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2021, 12.20
阿塞拜疆-伊朗
發送給朋友

巴库和德黑兰或将开战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伊斯兰共和国和阿塞拜疆在边境部署军队和武器。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紧张局势于2018 年重新出现。难民如潮水般涌入阿塞拜疆。土耳其准备帮助巴库的“兄弟”。逊尼派和什叶派冲突的后果。阿塞拜疆希望在高加索地区发挥主导作用。

 

莫斯科(亚洲新闻)- 阿塞拜疆和伊朗边境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两军处于最高戒备状态。 伊朗已经把可用的武器装备运抵边境,双方随时可能爆发冲突。据通讯社《Avia.pro》称,伊朗近日多次进行军事演习,其中包括装甲车、无人机、多管火箭发射器和战术导弹。这促使阿塞拜疆部署部队和武器系统。

德黑兰指责巴库是促使战争升级的第一罪魁祸首,并补充说早已计划进行演习。与伊斯兰共和国相比,阿塞拜疆明显处于军事劣势,尽管土耳其已经宣布准备帮助“阿塞拜疆兄弟”。任何一点挑衅就有可能引发真正的武装冲突,就像近日在巴库发生的焚烧卡塞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被美国杀害的伊斯兰党指挥官)和伊朗最高领导人肖像事件。

在华盛顿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伊朗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分歧于2018年重新浮出水面,随后,美国再次对德黑兰的伊朗石油实施禁运,以及其他新制裁。伊斯兰共和国与美国的问题对整个南高加索的安全体系产生了影响。阿塞拜疆南部边境出现了庞大的难民潮,其中包括许多伊斯兰极端分子;巴库为应对移民潮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

这个问题不仅关乎安全,更关乎阿塞拜疆作为高加索地区领袖的角色,自去年阿塞拜疆战胜亚美尼亚并接管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后,便跻身为该地区领袖。巴库打算充分利用这种情况,使该国成为连接欧亚的主要枢纽,将伊朗排除在外。

两国其实有许多相似的社会、文化和宗教特征,但相互之间的关系始终错综复杂,充满陷阱。根据阿塞拜疆政治学家的定义,在整个后苏联时期两国关系“中立”。双方尽量不互相挑衅; 然而,紧张局势时常会重现,就像现在一样。

伊朗是一个伊斯兰国家,而阿塞拜疆是一个世俗共和国,后者想方设法遏制宗教极端主义的可能表现形式。2001年,现任国家元首的父亲、总统盖达尔·阿利耶夫(Gaydar Aliev)表示,“阿塞拜疆永远不会成为伊朗式的伊斯兰共和国”。

德黑兰也对阿塞拜疆与土耳其之间的密切关系感到非常担忧,伊朗在中东政治的主要对手。在宗教层面上,这意味着奥斯曼逊尼派伊斯兰教正在阿塞拜疆人中传播,依据传统,阿塞拜疆人和伊朗人一样均为什叶派。在阿塞拜疆领土上,该地区两大伊斯兰势力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文化战争,以及军事和战略层面的对抗。伊朗人还指责巴库过于亲西方,过于奉承美国和以色列,尤其是在信息和安全领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世界难民不断增加令人感到“担忧”
19/06/2008
叙利亚的和平谈判。普京针对伊朗和利比亚的目标
17/02/2021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