶劣、最任意的侵犯人权的制度。它用来对付政治领袖、支持民主的异见人士、天主教的主教和神父、基督教徒、法轮功成员等,该制度甚至被联合国批评,它一再呼吁废除这制度。

劳动教养制度于1957年设立,作为一种快速处理轻微罪犯的方式。不过,它很快就被用于打击共产党的政治敌人,或者从它的路径偏离的人,只要给警方以「行政拘留」长达四年,没有审讯,也不会通知其家属。

在劳教中心,除了强迫劳动,囚犯必须参加政治学习班,按照「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的价值观,被「再教育」。

按2009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报告估计,大约有190,000人被关押在中国各地的320劳动教养中心。在今年年初,有260劳教中心,共有160,000名囚犯。

今年较早时候,中国当局宣布取消劳教中心,至今天才实施,共产党在今年十一月召开三中全会,会议上已经宣布。

在河北省,天主教徒希望保定教区苏志民主教、易县教区施恩祥主教、保定教区鹿根君副主教,早日获释回来。这三位神职人员已经分别被拘留15年、12年和9年。

在地下教会,至少有十位神职人员都因为在非登记的地方庆祝弥撒、举行教理班或者为青年避静。当中有些在拘留期间,受到酷刑,严重伤害身体和心理健康。

根据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在劳教制度「废除前依法作出的劳教决定有效;劳教废止后,对正在被依法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剩余期限不再执行。」不过,被释放的人不能控告他们的狱卒。

据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说:「随着治安管理处罚法、禁毒法等法律的施行和刑法的不断完善以及相关法律的有机衔接,劳动教养制度的作用逐渐被取代,劳动教养措施的使用逐年减少,启动法律程序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的时机已经成熟。」

尽管如此,多个人权组织担心,劳教的废除,只是表面功夫,它可以其他形式的控制和隔离所取代。

在劳教的解体实际上没有改变中国的「行政拘留」,它赋予警方权力,在未经审讯而可以拘留人。

在最近几周,有人发现北京有新的「黑监狱」,拘禁了上访请愿要求公义的百姓,他们被关几个月。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