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3/2017, 18.50
中国 - 香港【更新版】
發送給朋友

28年后,中國政府仍然对天安门沉默,窒碍异见人士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北京镇压消息,拘留人权份子。 年轻人不知道6月4日发生什么事,当时至少有2,600名学生遇难。 一些异见人士被软禁。 警方阻止一个在山东召开的会议。 「天安门母亲」要求在她们死前得到正义。 在香港,计划举行民主集会;预计许多内地人士会秘密参加。

 

罗马(亚洲新闻) - 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学生和工人二十八年后,中国政府对其责任继续保持沉默,对任何试图纪念遇难者或明确谈论历史真相的人视为异见人士,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转折点的事件。

在1989年6月3-4日晚上,人民解放军把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向没有武器的学生和工人动手「解放」广场。后者占领广场一个多月,呼吁共产党进行改革,要求「加快民主,打倒腐败」(图1)。当时共产党已然进行经济现代化建设,但抵制政治改革。

广场上的抗议和静坐活动始于1989年4月15日,倾向自由的共产党书记胡耀邦逝世。

据一些国际组织(包括红十字国际和国际特赦组织)数据,在当年6月3-4日晚,军队尽管被北京居民多次截停(图二),但军队仍然在广场和附近地区杀死2,600多人(图3)。

至少有2万人在接下来的几天及多年来被捕,结束了「民主梦想」。

该党将天安门抗议视为「反革命」运动;又启动了一项重大的经济改革方案,几乎以改善生活状况去消除人民滴血的记忆。

同时,它还开展了一场运动,消除了这一事件的任何痕迹,使任何后来出生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每年尝试进行纪念活动的人都会受到威胁,都会被隔离开来,他们的电话被切断,或者被强行送到遥远的地方。

即使今年,许多人权份子在周年纪念日之前被软禁,就像萨哈罗夫奖得主胡佳、江苏人权份子张昆、湖北伍立娟。 警方同样警告黄思敏,以及她的丈夫李学文不要离开广州市。

据《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权份子原本想在5月24日在退休大学教授孙文光的山东家中举行公开会议。

最初,有一些活动人士原本打算去济南的千佛山,但警方在途中发现了这个计划,所以他们在孙家举行了仪式。

在所有坚持纪念周年纪念的人中,「天安门母亲」成员表现出最大的决心。

该小组汇集了一班父母,在那个命运之夜,他们因为坦克攻击而失去孩子。 他们希望党停止把他们的孩子描述为「反革命分子」,要求他们因为谋求中国人民的利益,而被追认为「英雄」和「爱国者」。

正如她们自1995年以来每年都做的那样,母亲发表了一个要求正义的声明。 新闻稿说:「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但是我们仍然有共同的希望,我们剩下的几年,希望1989年6月4日受害者得到司法上的平反。」

该组织代表了128位老年人。 「我们已经看到我们四十多人死亡,剩下的人也会继续下去,但这40人有可能不能安息。」小组创办人张先玲说。

在华人地区,香港是唯一每年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伟大的烛光晚会纪念天安门遇难者的地方(图四)。 近年来,曾有几个来自中国的异见人士和普通百姓都参加这个活动,至少是匿名的,在成千上万的参与者的群众中隐藏着。

今年的纪念活动可能会更为缓和,因为一些香港学生协会计划与中国的民主要求分开,反而把注意力更加关心香港及其自由。

北京认为这些所谓的「地方主义者」是危险元素,因为他们是自治主义甚至以分裂主义为目标。 不过,对于中国大陆的许多人权份子来说,香港对民主和六四晚会守夜的承诺,仍然是提高大众对六四事件意识的一个契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汤汉枢机:香港在复活节将有3,600多位新领洗的天主教徒
03/04/2015
香港警方拒批6月4日天安门事件纪念晚会
20/05/2021 18:18
「天安门母亲」:要寻求六四屠杀的真相与正义
04/06/2020 14:40
中国制造业在6月连续第8个月下降
21/06/2012