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4/2021, 21.2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敦促圣父关注孤儿: 中国教会最微弱最真实的声音

作者 P. Wendao

教宗方济各和普世教会被吁请关注中国身心不健全的弃儿,多间天主教孤儿院被关闭。现在应该检讨《中梵临时协议》的时候了。对协议抱有希望之后,现在的正义之声,却沉默了。

北京(亚洲新闻)–  中国政府正在关闭天主教孤儿院,这些天主教孤儿院甚至几十年来都受到共产党成员的赞赏。昨日报道了最新的关闭的,是河北省宁晋县的「黎明之家」,残障儿童被送走了。

一位中国神父敦促教宗和普世教会,捍卫孤儿以及智力和身体残疾的儿童,这些儿童被政府接管送走。除了对这些孩子造成伤害之外,更是抑制教会在社会服务方面的参与和贡献。

对于教会的孤儿院被关闭解散,一位笔名「文刀神父」的中国北方司铎撰文,他同时关注《中梵临时协议》对于中国教会带来的影响。

 

最近,在中国,人们对关闭由天主教会兴办的儿童之家感到担忧。最近被解散的是河北省献县教区的任丘若瑟残婴院和赵县教区的「黎明之家」。其他被关闭解散的有张家口和正定的教会孤儿院,也有在陕西省宝鸡由修女管理的孤儿院。

这些残婴院在当地甚至是全中国都深受人们的尊敬和爱戴,很多有爱心的社会人士,也会到哪里参观服务,因此,无论是在教会,还是社会上,都产生了很好的影响,让人们学会了尊重和关怀这些身心不健全的孩子。

记得,多年前自己被迫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接受「改造」期间,有一位教授给我们上课时,分享了她参观这些残婴院的感受,她觉得教会办的这些机构非常好,一方面解决了社会的难题,另一方面又让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得到了的照顾。

她说:「在这些机构,彰显的不是利益,而是爱心。在这里服务的无论是工人还是修女,都特别值得称赞,他们对孩子的这份爱心不是出于金钱驱使,而是出于信仰的虔诚,这在其他地方,是很难看到的。」这位教授虽然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教授,是位无神论者,但她却对教会的服务,给予了肯定与支持。

然而,这样美好的服务,近来却被国内的政府逐渐在摧毁。他们勒令由修女负责的机构停止服务,由政府接管一切残障孩子。过去,他们连费心登记孩子的户口也不愿意,就嫌麻烦,更觉得没有任何意义。难度一夜之间变得善良了吗?

很显然,政府的目的,不是为了更好地服务这些被收养照顾的孩子,而只是为了上级给予的政治目标:想尽一切办法减少教会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因此,目前无论是教会的公益事业,还是教友的信仰生活,政府都在进行着无情的打压!

今年复活节期间,就看到很多地方教友留言,来表达他们无法参与礼仪的痛心之声。教友说:「很想参与弥撒,可是教堂被封着。商场旅游景区都没事,为何教堂就不行呢?看来,明着是因为疫情,实则是收紧对教会的管控。」这不,上海教区近日就公开宣布「由于Covid-19大流行,五月将取消畲山圣母朝圣地的一切朝圣活动,让教友们在家翘首远望畲山圣母,祈求她的助佑」。

不但教堂如此,就连学校,无论小学初中,还是大学,目前也都加强了对学生和老师宗教的信仰管制,想尽一切办法控制学生和老师参与宗教活动。有教友发来信息说,学校发布文件,彻查有信仰的学生与老师,对于这些人,采取的方式,有的是劝其退教,有的是警告,有的拿老师的前途说事,有的是当众鄙视,目的就是「使学校无信仰」,无论老师还是学生,以不信教为好。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中梵临时协议》。当梵蒂冈与中国政府于2018年签订协议时,中国教会的确受到了鼓舞,期盼着教会因着这份协议,在未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加之,当时教会内的多位教会显赫人物,也出来为这份协议助威吶喊,于是很多人觉得天主教会的日子,在中国看到了曙光。一度还在媒体间盛传,不久的将来,教宗就会访问中国。

大家就在这种希望中,接受了过去有问题的主教,作为教会的牧者。爱国会这个不被教会承认的组织,也在这种期望中,模糊了大家的原则,逐渐在中国教会内挺起了腰杆。而那些怀有「主教梦」的某些神父们,更是高举「协议」的旗号,不惜牺牲教会利益,恬不知耻地凑向能给自己利益的「北京柳荫街」。

之所以发生这些,与《中梵协议》有脱不开的关系,因为《协议》以及协议后的宗座给予中国教会的《指引》,都是指向维护《协议》的。大家也都是在期望中,为了教会当局的决定,整体的利益角度,做些让步,以为不久后,教会就会做出更多的调整。

谁知,接下来在中国教会发生的一件件事情,让人不得不对此有些寒心。多地教堂被拆,未成年被禁止进堂,教会的一些事业被叫停,小修院被关闭,《信德报》被停刊及信德社被整顿,各地教堂内悬挂宣传党的思想的海报和旗帜;打着疫情的旗帜,禁止教堂举行公开礼仪等。本来当这些事发生时,中国教会渴盼着普世教会的鼓励和支持,如今,因着这份《协议》,教宗的正义之声,却沉默了。

就连香港教区,自杨鸣章主教安息后,教区主教的职位一直空缺着,这在教会来说,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有教会人士就说,这也是因为《中梵协议》。甚至面对香港发生的为了反修例事件使得上百万民众示威游行,以及迫害,教会也是沉默的。

中国作为亚洲最大的传教区,中国教会的事务,已经绕过了负责传教区工作的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直接由圣座国务院负责,教会事务,已经上升到了政治,一切为政治服务。于是,我们就听见帕罗林枢机 (Pietro Parolin) ,一直在说:「对中梵关系,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圣座正尽一切努力确保中国教会的正常生活,包括信仰自由的空间以及与教宗的交流。」

帕罗林枢机的乐观,基于《中梵临时协议》的签署;这份乐观,也让整个教会对于「中梵关系」跟着乐观,尤其是在国内任着「公职」的主教们,其高呼的声音,使这份乐观,掩盖住了中国教会受苦者的吶喊声。本来信仰基督的人,在中国就是少数,经常受到歧视与打压,他们的声音很难被外界听到,如今加上这些「公职」主教们的另类呼喊,更让真实的声音掩盖了。

诚如修女们收养的残婴们,大部分孩子的身体都有残疾,有的智力也有问题,可以说这是人类中最薄弱最需要关怀的人群,他们被自己的父母和社会抛弃,经受着身心灵的痛苦,面对这些不公,他们只能发出微弱声音,恰如目前中国教会的现状,事到如今,面对如此心痛的局面,教会还要沉默,无视他们微弱的呼救声吗?

最后,我想问:「我们的普世教会圣父:您可以听到中国教会最微弱最真实的声音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